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12章 怀孕啊,怀孕(20)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的心跳凸了一下,她所有的猜测都是对的,包括宫墨宸的父亲。

    如果南宫驰不是宫墨宸的父亲,他也不会这么在意。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南宫驰?就算你攥碎我的手臂我也已经知道了,你还想瞒我多少?”她的手臂被男人攥得生疼。

    宫墨宸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太大了,他松开自己的手臂,“那不是你该知道的。”

    “因为我父亲的死和你父亲有关,他们两个只有一个活着?”琴笙把说有的话试探着问出来。

    宫墨宸脸色一变,拉住琴笙的手臂,“我带你回去。”

    琴笙抬手想挥开自己的手臂,可惜男人攥得太死,她根本挥开不了,“你放开我!我不要回去!为什么怕我在这里,怕我发现什么?”

    “这里没有什么东西让你发现,我是不想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宫墨宸的语气生硬。

    他不是怕琴笙发现什么,显然这里已经没什么可以被发现的了。

    东西都被翻找过了,有人比聂锋的速度还快,他只是不想琴笙站在这里,站在这了就离琴紫轩更近,离那段他不想让她知道的过去更近。

    琴笙的心抽痛着,“我浪费时间?如果我是浪费时间,我又怎么知道南宫驰的事?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办法知道所有的事!”

    她用力甩开男人的手臂,折身跑出侧楼。

    主楼上一扇窗子里,站着何芬和琴紫瑞。

    “都弄干净了吗?”何芬问道。

    “放心,早就都干净了,该烧的都烧了,该留的也都留了。呵呵,我看我们离收回琴家的公司不远了。”琴紫瑞阴险的笑道。

    “呵呵,那是,我们怎么可能让琴笙把我们财产夺走,当年她爸爸不行,现在她更不行!这几天给我把公司弄热闹点,我看这个黄毛丫头怎么处理公司的事!”何芬命令道。

    “你放心,你不吩咐我也打算这么做!大哥凭什么夺到财产?就因为他是曾家的女人生的吗?我也是父亲的儿子!”

    想到自己多年被自己大哥压制,大哥是堂堂总裁,自己只是海外公司的经理,他就各种不服!

    “哼!曾家那个女人死了,还要让自己的儿子孙女霸占着财产,我要让她看着,到底谁才是这个家最后的女主!”何芬发狠的说道。

    这辈子都不是名正言顺的琴家女主,她恨死了,她的眸光凝着跑回主楼的琴笙,也看见迎向琴笙的利昂。

    利昂安顿好了音音,让音音在他的房间里,这才出来找琴笙。

    他的手拉住琴笙的手,“怎么了?那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吗?”

    琴笙摇摇头,“没有了都烧毁了。”

    她的眸色黯然着。

    利昂伸手抱住琴笙,把她放到自己的腿上,“我抱你回去。”

    他按动轮椅的按钮,压低声音在琴笙的耳边说道,“我是听见有人上楼怕被发现才跑走的,我怀疑我走以后还有人来过那里。”

    琴笙点了一下头,她没拒绝利昂抱她,她真的觉得心好累,如果自己和宫墨宸的恩怨如此纠复,他们的路就真的走到尽头了。

    “应该是聂锋。”她轻声说道。

    “嗯,我先送你回房间,我们房间里说。”利昂带着琴笙去她的房间。

    宫墨宸追过来的时候,就看看见被利昂抱着的女人,他的眉心压到最底,手攥成了拳头。

    用了多少意志力他才逼自己没有去打利昂,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对利昂动手,只会把琴笙推得更远。

    他折身返回自己的房间,聂锋已经在等他了,“总裁。”

    宫墨宸眉头深锁着,“都发现什么了?”

    “发现了一些东西,您看,有一封信。”聂锋把信拿出来给宫墨宸看。

    宫墨宸打开信,信纸已经被打湿了,不过还能看得清上面字迹。

    信纸在他的手里瞬时便形状。

    “总裁,信上好像是,南宫驰生死决斗琴紫轩。”聂锋说道。

    他暗自庆幸,这些信没让琴笙发现,不然她和宫墨宸的矛盾会越来越大。

    片刻,宫墨宸才逸出了声音,“聂锋,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要用信呢?就算是二十年前,以琴紫轩和我父亲的身份,他们绝对用得了,出产的第一批手机,那个时候叫大哥大。当时能用得起的绝对都是国家顶尖的人物。”

    他也被这信震惊了,完全和他母亲告诉他的,他父亲是被琴笙父亲所杀的消息吻合。

    但是片刻后,他的大脑冷静下来,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作为两个顶尖的人物,为什么要用这样最原始的办法,难道他们不怕书信有被偷,或者被盗看的风险?

    而且时间上也没有手机来得直接。

    他想不通,那样智商的两个人,为什么会选择这么笨的办法。

    聂锋也是一怔,“是啊,为什么要用信呢?总裁,笔记对吗?”

    “笔记很好模仿,如果这信是假的,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宫墨宸冷声说道。

    “如果是假的,可是为什么有人弄封这样的假信?”聂锋想不明白了。

    宫墨宸的眸低燃起一抹亮光,仿佛是一抹希望的火光,“因为有人要让所有人以为,我父亲的死是琴紫轩做的,而琴紫轩死于车祸!

    但是做这件事的人太聪明了,反而欲盖泥章,如果他什么都做,那个传闻,到成了坚不可摧,任谁都不会怀疑的所谓的真相!”

    已经被传了二十多年的事,再想找到什么证据都很难了,但是这封信的出现,却成了他查清楚当年事的新线索。

    “如果事情能查清楚,那可就太好了!”聂锋说道。

    “把这封信去找人给我鉴定,我要知道信是什么时候写的。”宫墨宸把信交给聂锋。

    “是!”聂锋领命下去。

    —

    别墅附近的一条街道上,躺着几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女人,琴家老宅附近并没有其他的房子,这些女人根本没管。

    一道人影朝她们走了过去,手里的水瓶打开,冰冷的水浇在那几个女人的脸上。

    几个女佣瞬时被浇醒了,她们艰难的睁开眼睛,就看见站在他们面前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