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83章 吃醋的男人不能撩(2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别,你别摸我!”琴笙伸手按住男人乱摸她的手,她的肚子还舒服,可禁不起他乱摸。

    宫墨宸的眸子压成狭长,“不摸也可以,还不和我说实话!初夏和明泰怎么了?”

    琴笙牙咬在自己的唇上,“那你不许说出去。先不要告诉明泰。”

    宫墨宸低头吻了一下女人额顶,“乖,快点告诉我!”

    小女人越不说,他越想知道,隐隐的感觉到一定隐藏着怎么重大的秘密!

    “其实就是,对了,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要是你的女人有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你还会接受她吗?”琴笙很想知道,男人对这件事的反应,毕竟男女生的脑回路是不一样的。

    宫墨宸的眸光骤然一冷,大手掐住小女人的脖子,“你敢给我上别的男人试试!我先杀了他,再打断你的腿!丢在床上一辈子!”

    琴笙的手掰着男人掐着她的手,“放开我!又不是我!你闹什么?”

    简直无语了,她只是问一下,他就这么激动。

    把她打断了腿丢床上一辈子,什么意思?

    额!真当她是人形大暖宝宝了?

    “哪是谁?初夏?她不会怀孕了吧?”宫墨宸松开手,把小女人抱在怀里,那样的问话他真的受不了,就算是随便一问,也不行,他的心根本承受不住,自己的小女人和别的男生在一起。

    琴笙扯了一下唇角,男人的脑子太快了,还没用她说,他就已经猜出来了。

    “初夏是怀孕了,孩子是明泰的,所以她不可能和司空珏在一起了,她才躲着司空珏,不想见他。”

    宫墨宸一怔,他还以为是初夏又怀了司空珏的孩子,“明泰和初夏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

    他没想到明泰的保密工作这么好,竟然没告诉他们,他已经得手了!

    “就是在釜月色那次,初夏和明泰去喝酒,后来她就喝挂了,她估计是她把明泰强上了。”琴笙解释道。

    宫墨宸轻扯了一下唇角,女人能强上男人?

    但凡能得逞,也只能说明,那个男人愿意让这个女人强上,毕竟男人的力气比女人大,真的不想,一脚就踹飞了,而且真的不想,没反应硬不了,还怎么强上?

    不对,釜月色?那天他们不是三兄弟聚会吗?

    他分明记得,明泰还抱怨,杜灿害他不能陪初夏!

    “釜月色那天?初夏没弄记错吗?”他问道。

    “噗!你什么意思?初夏会连这个都记错?初夏是好女孩,她就和明泰这一次!”琴笙送给宫墨宸一记白眼,这是鄙视初夏,连和谁什么时候滚的都不知道吗?

    “和明泰就这一次,和司空珏呢?这些日子她没和司空珏在一起?”宫墨宸追问着。

    “额!宫墨宸,你够了!你把初夏想成什么人了?她和司空珏也就是几年前的那一次!根本没其他的了!”琴笙不满地斥责着。

    初夏其实就两次经历,结果竟然被别人想得那么丰富多彩,她简直替初夏喊冤!

    “就两次,还两次都怀孕了?”宫墨宸额顶一黑,眸光绞着眼前的小女人。

    做女人的差距这么大真好吗?天知道他辛苦了多少次,他真的很想要一个他们的宝宝!

    “是啊,你以为呢?宫墨宸,不许你这么看着我!”琴笙气吼出声。

    男人的眸光像是燃烧的火,炙热的看着她,让她就想不顾一切的扑进他的怀里。

    她承认其实每次被他欺负,都是只是最后她抗不住他眸光诱惑,他的眸光像是一种符咒,会让她迷失掉所有的理智。

    宫墨宸的手指捏了一下女人的小鼻子,“又不乖,叫小叔!”

    他还是喜欢这个称呼,尤其是躺在一起的时候,他格外的想听她叫他小叔。

    “想得美!我才不要叫。你答应我的保密,你敢说出去,我就……”琴笙朝着男人的脖子比划了一下。

    宫墨宸没理会小女人的动作,想杀他?嗯,她可以在他身边,练一辈子试试看。

    “放心,一定保密。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不算过了?告诉我,肚子还难受吗?”他的手摸上女人的小腹。

    琴笙推着男人的手,“别碰我。”

    想到大姨妈,她也郁闷,好像她的大姨妈,就只是刚才那一点血,又没了。

    她想下个月一定要找时间去看看,总这样不正常不行。

    宫墨宸没收回自己的手,受冷了,自然要焐缓和了,他另一只手臂将小女人捞进自己的怀里,不让她离开他半分。

    他的眸色幽深着,如果真的是釜月色那次,那就一定不是明泰,难道是有人趁着初夏喝醉了,欺负了她?

    他的手指按动手机上的屏幕发出信息,吩咐自己的手下,去釜月色查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和初夏滚在一起的。

    -

    隔壁房间里,司空珏总算等到了初夏。

    “初夏,你来了!”他起身走过去。

    初夏一愣,“你怎么在这里了?不是说琴笙在这里等我吗?”

    “琴笙?不是,是我。”司空珏说道。

    初夏很抽了一下唇角,“司空珏,你够了!竟然用琴笙的名义骗我!”

    她掉头就走,她就觉得奇怪,明明记得琴笙的房间不是这里,可是宫墨宸的手下偏偏说是在这里,果断有阴谋!

    司空珏一步挡在初夏的面前,“能和我谈谈吗?你不会连谈的机会都不给我吧?”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你让开!”初夏抬手去推面前的男人,手推在男人的是手臂上。

    嘶!司空珏吃痛的蹙了眉头。

    初夏陡然想起,男人的手臂上的伤还没好,她连忙收回手,“对不起,我忘了你的伤。没事吧?要不要看医生?”

    想说没事的司空珏,忽然眸光一转,“好疼,可能碰开线了。”

    初夏吓了一条,“快把衣服脱下来,我看看!”

    司空珏觉得,这是初夏这辈子对他说过的最好听的话!

    脱衣服!嗯,他正想脱衣服呢!

    他抬手的脱掉自己的西服,一只手装病,单手解自己衬衣上的纽扣。

    初夏等不及的想看伤口,她伸手帮忙,“我给你脱。”

    她的手指麻利的解开男人的纽扣。

    司空珏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