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45章 被拍卖的一夜(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还有比我高的价格吗?”男人阴冷的声音问道。

    全场发出低低的议论声,男人绿色的迷彩服上大片的血迹,好像地狱里的修罗带着他阴冷的气息。

    20个亿,谁还敢再往上加这个价格?

    威尔站起来,摘掉自己的面具,此时他也没必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飞鹰上将,你现在参加拍卖,就算拍卖的钱有你一半,不过另一半你也是要付给我的。”

    他必须提醒飞鹰上将,虽然他们的协定是,琴笙归飞鹰上将一个白天,晚上再参加拍卖,但是他没回来,就是错过了,现在他既然报价,就和所有人一样要付款!

    “你觉得我付不起这比钱?”南宫墨琛抬了一下手,示意身后雷火把东西拿上来。

    雷火提着箱子走过来,把箱子打开,里面的东西被灯光照得闪动着耀眼的光泽。

    “啊!珠宝!”女人们抑制不住自己的看到这么大箱珠宝的尖叫声。

    “威尔,这些够付款的了吧?”雷火气哼着说道。

    “够!自然够!用不了这么多。”威尔连忙说道。

    南宫墨琛看了一眼拍卖师,“你是吃闲饭的吗?”

    拍卖师的神智这才被抓回来,“不是,我继续。20亿一次!”

    “20亿两次9有没有出价的?”

    其实问了也白问,还有说敢再出价?

    “20亿三次!”拍卖师敲响了木槌,“云小姐今晚归飞鹰上将所有!”

    琴笙的眸光打在飞鹰上将的身上,那一身血的迷彩服,真心的恐怖,他都这样了还想玩女人?

    她的眉头压下,真心不懂男人的身体构造。

    就在她纠错的时候,南宫墨琛走向琴笙,长臂一伸,将女人打横的抱了起来。

    全场惊叫声此起彼伏,这个男人明明还一身的伤,还能抱女人,这是多好体力?

    琴笙紧蹙着在男人的怀里,“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你的伤口不疼吗?”

    “心疼我?心疼我的话,你就一会儿主动吧。”南宫墨琛冷逸出他的声音。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她特么的脑子里都是逆回路吗?要心疼一个买她的男人?

    “我心疼我的裙子,白裙子粘上血根本洗不掉。”她没客气的说道。

    男人冷笑出声,“呵呵,让威尔给你买新的,你不知道,你现在所有的开销都是威尔全权买单吗?”

    总统套房,厚重的雕花大门外,站着两排的女佣,随着飞鹰上将抱住女人回来,她们连忙左右打开了大门。

    南宫墨琛抱着琴笙阔步走入,挺拔入松的身姿,不知道让多少女人看痴了眼睛。

    “给我洗澡。”南宫墨琛放下女人命令道。

    琴笙郁闷着这个任务,“可以叫的女佣或者保镖进来给你洗。”

    南宫墨琛的手指捏住女人的下巴,“我花了20个亿买你一天,就是把你当摆设的吗?这一天你都是我的,我想让你怎么做,你就要给我怎么做!也或者你想我不洗澡,就这么上你?”

    该死的女人,他竟然花了这么多钱。

    要知道,他刚肃清一伙海盗,抢了海盗的宝藏,该上交的部分,他都上交了,雷火拿着的那一箱子是分给他的奖金!

    虽然数目客观,可都是用兄弟们的血汗换来的。

    那伙海盗比他想象势力强大,最可气的是他的队伍里,出了内奸,把他们的作战部署泄露给海盗了。不是他反应够快,他的部队已经都喂了鲨鱼!

    好在他拼死剿灭了海盗,杀了内奸,就是耽误了和这个小女人滚的时间,明明可以免费享受的,变成了拍卖!

    不过,好在他赶上了不是吗?好在她没落入别的男人的手里!

    他绞着眼前的女人,有些舍不得,再把她给别的男人了。

    琴笙的眸光垂着没去看男人的脸,显然她根本逃不掉。而且,洗澡也比被他上要好吧?

    能拖多久就托多久吧,她暗自想着,只要有时间,她也就有机会!

    “不用。我给你洗澡,去卫生间吧。”琴笙说道。

    她抬步走在前面带路,打开卫生间的门。

    里面像是小游泳池一样浴缸,正翻卷着浪花,玫瑰花瓣漂浮在上面,星空的投影机将星空折射在浴缸里,好像蔚蓝色的天空闪耀着无数的星星。

    浴缸的边上点着熏香的蜡烛,散发着旖旎香气。

    真的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可惜琴笙却没心情欣赏这些。

    “内个,可以洗了,你洗吧。”她支吾的说道。

    南宫墨琛的眉头压下,“你打算让我穿着衣服洗?”

    琴笙的眉头压到了最低,她没给别人脱过衣服,只有宫墨宸。

    “不是,我忘了。”她抬手去解开迷彩服上衣扣。

    南宫墨琛的眸光紧紧凝着琴笙的小脸,抬手扯掉她脸上的面具,这层面具对他来说真的多余,她的长相,他太熟悉了。

    琴笙的手都在忙,没来得及阻止,面具就被男人扯掉了。

    “你干嘛扯我的面具?威尔说都是带着面具的!”她气吼出声。

    “是我从黑八的船上救的你,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的长相?”南宫墨琛呛声道。

    琴笙心口一窒,“谢谢你救我,能不能和你谈和个生意。”我给你双倍的价格。

    “你所有的生意我都不敢兴趣,我只对你感兴趣。”南宫墨琛说道。

    不然他干嘛费劲把她带到尊煌,因为只有这里,他的亲哥哥宫墨宸才不会轻举妄动,就算宫墨宸查到琴笙在哪,这里也不是宫墨宸想插手就能插手的地方!

    也只有这里,对他来说是最安全的,可以安心的要这个女人!

    琴笙的手解开衣扣,扒着男人的上衣,才不管男人被血凝结在衣服上的伤口,就这么径直的拔下去,甚至能听见布料撕扯的声音。

    耳边只能男人低低一声,‘嘶。’

    “真狠啊,是想疼死我?”南宫墨琛问道。

    琴笙气人轻勾了一下唇角,“我以为你不知道疼呢。受伤这么重,还惦着玩女人。”

    “也许你是我最好的疗伤药呢?”南宫墨琛说道。

    迷彩服的上衣跌落在地上,露出男人健壮的身体,古铜色的肌肤,还有遍布的疤痕和冒血的伤口。

    琴笙诧异的看着这些疤痕和伤口,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可以把自己弄这么多伤。

    她抬眸看向男人,伸手去揭男人脸上的面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