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46章 被拍卖的一夜(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南宫墨琛一把抓住小女人的手,“想看我的脸?”

    “不能看吗?我的脸已经让你看了,你的脸也该给我看,这样才公平!”琴笙说道。

    “公平?这个世界从来没对我公平过,我为什么要对别人公平?你想看我的样子,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不过,以你什么武功都不会的状态,给你一个建议,最好在床上摘我的面具,因为那个时候,是男人防备心最低是时候。”南宫墨琛说道。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该死的飞鹰上将,竟然让她在和他滚的时候,摘他的面具!

    她挣扎着想挣脱开男人攥着她手腕的手,“放开我,我不看了!”

    “你不看了,也要给我脱裤子,快点,我要洗澡。”南宫墨琛催促着,女人细滑的手腕差点就从他的手里滑走,手心里滑润的感觉,让他的心尖一痒,下意识的就想把她抓紧。

    琴笙的眉头压下,给男人脱裤子,她没少干,可是她只给宫墨宸脱过。

    “这个香薰你不觉得太香了吗?你一个军人,应该不喜欢这些玩意对吧?我去收拾了!”她说着跑去收拾浴缸边上点着的熏香。

    说实话,熏香的味道越来越重,她被香害了几次,对香气格外的警惕,只怕又中了药。

    南宫墨琛凝着灭掉熏香的小女人,冷哼了一声,“我要你,还需要在熏香里做手脚?”

    真心没了谁的醉,她太小瞧他的本事了吧?如果他想下药,他有太多种的配方可以让她欲死欲仙的主动扑上他的身。

    不过,他没想用这样的方法要她,他不会让她要的这么舒服,他就是要她清清楚楚的看着他要她。

    琴笙把熏香灭掉,拿着熏香走过男人的身边,她的眸光在走过男人的一刻,忽然变得凌厉,牟然转身,朝着男人狠推了过去。

    她的手狠狠推在男人的后背上,男人如她所愿的朝着浴缸栽倒。

    呵呵,让她脱裤子,她看他都到水里了,还怎么让她脱裤子?

    就在她窃喜的时候,男人凌空转身,他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牟然手臂收紧,将她拉到他的怀里!

    “啊!”琴笙大叫了一声,跟着男人摔进宽大的浴缸里。

    她狼狈从水里钻出来,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衣服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她的手臂护住自己,一巴掌扇向男人的脸,“混蛋!”

    南宫墨琛抓住女人另一只手,“混蛋?你偷袭我,还敢说我混蛋?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是你救了我,但是你救了我就该送我回家,而不是强占我,把我拍卖拿我赚钱!”琴笙气吼着。

    南宫墨琛的眸子压成了狭长,“我救了你,你就是我的货物,我想怎么处置你,都是我的权利,至少我让你活着,而你也好好的活着了!”

    “像你这样救我,我宁愿去死!”琴笙斥责出声,眼前的男人一身的匪气,狂狷之气,让她生生的讨厌,他说的这叫什么道理?

    她甩开男人的手,从浴缸迈出去,阔步跑向卫生间的门,她要去换衣服。

    “给我把急救箱拿过来,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南宫墨琛冷逸着自己的字。

    他的伤口被水泡得弄了一池子的血,因为赶着来买她,他连自己的伤都没顾得上包扎。

    他挑眉看着小女人跑出卫生间的背影,唇角勾出玩味的笑容,就算现在躲了又这么样?一会儿还不是要爬他的床?

    他伸手脱下自己的裤子,全身都是脏的,他又点等不及让小女人给他洗澡了,看着她被湿衣服裹在身上,那种视觉上的刺激让他全身不淡定了。

    琴笙跑进卧室的更衣室,找了一件连衣裙换上,才走出房间。

    给飞鹰上将拿急救箱?噗!她怎么这么希望他失血而亡呢?

    骤然,一道细碎的声音,被她听到了,她的眸光看向露台。露台是一个楔园,上面种着绿色的植物,还有悬空的游泳池。

    她朝着露台走过去,确定自己没听错。

    就在她的脚踏上露台的时候,她的身侧一个黑色的身影,骤然将她抱住。

    男人的手捂住她的嘴,深沉的声音打在她的耳轮上。

    “别怕是我!”

    琴笙的心跳凸着,径直的撞在了肋骨上,她的眸低泛出了水雾,是他,他来了!

    她努力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随着男人的手松开,她转身扎入男人的怀里,“小叔!”

    根本不用看,她也听得出他的声音。她呜咽的哭出声,他来了,他来救她了!

    “乖,别哭!让我看看你!”宫墨宸的声音深沉的发自深喉。

    他让聂锋把方圆百公里的船都查了,按照黑八那个几个人死亡的时间推算,最快的船也就在那个范围里。

    聂锋调取了卫星监中显示的船只,一个个的追踪筛查,他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威尔的尊煌上,他查出尊煌中富豪的名字。

    没人知道,他在这两天给杜灿打了多少电话,虽然人没在,他已经把这里的状况打听的了若指掌,他能笃定,那个被飞鹰上将带来要拍卖的女人,就是琴笙。

    不过,他没告诉杜灿的那个女人就是琴笙,只怕杜灿会露出什么破绽,被威尔或者南宫墨琛知道。

    其实南宫墨琛被自己的属下出卖,那个人就是他买通的,故意把信息泄露给海盗,只为了拖住南宫墨琛,他想要救琴笙,不能硬打,只能等到天黑的时候。

    他不敢带太多的人和船,怕被威尔的人发现,只带了聂锋和几个亲信开着两艘小船趁着夜色靠近尊煌。

    用飞爪勾住巨轮的船栏,几个人好像蜘蛛人一样爬上巨轮。

    真的庆幸,他上来就看见了朝思暮想的小女人。直到把琴笙抱在怀里的时候,他的心才踏实,他的小女人没事!

    “小叔,我们这么逃出去?”琴笙抱住男人,想到了这个关键的事,他来了,可是他们要这么跑?

    宫墨宸眉心一沉,琴笙没有臂力和他再爬回去,“飞鹰上将现在在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