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80章 吃醋的男人不能撩(18)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韩情的脸色一僵,“你想干什么?”

    南宫墨琛冷笑出声,“你怕我把你的儿子怎么样吗?”

    “墨琛别这么说,你也是我的儿子,你们对我来说都一样!”韩情说道。

    “但是他是高高在上的宫总裁,我只是塔洛斯,不过也要感谢你,把我送去九死一生,不然我怎么会有制毒的本事?”南宫墨琛冷逸着声音。

    “你哥哥会把云家和琴家欠我的夺回来,到时候只要琴笙消失,墨宸就不会离开我!”韩情的手一用力,一枝花折断在她的手里。

    “你还在惦记他,不是说我们两个对你来说都一样吗?既然一样,那么谁最后留在你身边,不都对你没所谓?”南宫墨琛扯动冰冷的唇角。

    韩情心口一窒,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自己的小儿子,好在小儿子也没在逼问她,自己回房间休息了。

    望着南宫墨琛的身影,她的手攥紧,对于小儿子,她是亏欠的,但是要用大儿子弥补小儿子吗?

    她的心深深纠复着……

    —

    利昂的房间里,音音洗过澡走出来,她身上穿着白色的浴袍,小心的走到利昂的面前,像是做错事的小狗。

    “去床上趴着。”利昂命令道。

    音音一愣,下一瞬,她走向床边,趴好了位置,一颗心狂跳着,她想要的是不是就要实现了?

    她能听见男人越走越近的轮椅声,她的手不受控的将床单攥紧,心脏跳乱了节拍。

    男人的手抓住她的衣领,将她的衣领向下拉下,露出她的背。

    这一刻她的呼吸是静止的,全身僵硬的不敢动,压抑着所有想回身抱住男人的冲动。

    随着一股强烈的药味,男人的手揉在她的后心上。

    她的眸光一缩,所有的期待都被药的味道冲得干干净净的,他只是给她涂药吗?

    头顶上传来男人的声音。

    “伤的不轻,这是我找司空珏要的活血化瘀的药,给你先涂上,一会儿我让哈思带你去医院照个片子。”利昂说道。

    女人的背后一大片的青黑,可见宫墨宸下手多重,他只怕会伤到音音的内脏或者骨头。

    音音摇了摇头,发出委屈地哽咽的声音。

    利昂的眸光打在女人的后脑上,“宫墨宸是下手重了,我知道你委屈,但是他只是紧张琴笙,所以才会……”

    他的话牟然顿住,差点闪到自己的舌头。

    越说越觉得拧巴,宫墨宸可以为了琴笙受伤撕逼,而他在干什么?

    他是云家钦定的外孙女婿,应该紧张琴笙的人是他!

    他揉在女人背上的手抬起,“药涂好了,我会给你找一个服务生,每天帮你涂药的。”

    他的心乱糟糟的,到现在他都还没看见琴笙!

    他按动轮椅上的按钮,想去琴笙的房间。

    音音感觉到男人的疏离,她起身跑向利昂,拦住男人的去路,手比划着,要和他一起出去。

    利昂的眸光躲过音音,“你把衣服穿好了,我去看看琴笙。你去不方便。”

    音音的眸色一冷,眸底的逆流像是冰凌,抬手把身上的浴袍穿好。

    原来自己的身体对男人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他完全没有看她一眼!

    她就这样看着男人的轮椅从她的身边走过,她的拳头攥得更紧,指甲深深插入自己的掌心。

    下一瞬,她快步返回自己的房间,换上自己的衣服,跑出房门。

    琴笙的房间被敲响,宫墨宸去开门,便看见利昂。

    “琴笙还在休息,不方便见你。”宫墨宸冷声说道。

    利昂的唇角狠狠一抽,“我女朋友休息,你再这里干什么?”

    “你是未老先衰了?琴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在陪我女朋友有什么问题吗?你不去看音音的伤吗?不还好你搂得快,不然要把她打骨折了。”宫墨宸故意把搂字咬得很重。

    利昂的脸尴尬着颜色,“让开!我要去和琴笙解释!”

    明明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弄得和背叛了琴笙一样!

    “宫墨宸,你不让他进来,那我出去见他。”

    房间里传出琴笙的声音。

    宫墨宸无奈侧身,给利昂让出一条路,总不能让他的小女人起身去外面见利昂。

    利昂的眸光狠瞪了宫墨宸一眼,按动轮椅的按钮走了进去。

    床上的小女人脸色发白,憔悴的样子让他一阵心疼。

    “琴笙,你怎么样?伤的严重吗?”他来到床边,手握住琴笙的小手。

    “不严重,就是,就是”琴笙舌头打成了中国结,也没把大姨妈几个字说出来,和一个男人说这个,真的说不出口。

    “就是被冻的不舒服,没什么要紧的。”她总算扯出一条说辞。

    “冻着了还不老实焐着?手进被子里去!”宫墨斥责出声,伸手就把小女人的手抓起来,塞进被子里。

    看着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他就各种难受。

    “冻着了是要发汗的,你好好躺着别动。”利昂不敢再去把小女人的手抓出来。

    琴笙苦扯了一下唇角,她又没发烧发什么汗呢?

    “我没什么事,你回去休息吧。司空珏的药,你按时吃。”

    “我是想和你解释一下,音音真的不是故意踢你的,所以我才拦住没让宫墨宸打她,而且她已经被打了一拳,后背都青黑了,那伤没一个月好不了。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你相信她。”利昂解释着。

    没等琴笙说话,宫墨宸冷笑出声,“利昂,你当着琴笙的面,夸另一个女人,也就算了,你还连别的女人后背都看了?”

    利昂的唇角狠抽着,“我是要给她涂药!”他转头看向琴笙,“你相信我,我除了看她的伤,哪里都没看!”

    简直恨死了宫墨宸,断章取义的好像他和音音做了多不堪的事!

    房门再次被敲响,音音推开门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汤。

    她走到琴笙的身边,手比划着让琴笙喝汤。

    利昂把汤接过来,“你从哪拿的汤?”

    音音指指对面的一间房间。

    宫墨宸看明白了,“是我让聂芳过来给琴笙炖补汤的。是聂芳炖的是不是?”

    音音点点头。

    利昂吹了吹汤,“琴笙,你喝补汤。”

    他拿着勺子喂给琴笙。

    音音的眸低闪过一道阴冷的笑意,眸光打在汤碗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