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25章 潋滟之夜的旖旎(3)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只觉得的脖子像是要却被掐碎了,她抬脚朝男人的小腹踹去,细细的鞋跟,径直踹上男人的命根子。

    男人疼到抽搐,大手用力将琴笙摔倒在地,“臭娘们,你找死!”

    抬脚向琴笙踹过来,本来想要一把掐死女人的,此时他疼的想把女人折磨死!

    琴笙来不及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男人猛踹过来的脚,她伸手用手里的电脑挡住男人的脚。

    这次电脑彻底被踹碎了,她手里唯一的武器也没有了。

    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琴笙的头,眸低闪着凶狠的眸光,手指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琴笙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栽倒到在她对面前。

    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琴笙,呆望着男人背后聂锋。

    亏了聂锋来了,不然她就没命了!

    聂锋几步跑过来,扶起琴笙,“琴小姐,你没事吧?”

    琴笙的神智被聂锋的话抓了回来,“我没事。”

    “我送你回卧室。”聂锋说道。

    “不用了,你先把他处理了,我在这歇一会儿。”琴笙的眸光一转说道。

    聂锋看看琴笙,在确定她没有伤之后,他才扶着琴笙坐在走廊里的沙发上,让她休息,他背起那个男人走出侧楼。

    琴笙的心跳凸了一下,总算把聂锋支走了,她快速返回自己爸爸的卧室,那块地板被刚才的那个男人撬起,她想知道他干嘛要撬地板,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她走过去,把撬起的地板拿起来,就看见里面放置的一个木盒。

    这是什么?

    她把小木盒拿出来打开,便看见里面有一封信。

    她快速把信放入自己的皮包,把木盒和木板都放好,然后跑回到她刚才休息的沙发。

    聂锋正好走回来,“琴小姐,我送你回卧室吧,总裁马上就回来。”

    琴笙的额顶一黑,怎么他要回来?

    “那我们快点回卧室吧。”

    天啦撸的,她还没来得及看信呢!

    聂锋带着琴笙回她的卧室,琴笙把房门关好,急忙拿出那封信。

    那封信被藏得这么好,她想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当信纸被打开之后,她错愕的看着上面的字。

    那是南宫驰写给她父亲琴紫轩的信,里面都是对琴紫轩的挑衅,说琴紫轩抢了他的女人,他带走云夕只是物归原主,如果琴紫轩再敢骚扰云夕,他就让琴紫轩死。

    琴笙的心抽紧,当年的真相似乎浮出了水面,原来南宫驰和琴紫轩都爱上了云夕,而云夕可能原来还是南宫驰的女朋友,但是后来和琴紫轩在一起了。

    而南宫驰放不下被横刀夺爱的仇恨,警告琴紫轩如果再缠着云夕,他就要琴紫轩的命!

    从信上的时间看,这封信是在她妈妈给她爸爸写信之后一天。

    她的手无力的垂下,所有的证据,不过是在一次次证明,她爸爸是就被南宫驰杀死的!

    那场车后绝对不是意外!

    她的手深深插入自己的头发,自己爸爸的死不瞑目,她还在和凶手的儿子各个亲热。

    她的心深深自责着,对于爸爸和妈妈,她终究是一个不孝女。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传来来敲门声。

    “琴笙,你怎么了?开门!”是利昂的声音。

    琴笙打开大门,让利昂进来,“我没事。”

    利昂按动轮椅走进来,“怎么会没事?我看见你被聂锋送回来,你的脸色这么这么白?”

    他伸手摸着女人的小脸,她苍白的脸色让他担心。

    琴笙的眼泪抑制不住滚落,“我真的没事,只是风吹进了沙子。”

    利昂的手臂将女人腰身搂住,让她坐在他的腿上,“房间里也有风?不想说就不要说,我的肩膀借给你靠。”

    男人温柔的声音撞入琴笙耳朵,好累,她的心真的好累,她的头靠在利昂的肩膀上,太累了,她只想找一个地方考一下。

    “利昂,如果我父母的死都和南宫家有关系,我该怎么办?”她呜咽的说出声。

    利昂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又查到了什么?琴笙,我只是星说,爱不是能任性的东西,其实,其实你们再在一起,都只伤害,不管是他还是你,你们的家庭都不会接受对方。”

    他发誓他的本着真心去说的,顶着父母的血债,再怎么相爱,也没办法再爱下去了,毕竟人不是动物,不可能不顾忌亲人的感受,况且自己心里这关,琴笙也无法释怀。

    琴笙的眼泪打湿利昂的肩头,“我知道,我答应过外公的。”

    她的手攥成了拳头,他答应过外公,只是她一直刻意把找南宫家算账的事,放到了最后。

    陡然大门打开,宫墨宸高大的身影闯入,一眼就看被利昂抱着的小女人。

    “利昂!你给我松手!”他的眸低席卷着一阵怒意。

    “呵呵,我为什么要松手?别忘了琴笙是我未婚妻。琴笙,我们走,去给你外公打电话。”利昂故意气着宫墨宸。

    宫墨宸的唇角狠狠一抽,“琴笙下来!”

    他的手伸向小女人,只要她肯下来,来到他的怀里,他就当这件事没发生。

    琴笙的眸光冷冷看向宫墨宸,“小叔,我想坐我未婚夫的腿。利昂,你带我去你的房间。”

    她的心纠错着,攥成拳头的手,指甲深深刺入她的掌心。

    她能看见男人瞬间变成铁黑的脸,可是就像利昂说的一样,再纠缠在一起,对他们都是伤。

    没给自己父母报仇,让他们瞑目,却和凶手的儿子日日同床共枕。

    她还是人吗?她的父母还会瞑目吗?

    宫墨宸的唇角狠狠一抽,“你在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琴笙的心跳凸着,“再说几遍,都是这句话,小叔,除非你能让杀我父母的凶手以死谢罪,否则,就离我远点!”

    宫墨宸的手攥成了拳头,“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琴笙清冷的笑出声,“是查清楚,还是想伪造一个假象给我?我父亲就是你父亲杀死的!宫墨宸,你还想抵赖吗?你敢让我去见你妈妈当面对质吗?

    这么久了,你玩弄我,是不是觉得很开心?这个丫头到底多傻,竟然可以和杀父母凶手的儿子滚上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