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02章 怀孕啊,怀孕(10)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男人的手掐在她的纤腰上,她的背贴着男人火热的身体,还有他身体上的水珠。

    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很高,像是要将她融化掉。

    “别,”她的手按住男人的手,已经感觉到他危险的抵着她。

    宫墨宸深吸了一口气,完全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眸光打在镜子上,镜子里的她好美,他的另一只手的,熟练的解开她的内衣裤,将她完美呈现在镜子里。

    他的眸光深深内敛着,像是要把这个女人刻进他的眸子里。

    唇吻在她耳轮的上,看着镜子里她的反应,一点点吻下去。

    “不舒服吗?告诉我,舒服吗?”

    琴笙的耳后是男人湿热的气息,她的脸浮出一片绯红。

    她的腰身被男人抵在洗手台上,只要他再用力,就……

    “宫墨宸,不行,我身体不舒服,你忘了吗?”

    她被男人撩得发热的大脑像抓住最后一丝理智,她的身体才刚好,真的不能陪他滚。

    女人的话无疑在宫墨宸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他没再有其他的动作,只是握住女人腰身的手,握得更紧了。

    他深深的吸进一口气,“对不起,我忘了,只是我太想你了。要不然,你用别的方法帮我?”

    他对她完全没有抵抗力,他知道现在不能要她,但是他怎么办?他的问题谁来解决?

    别的办法?琴笙用手捂住自己嘴。

    “不要!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不然让聂锋给你送个娃娃来!”她转回身推着男人。

    坚决不用别的方法,上次她的下颌酸疼了两天!

    这辈子都不想用这个方法了。

    宫墨宸额顶一黑,让他用娃娃?

    醉了!想到那些仿真的娃娃,他就瞬时没感觉了,对着一个娃娃发泄,他还不如用小女人的手。

    “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先给你洗澡,你早点睡觉。”他冷声说道,一脸的不爽。

    “你先洗,我等你洗完再洗。”琴笙说道,她才不要鸳鸯浴。

    宫墨宸眉头一沉,“你觉得你在这里,我能洗得完?你先洗!”

    她光滑滑的在他眼前站着,要是他能洗得完澡,他就该去看医生了。

    他大手抓过小女人,带她到淋浴间洗澡。

    “放开我,我自己洗!”琴笙大叫着。

    该死的男人,手往哪摸啊?

    “叫什么?从小不都是这么给你洗的?忘了?”宫墨宸的脸色倒是如常的淡定,只是他的身体再一次诚实的出卖了他!

    琴笙无语了,那个时候她还忻不好?现在她已经长大了!

    想要呛声的心,在余光瞟到男人的状况后,果断闭嘴了,这个时候,她可不敢招惹这尊神……

    宫墨宸果断没敢耽误时间的把小女人的洗好了,然后用浴巾裹上把她抱回房间,放到的床上。

    “你先睡,我去洗澡。”他嘱咐一句,折身回卫生间。

    眼前紧闭着眼睛的小女人,让他忍不住的够起了唇角,她就这么爬的见他?

    他低头看看自己,嗯,是有些吓人。

    无奈的轻叹一声,看来只能洗冷水澡了。

    琴笙等着听见卫生间门关上的声音后,才睁开眼睛,她的手摸着自己的徐脸,浴巾上还有男人体香。

    额!她在想什么?

    她的手指敲了一下自己头,轱辘下床跑进更衣室拿睡衣穿。

    晕,原来穿这些睡衣都挺合身的,现在穿着,身上撑得满满的。

    看来要重新买衣服了。

    她爬上大床等着男人出来谈她要说的事。

    宫墨宸冲了良久的冷水澡,立地成佛的放空所有的杂念,穿着浴袍走出来。

    一眼就看床上小女人,“怎么还没睡?”

    琴笙眸光一敛,“宫墨宸,你不会忘了,我要和你说的事了吧?”

    她特么的大半夜不睡觉,等着他,他竟然忘了!

    “没有,你说吧,你爸爸的什么事?”宫墨宸用毛巾擦着自己头发上水珠说道。

    “我要我爸爸房间的钥匙,你给我弄来。”琴笙说道。

    “为什么要钥匙?你爸爸房间,这么多年都没人去过,你去干什么?”宫墨宸问道.

    “去看我爸爸的遗物,我觉得我爸爸的死因没这么简单。”琴笙说道。

    她妈妈约了她爸爸见面,就在见面的日子,她妈妈临盆生她,而她爸爸就在当天出车祸死了,她怎么就不信有这么巧的事情?

    宫墨宸的眉心沉下,“你先管好公司,这些事可以放到以后再做。”

    “为什么要放到以后?还是这件事也和你有关系?”琴笙警觉着宫墨宸的反应,为什么他不希望她去查这件事?

    “你想多了,我是觉得,你应该先把公司的事情理顺了,毕竟你刚接受琴家的公司,有你忙的,你父亲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想要查清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个可以放一下。”宫墨宸说道。

    琴笙的唇抿成了直线,真的和宫墨宸说的一样吗?

    她的眸光探看着宫墨宸深邃的眸子。

    宫墨宸的手指敲了一下女人的额头,“不相信我?那好,明天就给你钥匙。”

    他转身去拿吹风机吹头发,幽深的眸色滑过一阵逆流。

    琴笙的眸光绞着男人的背影,真的他没关系吗?

    她是被吓怕了,自己母亲的事,就算他不说,她也知道,和他脱不了干系,她不想自己父亲的事,再和他有关系。不过算起来,他那个时候才十岁,应该不太可能和他有关。

    “你吹完头发,回你房间睡去。”她丢出一句话,然后钻进被子里睡觉。

    宫墨宸完全没理会小女人的话,把头发吹干了,走向她的床,大喇喇的钻进被子。

    “宫墨宸!你回你房间去!”琴笙像是炸毛的猫,踢着宫墨宸的身。

    宫墨宸大手抓住小女人的脚腕,把她的一条腿放到自己的腰上。

    “我回我房间睡,怎么观察你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吐?要是你胃口不好,我明天好给你叫医生呢!”

    琴笙的话被男人噎得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她忘了这件事!

    “内个什么,你睡这里也行,但是,不许吻我,不许上我,不许碰我。”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下你?嗯,我喜欢我上你下的姿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