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15章 怀孕啊,怀孕(23)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司空珏的眸光一缩,很想推开怀里的莘彤,可是莘彤正哭得委屈,他又不忍心推开她。

    “莘彤起来,别哭了。”他哄着莘彤说道。

    初夏尴尬的收回了眸光,她知道司空珏给健健配药去了,她想过来看看药配药了没有,结果就撞上人家的好事!

    她转身走进房间,一颗心生生硌得难受,就算她知道他们一直是青梅竹马,就算她知道,她应该爱的人是明泰,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是好很难受,好难受的感觉。

    司空珏看出初夏脸色的不好,他扶起莘彤让她回房间休息,他的脚步追向初夏。

    “初夏,你别误会!”他跑进房间一把拉住初夏的手。

    “我没什么误会的,健健要睡午觉,我只是想看看健健的药配好了没有?”初夏神色如常。

    司空珏心头凉薄,初夏连眉头都没蹙一下,完全没理会他和莘彤的事。

    他的脑中闪现出,初夏说的那句号,他根本没在她心里!

    果然是没在,但凡她心里有一点他的影子,她也会介意吧?毕竟他是健健的父亲!

    他颓然的松开自己的手,“内个,我把药配好了,我给健健吃药。”

    他走向健健,把药拿给健健吃。

    ‘哗啦啦!’的破裂声,传进房间。

    初夏诧异的走出去,碎裂声不断,是从厨房传来的。

    她连忙跑进厨房,就看一地碎瓷,而明泰尴尬的站在一堆碎瓷中,地上还有水槽旁边流理台上都是水。

    “我没想到会这么滑,”明泰尴尬地扯着唇角,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也会这么失败,只是洗几个碟子几个碗,竟然被他搞成这个样子。

    ‘噗嗤!’初夏忍不住的笑出声,明泰带着kitty猫糖果的围裙,尴尬的脸色,简直让人忍俊不禁。

    哈哈哈,笑死她了!

    明泰看笑得烂漫的女人,脸色尴尬到了极致,他能想到初夏是因为看见他穿着围裙才笑出声。

    他迈过碎瓷,长腿一步跨到女人身边,大手抓住女人的手臂,“就是一个围裙,不许笑!”

    “你让我再笑一下,明泰,你穿女装好可爱!哈哈哈。”初夏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一个大男人穿小女生的围裙,真的太违和了!

    明泰伸手把女人抱住,锁在自己的怀里,“再笑信不信我教训你?”

    初夏的大脑根本反应不来明泰要怎么教训她,她依旧大喇喇地笑着,简直是活久见了,估计再想看见明泰穿女装这辈子没机会了!

    “你等一下,我先拍照纪念一下。”她拿出手机给男人拍照。

    “不许拍照!”明泰一只手搂住初夏的腰身,另一只手去抢初夏的手机。

    初夏把手伸得高高的,“就拍一张吗!”

    “不行,破坏我形象,一张都不能拍!”明泰抗议着,要是被初夏拍照了,他笃定会被她笑一辈子!

    初夏向后退着自己的腿,明泰紧跟着压上去,骤然初夏撞到身后的墙上,再退无可退。

    明泰的手长臂把女人拿着手机的手握紧,眸光炙热的凝在女人的小脸上,两个人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互相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初夏瞬时感受到了危险气息,她想说不拍了,唇刚刚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字,就被男人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的眸子睁到了最大,这特么的是什么节奏,她只是想拍照片而已!

    明泰的唇贴在女人的唇上,她不知道自己笑的样子有多好看,那是明泰一直以来,没有看过的样子。

    似乎从见到她起,她就没真正的大笑过。就算平时笑一下也都是礼貌的。

    这样的笑,让他想要呵护,呵护她每一个笑容,让她永远是最快乐的女人!

    女人僵硬的身体诉说着她的紧张,在他的唇下,她完全没反应!

    “明泰!你太过分了!”一道男人的声音咆哮在厨房里。

    明泰松开怀里的女人,转头看向跑进来的司空珏和莘彤。

    他的眸光一敛,“我怎么过分了?”

    司空珏的牙狠狠咬着,他晚来一会儿,明泰就敢亲初夏!

    他恨到想打明泰,可是人家才是公开的一对,他连打人的资格都没有!

    “你说你过分了什么?”他的字从牙缝中逸出。

    明泰冷勾了一下唇角,“可是我并不觉得我过分。”

    “就是啊!明泰过分什么了?他第一次刷碗摔几个碗很正常的!”莘彤几步走过来,挡在自己师哥和明泰之间。

    “碎的碗我赔给你,我回头从网上给你买一套。”初夏说道,现在网上购物多方便,点一下,就大不了她给司空珏买两套。

    这个铁公鸡怎么也该满意了吧?

    只有两个男人知道,他们所说的过分,完全和碗没有关系!

    “赔我?明泰,你赔的起吗?”司空珏冷声逸出。

    “不好意思,我恰巧可以赔得起,支票给你,你想填多少随意!”明泰伸手从自己的皮夹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到桌子上。

    抬手解下围裙拉住初夏的手,“我们走。”

    “呵呵,对我来说她是无价的!你赔不起!”司空珏一字一句。

    一张支票想买断他对初夏的感情,和他父子的亲情,特么的明泰把他当什么了?

    “珏哥哥,你太过分了!只是几个碟子和碗,你就要收明泰的钱吗?”莘彤一步走过来,拿起支票,将支票撕碎了。

    她转头看向明泰和初夏,“你们走,不要理我师哥,我一分钱都不要!”

    明泰看向莘彤,“我们先走了,健健麻烦你多照顾他,有事给我打电话。”

    莘彤用力的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每天都给你和初夏发健健的照片。保证他健健康康的!”

    吃饭的时候,她和明泰和初夏都加了好友,以后想联系太方便了。

    明泰拉着初夏的手,带着她走出厨房,开车离开司空珏的家。

    厨房里依旧黯然地站着司空珏,莘彤拉住他的手。

    “珏哥哥,为了那几个碗让人家赔钱真的太过分,我知道你赚钱辛苦,你别生气了。”

    眼前的男人脸色,让莘彤担心,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黯然萧瑟的司空珏,仿佛他身上的华彩都消散不见了。

    “彤彤,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既可以喜欢明泰,又可以祝福他和初夏在一起,你不生气吗?”司空珏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