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61章 被拍卖的一夜(20)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小叔,在说谁不相干?”琴笙没客气的问道。

    琴紫娴轻笑出声,“这里不相干的人,自然是你啊!琴笙,这个野种霸占了琴家的财产还不够,你还要跑这里撒野吗?”

    琴笙垂手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朝着琴紫娴的脸泼了过去,一杯酒全部泼到琴紫娴的脸上。

    “啊!你干什么?”琴紫娴狼狈的站起身,她的脸上都是酒,头发上也都是酒,酒顺着头发丝滴落到她的被脖子里,沿着她的曲线灌入她的衣服。

    生生的冷,让她全身一个激灵,气到她拿起酒杯就要回泼琴笙。

    利昂一把将琴紫娴的手臂抓住,一抖女人的手腕,把琴紫娴手里酒杯中的酒也泼到琴紫娴的脸上。

    “你才是未婚生的野种!长了这么多年,如果不知道的话,我今天告诉你!”利昂气吼出声。

    琴泽一直没和何芬领证,虽然琴紫瑞和琴紫娴,都是他承认的儿女,而且这么多年,人们一默认何芬是琴家女主的身份,但是没结婚就是没结婚,这个把柄他攥住了!

    琴紫娴心口一窒,脸色苍白着,“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只是说了一句实话!”利昂一把甩开琴紫娴的手腕。

    “三哥!你看他们找上门来欺负我!你要给我做主!刚才可是你让清场的!”琴紫娴撒娇般的和男人诉苦。

    该死的聂锋也不动,她只觉得聂锋的不想干了!

    宫墨宸的没有低压下,“聂锋,你当我的话没用吗?”

    “是,我这就清场!”聂锋硬着头皮说道。

    “琴小姐麻烦到你离开,总裁已经把这里包了。”

    对于琴笙,他永远是恭敬的态度,就算是要清场。

    宫墨宸眉梢一扫,抬了一下手,瞬时他身后的保镖朝着琴笙冲了过去,人墙般的在琴笙面前拉成了线,逼她退出半人间。

    人墙一步步逼近,琴笙非但不能进,不想和人墙撞上,她就只能退。

    琴紫娴冷笑出声,“野种,看见了吗?谁才是这里要清场走的人!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

    她不忘提醒琴笙。

    琴笙是什么身份其实对宫墨宸都不会有影响,只是除了这个身份!

    应该没人会希望自己会凭空出来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妹妹吧?

    她想就算是宫墨宸,也不会接受琴笙这样的身份。不然要怎么解释宫墨宸今天的反常?

    琴笙的手攥成了拳头,她的心跳凸着,是因为这个身份,所以他才对她变了吗?

    可是她必须要弄清,眼前的结果让她的心抽到了最紧,这个答案关系到她孩子的死活!

    她求助的看向利昂,她可以去理会琴紫娴的谩骂,但是她必须知道真相!

    利昂也怒了,他朝着乔治挥了一下手。

    乔治一步飞踹上大厅里的柱子,身体凌空蹿上半空,腾空一个翻身,降落在人墙之后。他朝着宫墨宸冲了过去。

    “宫墨宸,你算什么男人?有本事别赶我们走,把话说清楚了!”利昂按动轮椅也要冲过人墙。

    聂锋一步挡住了利昂,“大公爵,总裁在喝酒,不许打扰。”

    这次他不敢不拦了,他看清楚,宫墨宸的确是要赶琴笙走的意思,可是既然赶琴笙走,宫墨宸又为什么故意让琴笙知道他们在半人间,让琴笙来?

    他的脑回路真的想不明白宫墨宸的意思。

    “不许打扰?宫墨宸,有种的你让你的手下让开,给我把话说清楚,说清楚,我就走!”琴笙气吼出声。

    宫墨宸轻笑出声,像是听见到什么笑话,他起身站起,没看身边的琴紫娴一眼,径直的从女人身边走过。

    随着他的身影走进,人墙自动分开,让宫墨宸走了过来。继而又合成了一个人墙,把琴笙和宫墨宸隔在了一起。

    “我有没有种子你不知道吗?还是你耐不住寂寞的又想要了?”宫墨宸压低了声音。

    琴笙的眸光狠咄打在宫墨宸的脸上,手攥了攥,十万分的想要伸手去挠花宫墨宸的脸!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我在这里和琴紫娴约会。我记得我们分手了,你中午跑去我家,晚上来半人间,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宫墨宸冷逸着他的声音。

    琴笙噗嗤就笑出声,“你不会觉得,我来是抓奸你和琴紫娴的吧?那是叶薇的事,对不起,我没兴趣,我只想知道新闻里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宫墨宸的眸光顿时一缩,她没兴趣,他和琴紫娴在一起,她都没兴趣管?

    他分明清楚的记得,她小时候把琴紫娴整得有多惨,只因为琴紫娴要勾引他!

    真的是放下了吗?就这样离开他,和利昂在一起了?

    他的心生生纠错成了一个,他还以为这样可以激怒她,他知道,只有疏离才能保护她,军方的人已经要动手了,因为他是为了救她,才泄露了南宫墨琛的军事情报。

    军方的人舍不得动他,把矛头指向了琴笙,他清楚只要他再对她好一点,他们就会让琴笙死得离奇,让任何人查不出来,只为了让他安心去完成任务。

    而他终究是要走的,他走了还有谁能保护的琴笙,还有虎视眈眈的南宫墨琛,他只能给所有的人看,他放下了这个女人,并且反目成仇!

    然而,女人放下他的速度比他还快,他只想试探一下她的真心,只要她生一点气,他都知道她的心里还有他。

    可是女孩愤恨的眸子里,只有恨,再无其他!

    “想知道新闻里的事?我有什么义务告诉你?那是你们琴家的事。你的财产能不能保住,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他绝冷的说道。

    琴笙的心跳痛着,她不是为了财产,只是为了他们的孩子,他的一句话,就关心到他们孩子的生死!

    “我只想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下午我打你的时候,你不还手?”宫墨宸抓住最后一个希望。

    琴笙冷勾了一下唇角,“因为,我想记住,记住你的巴掌扇在我脸上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