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76章 吃醋的男人不能撩(1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不许去。男人看伤,你去看什么?”宫墨宸伸手拉住琴笙。

    “他是为了我才弄一身伤的,差点把自己的命搭上,我不能不管。”琴笙甩到宫墨宸的手,几步走向利昂推着他去他房间。

    利昂的唇角勾着胜利者的笑,挑衅的看了一眼宫墨宸,舒服的被琴笙推着。

    而音音站了起来,急步追上利昂,像是甩不掉的尾巴,跟在利昂的身后。

    -

    房间里,利昂躺在床上,司空珏给他做最基本的检查。

    虽然他不是真正的医生,不过他懂得一点医术,尤其是外伤,他不比任何外科医生差,毕竟他小时候,那种残忍的训练,让他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给自己治疗伤口。

    他的眉头渐渐的沉下,越沉越紧,眸光在音音的脸上打转。

    琴笙走过去问道,“怎么样?他的骨折接的可以吗?用不用去医院,重新接骨?”

    想来深山里,音音给利昂包扎伤口,能包扎成什么样?她只怕利昂的骨头没接好。

    司空珏扯了一下唇角,“不用,骨头接的很好,也恢复的不错。我给他开个药房,你让人去我的药房找莘彤配置成药膏。坚持涂会好的快些。”

    琴笙总算放心,“太好了,你把药方给我吧。”

    司空珏从他的药箱里拿出纸笔,写下一个药方,交给琴笙。

    琴笙拿着的药方出去,找人去司空珏的药房取药。

    房间里,只剩下司空珏、利昂和音音。

    利昂这才开口,“我的腿什么时候能好?”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现在练习走路就可以,干嘛不让我告诉琴笙?”司空珏问道。

    “我是不想让宫墨宸知道。”利昂说道。

    司空珏一怔,“你打算装病博琴笙同情?”

    “切,爵爷,我有这么弱吗?需要装病博同情?宫墨宸没看上去这么简单,他一直在骗琴笙,我要让琴笙看见到他的真面目!”利昂说道。

    “他一直再骗琴笙?”司空珏有些意外。

    “对,他一直利用琴笙,只是想霸占琴笙家的财产9有这次,你不会信,是他打晕的我,把我扔到山下,害我多处骨折!”利昂的拳头捶在床上,就算现在打断宫墨宸所有的骨头,他都平复不了心中气愤!

    “什么?宫墨宸?不是他带着琴笙把你救来的吗?”司空珏问道。

    “那一定是他想给琴笙看的假象!我的伤快好了,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利昂嘱咐着司空珏。

    “放心,我不会说的。”司空珏眉头低沉,这个结果他没想到,“对了,你的伤谁给你治的?”

    “是音音,我的命都是她捡回来的。”利昂说道。

    司空珏的眸光内敛住,“那给你涂的药呢?也是她配的?”

    他的眸光疑惑的看向音音,他不得不说,接骨接的很好,好到他要以为是专业接骨师接的了,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利昂能好,说明给利昂的药,也是对症的,难道这个哑女会医术?

    利昂点了一下头,“是她配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司空珏沉声说道,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几颗巴豆递给音音,“把这个用热水给爵爷沏了,对他的伤有好处。”

    音音拿过巴豆就去沏水,老实的给利昂端了过来。

    利昂没看杯子里东西,拿过去来就要喝,却被司空珏按住了手臂。

    “你先别喝,看里面的东西。”司空珏说道。

    利昂看着被子里的东西,“额!司空珏,你是恨我不死吗?给我沏巴豆喝?”

    司空珏拿过利昂手里的杯子,“你也认得巴豆吧?一般人都认识的东西,音音不认识,而她却能给你采集草药治疗你的骨折。”

    这就是他的一直都怀疑的地方,这个音音只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她怎么会有这么老练的接骨技法,而且还能配草药治病。

    然而事实证明音音,并不懂医术。

    利昂的眉头锁成了疙瘩,“音音,你不会医术,你怎么给我治病的?”

    他从来没怀疑过,这个救他命的女孩,可就像司空珏说的一样,她不懂医术,怎么给他看病的?

    深山里,他只见过音音,没见过其他的人!

    音音的瞳孔骤然一缩,她的脸紧绷着线条。

    下一瞬,她拍拍自己的腿和胳膊,做了几个缠绕绷带的动作。

    利昂立刻会意,“你是说,你的腿和胳膊以前骨折过,有人给你治过伤,用过那些药,所以你记得?”

    音音点点头,她暗自深喘了一口气。

    利昂点了一下头,对司空珏说道,“是有人给她治疗过骨折,所以她记得,她只认识治疗骨折的草药,不认识其他的草药,也是有可能的。”

    司空珏的眉头一直没松开,似乎这样的解释说得通,但是接骨的手法要怎么解释?

    “那接骨也是那个曾经给你治伤的人教你的?”他问道。

    音音点点头,她的唇抿成了直线。

    “那个人是谁?他看见你在山里,只是给你治疗伤,没有带你出去?”司空珏继续问道。

    既然这么善心的给一个流浪儿治疗骨折,这么会还让她呆在山里?

    一个个疑团从他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似乎他的话触动了音音什么,她的眸里含着大颗的眼泪,折身就跑出套房。

    利昂不满的瞪了一眼看司空珏,“你到底在怀疑什么?你觉得一个哑女能害我吗?有人帮她治疗了骨折,然后走了,这个很奇怪吗?

    你别忘了,要是她想害我,根本不需要救我,她只要不管我,我就早死了!”

    他冲着司空珏斥责出声,就是司空珏害音音伤心的跑了,没人喜欢被怀疑,他想音音也不会例外。

    司空珏被利昂问的无语,的确如果音音要害利昂,真的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直接不管,利昂必死无疑!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你小心点。我去找初夏。”他说着离开利昂的房间。

    -

    琴笙吩咐完人去司空珏的药房拿药,然后去看明泰拍戏。路过湖边的时候,骤然看见一个身影走湖水的冰面上,朝着湖心走去。

    越来越薄的冰,被女人踩得发出破裂的声音。

    她吓得跑到湖边,“音音,危险!快点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