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93章 怀孕啊,怀孕(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的唇狠抽了一下,佩服死着对母女,永远有颠倒黑白的本事!

    “奶奶,小姑帮我,我怎么会害小姑呢?我谢她还来不及呢!啧啧,不会是二叔生气小姑帮我,害小姑吧?”

    何芬的脸色一白,“不会,紫瑞怎么会害他自己亲妹妹呢?”

    “可是小姑,不是还被骗自己的亲哥哥帮我吗?我看最大的嫌疑就是二叔,应该把二叔抓起来审问一下!”琴笙说道。

    “先问问紫娴,看看她怎么说?”琴泽打断了琴笙和何芬对话,狠狠瞪了自己女人一眼。

    当房间大门打开,琴紫娴低着头走出来,她的腿酸的到走不了路,让人一看就是过劳造成的。

    “爷爷,我看我们换间房问小姑吧。”琴笙说道,那充满荷尔蒙气味的房间,恶心死了,她可不想进去!

    琴泽点了一下头,示意琴笙带路,他跟着琴笙走向对面的房间。

    客厅里琴笙和宫墨宸,琴泽坐在沙发,何芬则抱着自己的女儿哭。

    “我的女儿,你受委屈了,快点告诉妈妈,是谁欺负了你?”她问道。

    琴紫娴心口一窒,她怎么敢说出塔洛斯的名字,其实就算她说出来,也没知道塔洛斯是谁,他们也抓不到塔洛斯。

    “我,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她支吾的说道。

    “小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就能和男人滚上床吗?还是你被下药了?小姑还是把下药的事,说详细点。这样我们才好帮你抓害你的人!”琴笙笑看着琴紫娴。

    琴紫娴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怎么敢说下药的事,是说她给自己下药,还是她给琴笙下药?

    “我不知道是怎么被下药的,我要是知道,不就不会中药了?”她扯出一条理由。

    “是吗?那看来这个人下药下的还挺隐蔽,不然就查查小姑刚才都去了哪,做了什么?好像你去了卫生间。聂锋,你去女卫生间看看有什么问题吗?”琴笙说道。

    琴紫娴的吓了一跳,“卫生间不用了,我没在卫生间被人下药。”

    “那小姑在哪被人下药的?”琴笙逼问道。

    “我,我没被人下药。”琴紫娴支吾的说道,她笃定只要她敢说出下药的事,琴笙就敢让的聂锋去卫生间找证据,她烧的香还没来得及收拾,只能硬着头皮说没被人下药!

    “既然没被人下药,那就是小姑在这里私会男人了?爷爷,琴家的脸都让小姑丢尽了!这件事必须处置,不然我们琴家的小姐被人传出滥情的话,可是好说不好听,毕竟琴家在h国,可是有有头有脸的人家。”琴笙问向琴泽。

    琴紫娴吓得全身一抖,“不是!爸爸,我没私会男人,那个男人我不认识!”

    她连忙否认。

    “小姑,你既没有被下药,又没私会自己的男人,难不成你看见一个男人,就拉进房间玩床咚?”琴笙大喇喇的问道。

    琴紫娴只差气吐老血,她现在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了!

    “不是,我没滥情!我是……”她的牙狠咬在自己的唇上,说认识,她不敢,说不认识,她又成了滥情!

    她急得只差要撞墙了。

    何芬也急了,“你这个孩子,你怎么瞎说话?是不是那个男人强迫你的?你快点说出他是谁,让你爸爸把他抓起来!”

    只是琴紫娴就算死,也不能说出塔洛斯的名字,因为一旦她说出口,她笃定塔洛斯会让她死的更难看!

    “不,不是……”她支吾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何芬急得掐自己女儿的手臂,“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孩子,你快点给我说清楚!”

    琴紫娴被何芬掐得生疼,她一把推开自己的母亲,“我的事不用你管!”

    何芬差点被琴紫娴推到在的地,“紫娴!你疯了,我是你妈妈!”

    “我要你这样的妈妈有什么用?我下家里的地位还没有一个野种的落地位高!”琴紫娴气吼出声。

    琴笙这个野种都成了总裁,而她却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何芬不是琴泽的正妻!

    何芬被自己的女儿骂的脸色惨白一片,“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琴笙挑了一下眉梢,“爷爷,现在网上把新闻都疯传变了,我们琴家还是要早拿态度。”

    她懒得去看琴紫娴和何芬母女掐架,直接让琴泽做出选择。

    琴泽的眉头紧锁着,片刻,发出苍老的声音,“紫娴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辱没我们琴家,她不陪姓琴了!让她走吧!”

    琴紫娴吓得腿软,“爸爸,你什么意思?你要赶我出门?”

    琴泽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不然呢?难道让你在琴家继续让你丢人现眼?”

    “不要!我不走!”琴紫娴扑向自己的父亲。

    宫墨宸抬了一下手,“聂锋扔她出去。”

    聂锋立刻上前,擒住琴紫娴的手臂将她拽出房间。

    房间外,琴紫娴被聂锋拖着走,她的心生生的恨着,一眼就看见走廊里的音音和利昂!

    她的眸光瞬时冒出了火,就是音音和利昂,才害得她被的逐出琴家!

    “是你,是你害我!”她冲着音音大喊道。

    音音像是吓到一般,躲在利昂的身后,看着被拖走的琴紫娴。

    琴紫娴的眸光绞着音音的脸,她的眸色瞬时一缩,那眸光像极了一个人……

    利昂没去管琴紫娴怎么被拖走,看来琴家的事已经解决了。

    他转头看向音音,“对不起音音,我刚才怀疑你帮琴紫娴解开的绳子,让她逃跑的!”

    他想自己真的是大错特错的,音音怎么会放走琴紫娴,如今能抓到琴紫娴把琴紫娴逐出琴家,都是音音的功劳!

    音音冲着利昂笑了笑,摇了摇头,一眼看见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琴笙,她迎了上去。

    手比划着,琴紫娴被拖走了。

    琴笙也觉得自己误会了音音,她拉住音音的手,“谢谢你。”

    音音笑得烂漫,好像一个毫无心机的孩子。

    宫墨宸拉起琴笙的手,“我们出来太久了,该回宴会厅了。”

    琴笙听话的跟着宫墨宸回去,一眼就看见宴会厅里,四处找人莘彤和健健。

    “妈咪!”健健冲着琴笙冲了过去来。

    宫墨宸眉头一沉,大手朝健健伸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