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92章 吃醋的男人不能撩(30)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超强度的运动,让琴紫娴累趴在男人的身上的,“好累,我受不了了。”

    她的身下传来男人的低笑声,“才一次怎么解得了你的药效?继续。”

    男人的手拍着琴紫娴的臀,示意她快点。

    琴紫娴被药折磨的欲罢不能,她真的是太累了,可是身体里没有纾解的药,又让她难受的想继续拥有这种蚀骨的感觉。

    可是腿的力量明显不够,“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帮帮我!”

    她幽怨的看着男人,只求他能帮她解决问题。

    南宫墨琛拍拍女人的臀,“这体力真心欠锻炼,起来,跪在床上!”

    琴紫娴听话的起身,跪在床上。

    -

    宴会厅里的利昂,被音音拉拉手臂,他转头看向音音。

    “什么事?”他问道。

    音音的手指指走廊示意利昂跟着她走。

    利昂按动轮椅的按钮跟上了音音的脚步,跟着她走上电梯,“你带我去哪啊?”

    音音的手紧拉着利昂的手不放,像是怕这个男人跑了一样。

    利昂跟音音走下电梯,这里是十八层的高度。

    他的眸光看向着一个个房门,完全不懂音音带他来这里干什么。

    “音音,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音音的手指了指一扇房门,示意利昂打开房门。

    “你让我打开房门?”利昂有些意外。

    音音看着男人不动有些着急了,她急着比划着踹门的动作,而且手指在墙上敲着,好像是弹钢琴的的动作。

    钢琴?利昂骤然眸光一缩,“你是说琴紫娴在这里?”

    音音点点头,手推着利昂,让他快点!

    利昂的眉头沉下,可惜他的腿还没回复,他踹不了门。不过,他却有开门的方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拦得住爵爷的门。

    他拿出一张卡片在门缝了划了一下,大门就听话的打开了。

    房间里糜秽的景象映入他的眸底,琴紫娴跪在床上,而一个男人就在她的身后……

    显然开门的声音惊动了房间里的男人,男人根本没脱衣服的,只是解开了皮带拉开了拉锁,听见动静,他立刻拉上拉锁,头也不会的从打开的窗子跃出。

    矫健的身姿好像猎豹,让人看花了眼。

    利昂按动轮椅追了过去,可看见空空荡荡的窗子,楼下是十八层楼的高度,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消失的!

    楼里的搜查的保镖被惊动了,聂锋带着人都跑了过来。

    琴紫娴所有的神经还弥散一阵阵的痴麻,全身像是过电一样的抖动,这种状态下,她根本没理智可言,依旧的跪着的姿势,让所有跑过来的人,看见她的全景。

    而被惊动的记者也没闲着把限制级别的照片拍下,这种照片私藏当留念都可以!

    琴紫娴这个时候才从迷迭中清醒过来,她惊愕的看着房间里的人。

    “啊!滚出去!滚出去!”她尖叫着,把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

    “琴小姐,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啊?”

    “是你的那朋友吗?”

    “是不是你和宴会上的人在这里偷情?”

    记者们忙不迭的猜测,被堵在房间里,结果男人跑了,肯定不是正常的男女关系,必定是的偷情!

    琴紫娴像是疯了一样,拿起床头柜上的台灯,裹着被单下地,朝着房间里的人轮了过就砸!

    “滚!滚!你们给我滚!”

    利昂抬手示意所有的记者和保镖出去,他按动轮椅走向看热闹的聂锋,估计琴紫娴出这样事,看爽了不少讨厌她的人!

    “去通知宫墨宸和琴笙吧,怎么也是琴家的事,要让他们来处理。”他沉声说道。

    注定今天琴家的脸面是丢尽了,但是现在琴笙是琴家的总裁,要怎么处理琴紫娴要听琴笙的意见!

    聂锋看够了热闹,这才带着人下楼禀报宫墨宸和琴笙。

    新闻已经被同步发了出去,不过该打马赛克的地方还是要打马赛克,但是琴家小姐在宴会上就等不及的和人私会,这种花边新闻,瞬时就把个大网站的点击量又推向了新高点。

    琴泽和何芬也知道了消息,赶到楼上看自己的女儿。

    琴笙已经让人给琴紫娴拿了一套衣服,她拿着衣服走进房间给琴紫娴送去。

    “小姑,好兴致,我的新闻发布会,你都等不及散会就在宾馆做这种事?”

    琴紫娴裹在被子里去气到肝疼,“我是中了药!”

    她气吼出声,如果不是中了药,她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

    琴笙的的眉梢一挑,“不知道小姑再哪中的药?是不是在卫生间里?”

    她当然知道琴紫娴不会吃拧了,在这么多人抓她的时候,还和男人玩花式滚,肯定是中了药,不过琴紫娴能在哪中了药,用脚趾想一下也知道了。

    她的唇角挂着冷笑,如果不是自己警觉,如果不是哈思来了,那么现在出丑的人,一定是她!

    不得不说琴紫娴真的好阴狠!

    琴紫娴心口一窒,根本没办法回答琴笙的话,回答了就是承认,她给琴笙下药的企图!

    “我,我不知道。”

    琴笙冷看着琴紫娴,“是不是和你偷情的人,你也不知道是谁啊?你劝你还是想好了,一会儿好这么回答爷爷?”

    她把衣服丢到床上,折身走出来,等琴紫娴穿好衣服,再和琴泽他们一起问话。

    “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何芬跑过来抓住琴笙哭喊着。

    宫墨宸一把抓孜芬的手腕,五指用力逼何芬放手,“琴紫娴做了什么和琴笙有什么关系?我们一直在宴会厅,所有的人都可以给我们作证。”

    何芬的余光扫过围着他们的记者,心里盘算着,到底要怎么才能把事情扣在琴笙的头上。

    “我知道你们在宴会厅,可是紫娴半天都没回来,一定是有人对她不轨,她才出了这样的事!

    琴笙,就算你二叔想和你争夺总裁的位置,可是你也不该迁怒你小姑,况且,没你小姑支持你,你根本当不上总裁!你不能恩将仇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