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90章 我要你(1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我才不要和坏爸比在一起,他不要我,不要麻麻,我也不要他!”健健的小手飞快的把眼泪擦干净,像是怕被谁看见一样。

    琴笙没去揭穿她早就看见小东西哭的事,小男生从小就有自己小小的自尊心,尤其是这个小奶包。

    “你想怎么做,妈咪都会支持你的,不过,能治好你病的人,只有你爸比,你放弃和他在一起,你知道你放弃的是什么吗?”

    她不得不提醒健健,就算大人再争的打起来,但是她始终还保持着自己冷静的头脑,司空珏抢夺健健是不对,但是健健没有司空珏的治疗,他要怎么活过18岁?

    这些都是再现实不过的事了,如果在失去健酵让健健平安长大之间选择,她相信最终她和初夏的选择都是一样的,都会选择让孩子平安长大。

    就算现在再怎么气,等冷静下来,谁也不会舍得看着自己的孩子去死。

    “我知道,但是我不会离开我麻麻的,坚决不会!”健健挺起他的小胸脯说道,

    “可是,麻麻不会希望你的身体出状况,健健,不然我们想个别的办法呢?”琴笙说道。

    “什么办法?”健矫奇问道。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让你爸比和麻麻和好了,就算不能做夫妻,做朋友的话,大家也不会为了争夺你再打起来,而你也可以和爸比麻麻在一起了。”琴笙解释着。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不然还能怎么样?

    健健的眸光一转,“我不会原谅爸比的!他也不配做我的爸比!”

    他的小手攥成了拳头。

    琴笙无奈,“我们一会儿再想这些事,你不是饿了吗?我们去吃饭。”

    她说着拉起健健的小手,带着他去餐厅用餐。

    餐厅里已经没有两个打架的男人,所有的人都在安静的用餐。

    琴笙一阵诧异,那两个男人呢?是被威尔抓走了,还是两个人把对方都打死了?

    “妈咪,我想吃焦糖布丁。”健健又看见新品种的蛋糕了,他的小舌头舔舔自己的唇。

    “那是甜品,最后才吃的,现在给我吃饭!”琴笙沉下声音,小东西吃糖吃太多,坚决不能让他再吃了。

    她拿着碟子给小奶包配菜,蔬菜沙拉还有牛排,然后是水果,总之这些营养餐必须吃完,她才会让他吃甜品。

    健健看着碟子里蔬菜沙拉,小小眉头蹙成毛毛虫,这个草太难吃了鸟……

    —

    西斯的房间里,黛雨烟拖着酸疼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

    从上午被男人折腾到了晚上,而此时健身房还传出音乐声,那是男人在健身运动的标志。

    对于男人的体力,她只觉得无语,她都快要死了,他还下床就去运动。

    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给服务台打了一个,“给我送一盒避孕药来。要事后的,24小时内的。”

    她熟练的吩咐道,她相信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避孕用品。

    “是。两分钟内给您送到。”服务生熟练回答着。

    电话号码就是房间号,他们的服务生,会第一时间把客人要的东西送到客人手上。

    当门铃响起的时候,黛雨烟穿着睡袍走去开门,拿进避孕药。

    她打开药盒,把两粒药放进嘴里,不需要水,就这么生硬的吞下苦涩的药片。

    药盒随手扔进垃圾桶。

    西斯拿着毛巾擦着头上汗,一步走进客厅看见女人吃药的动作,垃圾桶里粉色的药盒,他知道那是什么。

    “动作够快的?”他冷逸出他的声音。

    “呵呵,不快怎么做合格的情人?你放心,我不会再给你伤害我的机会,让我生下孩子,再亲手弄死他!”黛雨烟的语气像是卷着冰凌。

    想到那个被逼怀孕生下的孩子,她的手攥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刺进自己的掌心。

    那个孩子她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护士告诉已经被西斯王弄死了。

    她不懂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这么狠,就算是情人生下的孩子,也是他的骨肉吧!

    他就可以这么残忍的让她生了孩子,再弄死!

    而他王后的孩子也在同一天出生,出生就被立做了国家的继承人!

    不可能不恨,她没想过要给他生孩子,意外的怀孕,她想过各种办法流掉孩子,可是都被西斯救让医生保住了。

    就在她一天天感受孩子长大,想着就这样生下他,反正孩子也有一半的血液是她的,结果男人就在孩子出生后就弄死了孩子,连尸体她都不知道他丢到哪去了。

    这种痛撕心裂肺,她的初恋,她的孩子,都死在这个男人的手上,就算杀死这个男人,他都还欠她一条人命!

    西斯的眸光深深的内敛住,“心疼那个孩子?别忘了,你当初想了多少办法流产,我说过,激怒我,我会好好的折磨你!百倍的还给你!”

    他的手掐住女人的下巴,逼她看着他。

    女人银铃般的笑声从唇齿间逸出,“我凭什么心疼你的孩子?我就是不想给你生孩子,这辈子不会!你想杀就杀,反正是你的种,我巴不得他死!”

    想要折磨她?她偏偏不会让他折磨到,就自己流再多的血,自己吞,她也不会让他知道,她有多心疼那个孩子!

    西斯的脸狠狠一抽,手指用了力气像是要掐碎女人的下巴,“你说什么?”

    他一字一句,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诅咒他的孩子死!

    黛雨烟笑得无害,“他都已经被你杀了,难道还能再多死一次?呵呵,你儿子的八岁生日要到了,真巧是我儿子的死忌。你说我要怎么庆祝?”

    她的眸光凝着一面墙大的液晶电视,上面正播瑞尔国,举国上下正在准备给小王子庆祝八岁生日。

    小王子坐在马车上一身笔挺的王子服,胸前挂着金子做的穗子,深蓝色的眼睛好像最深的海,棕色头发白皙的皮肤,仿佛是童话书里走出来的。

    他的手臂朝着向他祝福的人群挥动着,从小就自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霸气。

    黛雨烟的心像是被万箭穿心,如果她的儿子活着,也有这么大了!

    她抄起手里的水杯狠狠的砍屏幕,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液晶电视被击碎屏幕,水连电发出一阵白烟,厮啦啦的爆炸声。

    几个保镖冲进房间,“王!”

    “把这里都收拾,换新电视!”西斯的长臂打横的抱起女人,走向卧室。

    “既然吃了药,就别浪费了,我们可以做满24小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