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59章 被拍卖的一夜(18)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唇狠狠一抽,“我还是来告诉你的家人,我妈妈的血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谁杀人,我要他以血还血!”

    “墨宸,你打不打?还是你根本放不下这个女人?”韩情气吼出声。

    自己被打,结果自己的儿子完全没打那个女人的意思。

    宫墨宸手背上的青筋绷起,一道身影从大厅的门口闪了一下,又退了回去,他知道那个人是谁,就是他的弟弟南宫墨琛!

    他抬手朝着女人的小脸打下去,“记住今天的打,离我远点!”

    他发狠的说道,就在他的尾音上,不管他怎么控制还是发出了颤抖的声音,而他的手像是被刺道,疼到撤他的心扉。

    他打了他心爱的女孩,想要呵护一辈子的女孩!

    琴笙不要变,谁欺负你,你就打回来!

    琴笙的脸被打得的侧到了一边,长长的头发飘散开,一种冷从她的心尖弥散看,的冷撤了她的身心。

    从小到大他都没打过她,她想她真的不如血亲吧,在他的心里,她永远不会有他妈妈的分量重!

    叶薇错愕了,眸低下一瞬滑过一抹喜色,如果宫墨宸能对琴笙动手,那也就是说,他真的放下了他对琴笙的感情!

    她急忙走过去,扶住琴笙,“宫总裁,我去送琴笙回家吧,她这个状态也不开不了车。”

    “不用你管!她怎么来的,就让她怎么走!”宫墨宸命令道。

    “是啊!叶薇,你怎么还管她的事?她是来勾引你男人的!你不知道吗?琴笙我告诉你,叶薇是我的儿媳妇,你就死了勾引我儿子的心吧!”韩情说道。

    琴笙轻勾了一下唇角,没掉一个眼泪,“你放心,我对仇人的家儿子不感兴趣,还是那句话,血债血偿!”

    她折身就走,没再看房间里的人一眼。

    宫墨宸的眸光卷过诧异眸光,她没打他?

    他的心错综着,不知道该转哪条脑回路,她不是说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她吗?

    为什么她不还手?他一直在等她打回来。

    南宫墨琛在,他必须做给南宫墨琛看,让他知道,他和琴笙彻底断了,这样在他走以后,琴笙才是安全的。

    是舍不得,还是觉得打不过他?

    他纠错着各种答案。

    只是他不知道,当他亲耳听见琴笙的答案时,会是这么样的心伤?

    琴笙跑出别墅,开车离开,两家的恩怨已经很清楚了,不过她不信她母亲的品性会去勾引有妇之夫,而且有一封信写的很清楚,就是云夕写给琴紫轩的,让他不要误会她和南宫驰的关系。

    她相信自己的妈妈,妈妈你放心,你和舅舅的血债我不会忘的!

    她很奇怪,明明打的是脸,可疼的是心,很疼很疼……

    别墅里,叶薇的眸光看着宫墨宸的眸光收回,那样的深邃,她没见过的,他真的对琴笙死心了吗?

    她的狠狠纠结在了一起,自己被韩情内定成了南宫家的儿媳妇,可是自己却连自己男人的心都不知道。

    “妈,你好好休息,她再来的话,让哑女不要放她进来,我回公司了。”宫墨宸说道。

    “才来就要走啊?”韩情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儿子。

    她觉得她幸福的日子才刚开始,大儿子总算迷途知返和琴笙了断了,听她的话和叶薇在一起,她舍不得宫墨宸救这么走了。

    “公司还有很多事,必须回去处理。”宫墨宸的话飘在他的身后没回头看韩情和叶薇一眼。

    “那你晚上回来住吗?”韩情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不回来。”宫墨宸的声音越来越冷,走出别墅。

    韩情轻声一叹,“可惜又不回来,等下次我想个办法让他住家里,给你们两个圆房!”

    叶薇的脸一红,“阿姨,这样不好,等我们结婚以后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早点是他的女人,我才踏实,你没看见那个小妖精都跑到我这里了吗?墨宸这才一个星期没见她!”韩情说道。

    “还是让哑女以后不要放她进来吧!”叶薇说道。

    “不行,要放她进来,她越闹,我儿子就会越讨厌她,你不懂,血亲就是血亲,我不信我在我儿子心里的位置,还没她重要!我巴不得她现在来杀我,我好让墨宸杀了她!”韩情狠狠说道。

    叶薇心一颤,宫墨宸会杀琴笙?

    她堪堪的扯了一下唇角,养育十八年的感情,她并不觉得,那是能说放就放的东西。

    -

    当琴笙开车回到琴家的时候,利昂正要带着人去出去找她!

    “你跑哪去了?”利昂一把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琴笙吓了一跳,“没事,我就是,就是出去兜兜风。”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利昂的眸光凝在琴笙的小脸上,“你的脸怎么红了?谁打你了?”

    很明显是手指的印记,她的脸还微微在肿着。

    琴笙扯了一下僵硬的唇角,“不小心碰上的。”

    的确是不小心碰上的,她怎么会知道,他恰巧回去。

    “告诉我,是谁打你的?”利昂执着这个问题,敢打他的女人,他恨不得撕了那个人。

    “一个不想再提的人,利昂,我不想提的,不要再让我想起好不好?”琴笙说道。

    利昂无奈点了下头,手攥成了拳头,琴笙不想再提的人,还能是谁?

    答案根本不用再问了。

    “琴笙,”他刚张嘴说话,女人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累了,也饿了,家里有吃的吗?”琴笙问道。

    利昂选择了不再说什么,“不知道,我们进去看看。”

    忽然,他的神经一紧,才想起刚他看见的新闻,他紧张的看向琴笙,看来是她还没看见新闻。

    到底要怎么和琴笙说,才能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这么纠结过措辞。

    琴笙从利昂的腿上下来,快步走进厨房,依旧在厨房的炖汤锅里,发现几个罐子,她真觉得厨师好贴心,每天还给她换着样做,让她天天有好吃的吃。

    她拿了一罐紫蟹银鱼羮,满满的一罐子里面都是金黄的蟹籽和银鱼豆腐的高汤,没有半点蟹肉。

    她一边吃着,一边看手机里的新闻,顿时错愕了眸光。

    新闻里被神秘人爆料,她并不是琴家的孩子,而是南宫驰的野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