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68章 被拍卖的一夜(2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说完话,就走下汽车,从酒店的后门进入酒店。

    这里是工作人员的出入口,没人会管这里,而利昂的人已经在酒店里,帮忙准备好了一个推车和推车上面的玫瑰塔,当然还有琴笙要用的匕首。

    琴笙在更衣室换好服务生的衣服,推着推车进电梯走向顶楼的套房。

    奢华的套房门口站着宫墨宸的贴身保镖,琴笙真庆幸自己好命,不是聂锋和他的手下。

    不知道聂锋去做什么了,如果是聂锋在,她混进去的几率就没有了。

    门口的保镖看着玫瑰花塔,以为是总裁要送给叶薇的,没有上去阻拦。

    她戴着女佣白色帽子,头低低的,手轻扣房门上,“您好,打扰一下,客房服务。”

    房间的门打开,叶薇穿着一身浴袍,头发还是湿的,站在房门口,诧异的看向小推车。

    银色的小推车上,火红的玫瑰塔,美的像是梦幻中场面。

    她有多少次都梦想被人送玫瑰花,可惜她从来没有收到过。

    琴笙的心跳凸着,不知道叶薇会不会认出她来,她没敢犹豫的推着车走进去。

    沙发上的男人,还是一身西服,轻合着眼眸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很不舒服,他的眉头是紧蹙的状态。

    琴笙推车直奔宫墨宸推了过去。

    “服务生,花就放着就行了,你可以走了。”叶薇在后面喊道,似乎这个服务生推的也太不靠谱了,送宫墨宸干什么?不是宫墨宸给她的吗?

    琴笙顿下手里的动作,抬手松开小推车的把手,从玫瑰花塔下骤然抽出了一把匕首,她朝着沙发的上的男人刺了过去。

    头发她是没机会碰到,只能来硬的要他的血!

    “啊!”叶薇惊呼出声。

    宫墨宸锐利的眸子睁开,眸光打在扑过来的女人脸上,他刚抬起来的手,又放下去,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琴笙的匕首刺在他的心口上!

    生冷的疼,他能感受到匕首尖利的锋刺进他的身体,他抬手握住琴笙的手,眸光凝着女人的小脸。

    声音低沉的从唇齿间逸出,只能他们两个人听见,“这是你想要的吗?”

    琴笙的眸子狠绞着男人,唇颤动了一下,“是。”

    她要他的血,必须要他的血。

    “好。”宫墨宸的声音凋零在空气中。

    “啊!快点来人啊!有人刺杀总裁!”叶薇这才反应过来,她慌乱的大叫出声。

    宫墨宸的唇冲着琴笙,做出一个唇形,‘快走!’

    他的手牟然用力向里一戳,想是怕女人扎的不够深一样,骤然又拔了出来。

    琴笙被男人手腕上的力气,推得向后倒退了两步,她错愕的看着男人,不懂他刚才的动作,他为什么要把刀子戳得更深?

    但是,门口厮打的声音,让她知道,这里不是她能停留的地方,她转身跑出房间。

    乔治和利昂的人,在外面和宫墨宸的保镖的火拼着,乔治掩护着琴笙跑出酒店。

    利昂的汽车飞一样的开走了,他得到禀报,不是聂锋在守门,真的庆幸了,宫墨宸竟然调派聂锋去做别的事情,不然他们的计划也不会这么完美完成。

    “把匕首给我吧。”他伸手找小女人要着匕首,这个匕首她一直攥着,像是舍不得撒手一样。

    琴笙的的思维被利昂抓了回来,她完全沉浸在男人的那句话上,‘这是你想要的吗?’

    如他当年对她的宠溺,这是你想要的吗?

    她的嗓子胀痛得哽咽,“我,我刺伤了他。”

    她清楚,以她的本事,她连他一个手指都对付不了。

    “我知道,琴笙,你别多想,你是为了宝宝。把匕首给我把。”利昂要着匕首,神情发怔的女孩,让他的心抽紧,只怕琴笙会受不了自己刺伤宫墨宸的事。

    是,她是为了宝宝,为了他们的宝宝,然而那个男人在问着‘这是她想要的吗?’的时候,却和另一个的女人开房了。

    虽然,没有看见不堪的一幕,但是她知道,经过这一夜,他们的路就彻底走到了尽头。

    因为她的感情有洁癖,一旦宫墨宸碰过别的女人,她就不会再要。

    叶薇湿漉漉的头发,一直在她的脑中转,娴熟中透着一抹妩媚,最重要的是,叶薇是宫墨宸的恩人,是韩情内定的儿媳!

    利昂的手握住琴笙的手,一点点把匕首拿了过来,他只怕她会误伤她自己,他的另一只手臂搂住琴笙的肩膀,让她依靠在他的肩头。

    “累了的话,就靠着休息,记住我的肩膀永远是你最好依靠。”

    “谢谢。”琴笙说道,一直紧绷的心,在看见叶薇和宫墨宸开房后骤然松下。

    原本丝丝缕缕让她压抑不住的牵挂,让她荡然无存,从此知道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再无痛不伤。

    -

    宾馆中叶薇给宫墨宸拿来急救箱,男人一直在窗口站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这么一直望着。

    开始她以为宫墨宸是在看琴笙,但是当她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楼下并没有什么,“宫总裁,我帮你把衣服脱了,给你治伤口。”

    宫墨宸的眸光依旧没有收回,这条路上,他的女孩曾经走过,就在刚刚,他看见她平安的离开。

    “把箱子放下,我自己会包扎。”

    男人清冷的声音,让叶薇一颤,“你自己不方便弄的,还是我来吧!”

    她给他治疗伤口,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这次不让她治疗了?

    宫墨宸没理叶薇的话,也根本不给女人插手的机会,他抬手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他精壮的身体。

    胸口上的伤口还在渗着血,血珠从他的身上划下。

    他拿着消毒棉花简单消毒一下,涂上消炎止血的血,拿起绷带要包扎自己的伤口。

    “宫总裁,你不涂祛疤的药吗?这么深的伤口会落疤的!”叶薇连忙说道。

    她的眸光凝着男人身上的肌肉,他的身形真的很美,是让女人移不开眼的有型有款。

    她记得,他不喜欢疤痕,当初回国后,他还专门去了医院做去疤的手术。

    “不用,我不需要去疤。”宫墨宸说道,没人知道,他故意把匕首扎得更深,是为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