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64章 被拍卖的一夜(23)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骤然人群像是被激怒的火山,大家情绪激动的拿着鸡蛋烂菜看砍向琴笙。

    利昂用身体护住琴笙,给她挡住砍来的东西。

    恶臭的气味,让琴笙眩晕,她忍不住‘哇’的吐出来,臭鸡蛋的味道太难闻了。

    “琴笙!”利昂将琴笙抱得更紧,琴笙吐出来的东西里竟然有血,“乐乐!带人把这里封锁住,我去带琴笙去医院!”

    他打横的抱起琴笙放在他的腿上,在保镖的掩护下直奔汽车,开车去医院。

    然而的堆着的人群,根本不让开,就算保镖在前面开路,那些人也都成堆的挤着就是不让车过去。

    利昂急得催促乔治按喇叭,琴笙的身体不好,不能在这里耽误!

    骤然一道警笛从远处好呼啸而来,人群看见警车才躲开了一条路。

    警察从汽车上下来,“有人报案这里有人聚众闹事?是不是你们?”

    围观的人全部往后撤,谁敢说自己聚众闹事。

    宽阔的马路被让开了,乔治一脚油门踩下,才不管警察要怎么抓人,他要先带琴笙去医院!

    “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谁扔的臭鸡蛋,谁扔的菜?都给我抓起来!”警察厉声说道。

    人群立刻纷乱的跑开,不过那些扔鸡蛋人菜的人还是没逃过的警察蜀黎的法眼,都被抓了起来。

    何芬和琴韵博气到跳脚,琴笙走了,他们找谁要财产去?

    没别的,和记者诉苦造舆论!

    何芬抹了一脸的泪,“我只求给我一个公道,不要让琴家的财产被野种霸占了!”

    她声泪俱下,惹得不少h国的人的同情。网上的新闻穿的越来越凶,只差要组团出来把琴笙撕逼了。

    警察看着事情控制住了,带着那些闹事的人收队回警局,临走的时候,警察打了一个电话,“事情都处理完了,您放心!”

    医院里,琴笙被送到了急诊室,利昂在急救室外焦心的等着,看着红灯灭了,他按动轮椅走了过去。

    “钱川,琴笙怎么样了?”利昂问道。

    钱川摘下他的大口罩,“我说爵爷,咱下次能弄清楚再送急诊吗?琴笙没事好不好?”

    “怎么会没事?她吐的好厉害,还看见她吐血了!”利昂大声说道。

    钱川翻了一下眼睛,“经常呕吐会伤喉咙的,那不是吐血,喉咙被有轻微撕裂,渗出来的血。”

    “啊?那也是病了啊?你快点给治疗。”利昂命令道。

    “我治疗什么啊?这个就好好养着就成了,等过些日子不吐了自然就好了。你没事能别一惊一乍的吗?这点事算病,这一个医院的人,就别活了!”钱川严重鄙视利昂,简直一点常识都没有!

    利昂被噎的没话说,“真的过几天就好?”

    “要看她的反应这么样了,有的人反应强要吐到生,有的人反应弱,吐几天就没事了。”钱川解释着。

    忽然利昂想起了什么,一把将钱川的手臂抓住,把他拽到了走廊的尽头。

    钱川各种的不爽,“放开我,别和我拉拉扯扯,我不喜欢男生!”

    “我去!我也不喜欢男生,靠,我强了你吗?干嘛躲我这么远?”利昂气吼出声。

    “你别这么盯着我看好吗?你看得我发毛,我和你说啊,我这里是医院,本小利薄,该不赊欠!”钱川立刻说道。

    “滚!你这点钱还不够我城堡里的佣人吃早餐的,我用得着赊欠吗?我问你,是不是不怀孕就不用吐了?”利昂一边说,眸光一边看向左右,空荡荡的走廊让他的心放下。

    “废话吗?不怀孕还能孕吐,醉了?”钱川吐槽着,“我说爵爷,您能不把无知当个性吗?”

    利昂的唇角一抽,“滚,我又不是女生,又不懂怀孕的事。那怀孕多大做流产好?”

    “最好就是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干嘛,你想让琴笙做流产?”钱川问道。

    利昂的眉头低压下,“是想让她做,她现在两个月多点了,没事吧?”

    “没事,别再耽误了就行。孩子越大对身体的伤害越严重,越早越好。你和她商量了吗?”钱川问道。

    “不用商量,不行给她喝点药,让她睡一觉,你让妇科医生把流产给她做了。”利昂说道。

    这样的孩子注定是畸形不能存活的,就算琴笙不愿意,也不能留。

    钱川眸子一翻,“停!都说别拿无知当个性,不知道现在无痛人流被禁止了吗?

    全身麻醉会造成患者身体器官都处于休眠的状态,手术里我们不知道病人的反应,这样做流产,容易造成大出血,会出人命的!”

    “啊?这么严重啊?我以为只是一个小手术。”利昂诧异了。

    “再小那也是一条小命啊!能是小手术吗?不过,我不觉得琴笙会同意做流产,”钱川想起在急救室里,琴笙对宝宝的紧张,一直在问宝宝这么样。

    钱川的一句话,才触动了利昂的神经,琴笙会同意吗?

    “我去和她说一声,这孩子必定是要做掉的。你去安排手术吧。”利昂吩咐道。

    他阔步走向琴笙的病房,此时琴笙已经被护士推到病房里了。

    钱川一愣,这个孩子真的不要了?

    略顿,他按照利昂的话去安排手术了。

    房间里,利昂按动轮椅走到琴笙的床边,“感觉好点了吗?”

    他轻声问着,像是怕大一点声音,都能震碎这个好像纸糊的娃娃。

    琴笙扯了一下苍白的唇,“好多了。”

    利昂的眉头沉下,“我刚才问过钱川了,流产还是早做对身体的伤害小,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个孩子,可是你该知道,这个孩子你不能要!

    就算勉强生下也是畸形儿,难道你养这样的孩子一辈子?”

    他知道自己伤人,可是做流产的时间不能耽误。

    琴笙的心口窒息着,“我知道,让我再想想。”

    她的唇发着颤抖,听到流产两个字,她的心撕美心裂肺的疼着。

    利昂深吸了一口气,字从他的牙缝中逸出,“你到底要想,还是你根本放不下你对宫墨宸的感情?别忘了,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