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09章 怀孕啊,怀孕(1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回头便看见的坐着轮椅走出来利昂。

    她急步走了过去,“利昂,我……”

    不等她的话说出口,利昂就拉住她的手,“亲爱滴,别着急,我问他们。”

    何芬向玉姐睇了一个眼色,玉姐立刻会意。

    “也没什么,就是音音要到房间找你,不知道怎么惹了琴笙小姐,琴笙小姐不许音音进去,还把她磕在栏杆上,把她的头磕破了!

    我想进房间给音音拿急救箱,可是琴笙小姐不让,所以我们就让她把您叫出来。”

    琴笙的听得心口一窒,“不是我有意推音音的,我只是推开她,没想到会磕到她。”

    音音的手捂着自己的头,一步步走到利昂的身边,血已经从她的指缝中逸出,而且干涸了血迹。

    她呜咽的哭着,像是被欺负了的流浪猫。

    “音音!”利昂松开琴笙的手,拉住音音的手,“快点进房间,我给你包扎伤口!”

    音音点点头,跟着利昂走进房间。

    “我来吧,你的腿不方便。”琴笙跟进去想要帮利昂,就被宫墨宸的手抓住了手腕。

    “看到了吧?人家看见自己女人,就不要你了,给自己女人弄伤口,你也跟进去?”宫墨宸冷声说道。

    利昂果断顿住脚步,“宫墨宸!你特么的说什么?我给音音治疗伤口,是因为音音是我的朋友!

    还有,琴笙的外公让我当琴笙的未婚夫!我和琴笙怎么样,你都管不着!

    琴笙推我进房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推音音的,我们给她治疗伤口。”

    琴笙伸手推上利昂的轮椅,走进房间。

    宫墨宸的眸底像是结冰般的冷,他立刻给聂锋发去一条信息,让他去查侧楼着火的事。

    竟然被小女人怀疑了,他就抓到那个放火的人,给她看!

    房间里,琴笙伸手拉音音,想给她看伤口,音音像是被吓到了,躲开琴笙的手忘利昂的怀里钻,还呜咽的哭出声,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利昂的手拍着音音的背,“琴笙刚才不是故意推你的,你别怕!”

    他相信琴笙不是故意的,他们定好的,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知道琴笙只是不想让音音进来。

    “音音,我向你道歉,我真的没用这么大的力气。你头上的伤口必须包扎,不包扎不行的。”琴笙解释道。

    只是音音的手始终搂着利昂的脖子不放,人坐在利昂的腿上。

    “琴笙,把消毒棉花给我,我给她包扎伤口。”利昂伸手要着东西。

    “给你。”琴笙把沾着碘酒的消毒面递给利昂。

    利昂仔细的给音音清理着伤口,她的伤口不深,只是把头磕破了。

    他的眉心压下,只是推一下,怎么会磕到这么严重?

    “音音,忍着疼,现在给你涂药。”他轻声说道,像是怕大声一点,都会吓到这个可怜的女孩。

    音音点点头,眉心沉下,眸底闪过一片狠毒的眸光,真的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忍得太久,她也有憋不住的时候。

    头上的伤口跳痛着,她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还是没能让利昂对琴笙生厌!

    好在她的头是冲着男人的,而且还低低的,让男人给她治疗伤口,没人能看见她犀利的眸色。

    利昂把绷带给音音缠好,本来就一副可怜相的女人,这下更可怜了。

    “音音,你回房间去休息吧。”他的手拍拍音音的肩膀。

    音音摇摇头,说什么都不想走,全身发着颤。

    “音音听话,你先回房间,一会儿我去看你。”利昂安抚着。

    音音的唇抿成了线,她很清楚,不能再磨叽了,再磨叽招男人讨厌的人,只会是她。

    她点点头,一步步走向大门,乖巧的走出房间。

    琴笙看向利昂,“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利昂把音音支走了必定有话要跟她说。

    “是有人故意防火的,我进去的时候,房间还在烧着,主要起火的地方就是你爸爸的房间。

    不是消防员用水枪忘往房间里喷水,那房间就都烧毁了。”利昂说道。

    琴笙的眸光一沉,“果然是有人故意烧我爸爸的房间,房间有能找到的东西吗?”

    利昂从抽屉里,拿出叠被烧毁的信和文件,还有一个日记本。他刚才回来,就看走廊里围着一堆的人,他改变策略,径直的从窗翻进房间,把东西先藏在抽屉里。

    “桌子被烧垮了,掉落出这些,可惜也都烧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也都被喷了水,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发现。”

    琴笙连忙拿过东西,像是宝贝一样的看着这些遗物。

    “对不起爸爸,我应该早想到,你的死不是意外!”

    她想这都是她做女儿不孝,竟然让自己的父亲含冤莫白了二十多年!

    今天的事,无疑更印证她的猜测,她爸爸的死,绝对不是意外,如果是意外也不用兴师动众的去放火!

    “那又不是你的错,那个时候你才多大?现在查清楚你爸爸的死因,他也会瞑目的。”利昂说道。

    “嗯,我们看这些东西。”琴笙把烧坏的碎纸,放到桌子上一片片看着。

    被烧成碎片的纸上零星的写着上面东西,看起来有点像文件,有的写的像是公司的事,不过都是半句或者几个字,她猜不出所以然。

    但是父亲苍劲有力的字体,吸引了她的眸光,她可以想象出,父亲高大的身影,睿智的头脑。

    利昂拿过被烧剩下一角的日记本,翻看着里面的内容,被水泡过的日记里,字都被泡花了。

    “都是我的错,我要是能早进去会儿,也许不会被泡怎么厉害。”完全办法看了,他懊恼的说道。

    “怎么能这么说?没有你,我根本进不去,更不用说看见这些东西。”琴笙说道。

    她回来的时候,现场都被围住了,没人会放她进去的。

    没有利昂,她连自己父亲的字都看不见!

    她的眸光忽然发现日记本的最后一页上写着一句话。

    ‘云夕,如果我和南宫驰只能有一个活着,你希望是谁?’

    因为在最后一页,没有被水冲花字,依瞎可以看见。

    南宫驰?南宫墨宸?琴笙的眸光沉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