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07章 等我来爱你(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莘彤的脑海里,只有火热的男人,和蚀骨的感觉。

    不知道多久,醉得太离谱,她的脑子渐渐沉入到一片漆黑中。

    严彪舒服的从女人身上下来,还是干净的女人好用,各种舒适,亲得也没顾忌,以为从头到脚都是干净的!

    他的眸光忽然注意到窗子外面闪过的灯光,那是汽车大灯,这里是别墅区,平时很少有车过,就算有车也不会一次来这么多辆!

    他警觉的跑到窗子看了一眼,便看见飞驰而来的车队,他的唇角狠狠一抽,他以为自己做的万无一失,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这个丫头的男人找到了!

    他的手攥成拳头,出去硬拼,他还不想找死,这么多人,都能撕了他了!

    上次被那男人灌了药,害得他不举,他几个月不能碰女人,不是后来被半人间的琴紫娴介绍了一个带着面具的人,给他看好了病,他这辈子就别想再当男人了!

    他穿上衣服,跑下地下室,做他们这行的,都是刀口上讨生活。他的别墅里自然有秘密通道,他顺着通道跑走了。

    当司空珏赶到楼上的时候,就看了最不堪的一幕,而莘彤还在睡着。见房间里的一切。

    他站在门口望了一眼,转头不再看,挡住其他过来的人,只让琴笙和乐乐进去了。

    琴笙的唇抿成了直线,床上醒目的血迹和莘彤身上的青紫的印记都昭示着她遭遇了什么。

    乐乐连忙从卫生间拿来毛巾打了一盆温水,给莘彤擦洗,她的心也抽成了一个,以莘彤的性格,明天莘彤醒了,要怎么接受这样的事?

    琴笙给莘彤穿好衣服,才走出叫司空珏,唯一庆幸的是,莘彤一直是酒醉睡着的状态!

    走廊里,只有司空珏一个人站在走廊窗子前,吸着烟。

    琴笙记得司空珏是不吸烟的,“怎么样,人抓到了吗?”

    她轻声问道。

    “没有,我的人追到地下室,那里有一条密道,人跑了!我会抓到他,把他碎尸万段的!”司空珏把烟扔到了地上狠狠踩着。

    琴笙的心一沉,竟然被严彪跑了,“莘彤被,被,”她的话顿了一下,不知道要怎么说,不过她想司空珏能明白她的意思。

    “她一直酒醉,到现在还没醒。”她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安慰司空珏,至少莘彤是睡着的状态,没清醒的面对这样的事。

    司空珏顿了一下,“琴笙,帮我一个忙,帮我保密这件事。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我们只当没发生过。”

    他的心颤着,莘彤肯定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的,他怎么残忍的告诉自己小师妹,她被一个坏人强上了?

    上次莘彤差点被强上,她都受不了的心理障碍了,这次呢?

    她被强上,还要面对他和初夏生了健健。

    他真怕莘彤会撤底疯了!

    在莘彤的心里,他才是她一直要嫁的人,她一直等着他娶她。

    只是他放不下初夏,才会拖了这么久。

    能把对莘彤伤害降到最底的,除非就是把今天的事全部隐瞒住!

    琴笙心口窒息着,良久轻声一叹,想要不让莘彤知道谈何容易。

    那身上的痕迹去不掉,莘彤醒了自己也会发现。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能瞒多少就瞒多少,能瞒多少时间就瞒多少时间。

    她不受控的想到了初夏,健健的是初夏和司空珏的孩子,莘彤应该知道了。

    可偏偏遇上这样的事,要怎么让莘彤有心情接受健健的事呢?

    似乎司空珏和初夏真的有缘无分,路已经走到尽头。

    “我知道,我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也会嘱咐乐乐的。”她轻声说道。

    “多谢。”司空珏礼貌道谢。

    他折身走进房间,从床上抱起莘彤,抱着她下楼上车,带她回家。

    -

    当太阳再照耀着h国的时候,琴笙睡醒,她下楼便看见餐厅里爷爷。

    似乎多日不见,琴泽苍老了很多,显然看着自己的孙子惨死,儿子和女人进监狱,他还是会承受不住。

    “爷爷好。”她礼貌的问好。

    琴泽点了一下头,“我一辈子,最错误的就是,没能阻止我最出色的儿子爱上云夕,不然我琴家不会落得这样的境地!

    不管你妈妈是谁,你是我长子的儿子,我对你继承财产没有意见,但是你要把杀我儿子的凶手给我抓到,我要让我的儿子死得瞑目!是你外公派人杀的你父亲!”

    琴笙的心跳凸了一下,“杀爸爸的凶手,不是南宫驰吗?”

    她有点糊涂了,那些信她看过了,分析信的内容,就是南宫驰杀的她爸爸!

    “南宫驰?不是,是你外公!南宫驰早在前一天死了,而你父亲死的时候,有云家的人出现在现场!”琴泽的手拍在桌子上。

    琴笙的眉深锁住,不是南宫驰,而是她外公!

    不管是哪个答案,都让她窒息。

    “爷爷,你等一下,我去拿三封信给你看。”她跑拿信。

    琴泽看到琴笙拿过来的信,有些吃惊,“这些信你是从哪弄来的?”

    “是我在我爸爸卧室里找到的,这些信你见过吗?”琴笙问道。

    琴泽摇摇头,“我没见过。我只记得当时南宫驰和你父亲势不两立,但是不记得他们有过书信来往。

    那时候他们有大哥大了,就是最早出产的手机,谁还写信呢?”

    琴笙一愣,“难道这些信是假的?”

    琴泽犹豫着,“字体很像你父亲的,南宫驰的字我不知道,可是你父亲有大哥大用,干嘛要给南宫驰写信呢?

    是不是你外公给你的信?云端这个老匹夫!想干扰你的判断,不承认你爸爸是他让人杀的!”

    他气得拍桌子,除了云端,他不想到,还有谁能做这样的事!

    “不是我外公给我的,我都说了,是从爸爸房间找到的!在地板下面找到的!”琴笙解释道。

    琴泽的眉头深压着,有仔细看看字迹,“笔记是真的像,我也分辨不出来了,我们去找人鉴定一下。我认识的有检查笔记的公司。”

    “行,那我把东西送去。”琴笙说道。

    琴泽拉住琴笙的手臂,“琴笙,你爸爸死的不瞑目,你要给你爸爸报仇!这件事没查清楚之前,不要让云端回来!h国不许云端进入!”

    他冷声逸出他的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