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17章 怀孕啊,怀孕(2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吓得要从利昂的身上下来,她没想到利昂好好的会忽然这样,没防备的她被拽坐在他的腿上。

    男人还忽然吻她,她扭头躲着男人的唇,却被男人捧住脸,追逐她的唇。

    “琴笙,让我吻一下,我好想你!就一次!”他等不及的要把女人吃到肚子里。

    琴笙挣扎着,躲过男人的唇,“别,不要。”

    她不敢大声嚷,他们是在走廊上楼下就有女佣,她只怕被别人听见了。

    一道黑影压下,男人几步冲了过来,大手把利昂怀里的小女人的手臂主抓,将她一把抓到自己的怀里。

    “利昂!你做什么?”宫墨宸气吼出声。

    敢抱着他的女人啃,他看利昂是不想活了!

    利昂额顶的一黑,“我干什么,你没看见吗?我在吻我的未婚妻!”

    他不服气的呛声回去,明明云家和他们家都定亲,结果弄得他亲琴笙,和抢别人的女人一样!

    “你未婚妻?琴家同意了吗?现在我才是她的未婚夫男朋友!你给我离她远点!”宫墨宸的声音冷逸而出卷着他无尽的怒意。

    “呵呵,你是她未婚夫,你确定云家的人不会杀了你?宫墨宸,你还是先想清楚,要怎么解释琴笙爸爸的死因吧!”利昂一字一句的呛声回去。

    以南宫家和琴家还有云家的恩怨,别说琴笙不愿意,就算琴笙愿意,云家也不会承认南宫家的人,当他们家的外孙女婿!

    宫墨宸的脸色铁黑着,该死的利昂句句戳在他的痛处!

    “我要怎么让云家同意我,不用你管!”他的手攥着琴笙的手臂,带着她回她的房间。

    “宫墨宸,你放手!我自己会走!”琴笙掰着男人的手,而男人的手像是钳子一样紧紧扣住她的手腕!

    利昂气得捶在轮椅的扶手上,按动轮椅冲向宫墨宸。

    天啦撸的,撞,他也要把宫墨宸撞趴下!

    宫墨宸的耳朵敏锐的感受到了后面的声音,他的腿陡然发力,牟然向后跳起,利昂的轮椅从他的身下穿过,他凌空旋转稳稳了落在地上,而他手里的小女人,始终没有松开,他的手臂一收,将小女人拽入自己的怀里。

    “还要打吗?我也不介意陪你再玩会儿!”他冷声逸出。

    利昂的眸底冒着火,如果他能站起来和宫墨宸对打,他还能和宫墨宸抗衡,但是他现在坐着装瘸,可是不装,他就暴露了自己的腿已经好了。

    “别打了,我跟你回房间!”琴笙拉住男人的手臂,这次不用男人拽着她了,她拽着男人走。

    宫墨宸得意的从利昂的身边走过,他的小女人只能是他的。

    利昂恨到想把轮椅的扶手掐碎了!

    随着宫墨宸和琴笙走进房间,从楼梯走上来了琴紫瑞。

    “大公爵,怎么这么生气?不然,我带着大公爵去玩玩,保证大公爵气消!”琴紫瑞说道。

    他想要把宫墨宸和琴笙都赶走,凭他自己的势力完全不可能,但是如果能把利昂拉到他这边,他就有胜算了。

    利昂妖孽般的眉梢一挑,“你请我去哪?”

    他的眸底滑过一抹暗流,正好他可以帮琴笙探探琴紫瑞的底。

    “大公爵还不信我吗?保证让大公爵满意的地方!”琴紫瑞说着走过来推利昂的轮椅,带着他上电梯去。

    房间里,宫墨宸将琴笙带进房间,扔到大床上。

    眸光狠绞着床上的女人,“真本事啊,在走廊里就敢很男人啃在一起!”

    琴笙心口一窒,“你说什么?谁啃在一起了?”

    特么的,她是被强迫的好不好?

    “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敢否认?”宫墨宸脱下自己的西服,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站在大床前面,手指掐住女人的下巴,逼她看向他!

    琴笙的心口一窒,一口气被男人窝在胸口里,她到底怎么了?难道她想被利昂吻?

    “宫墨宸!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利昂是我外公定下的亲的,我想和他怎么样,都和你没关系!有本事你说清楚,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啊!”她气吼出声!

    宫墨宸被小女人差点呛出一口老血,简直没了谁的虐,他要是能说清楚,他早就带她去登记结婚了!

    “不知道我的本事是不是?我今天让你知道知道!”他低头吻向女人的唇。

    野蛮的攻城略地,利昂敢碰他的女人,就算只是轻碰了一下,他也要把小女人吃干净!

    琴笙被男人的手捏着下巴,她被迫仰着头,承受着男人的吻。

    入侵者肆意的在她的口腔翻搅着她,吸尽她口腔中空气,肆意缠住她的舌。

    她气到捶着男人,刚刚才骂过她,现在又想和她亲热,可是父亲和母亲的事,全部和南宫家有关系,她要怎么接受他?

    本乱就纷乱的心,更加心乱如麻,她的手挠着男人的背,逼他松开嘴。

    宫墨宸像是不知道疼一样,手臂禁锢着他的小女人,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想占有她。

    像是征服,更像是睡服,反正他不许她在他的身下有任何的反抗!

    他的身体重压下,身上的衬衣被他扯掉,他一只手解开自己的皮带,拉开拉锁。

    琴笙感觉到了危险,她的爪子狠挠在男人的后背上,甚至能感觉到手指尖上的湿润,她知道他被挠出血了。

    可是男人就和疯了一样,扯着她身上的衣服,把她的唇吃肿。

    ‘呜呜’她所有的抗议声,都化作了呜咽声,从两个人贴合唇齿间逸出。

    布料的撕裂声响在她的身上,凉薄的空气打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上已然没有任何的遮挡。

    她的牙狠咬住男人舌,逼他退出,血腥在两个人嘴里弥漫。

    宫墨宸松开小女人的唇,抬头眸光绞着她红肿的唇,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说!你是谁的女人?”他冷声问道。

    琴笙的心跳凸着,“我是谁的女人,你管不着!”

    她抬腿用膝盖顶向男人的小腹,却被男人的长腿趁机压住她的腿。

    “是谁的女人,我管不着?我今天让你看看,我管得了,管不了!”宫墨宸趁机挤身女人的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