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66章 吃醋的男人不能撩(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当宫墨宸回到初夏的病房找琴笙时,便发现他的小女人不见了,初夏的房间里只有明泰和司空珏。

    “琴笙呢?”宫墨宸质问着初夏。

    “内个,琴笙走了,你不知道吗?”初夏扯着唇角说道,她对宫墨宸恐惧还没有散去。

    “走了?”宫墨宸的眉头低下,“聂锋一直在房间外守着,她怎么走的?”

    他的人看见琴笙走了,会不告诉他?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初夏心口一窒,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宫墨宸的话。

    “宫墨宸,你怎么和初夏说话?你女人丢了,凭什么找我女人要?”司空珏没客气的呛声回去。

    “我们知道你找不到琴笙着急,可是初夏还病着,她的伤还没好,而且初夏和琴笙的关系,初夏会害琴笙吗?要是琴笙不见了,也只是琴笙自己想走。”明泰说道。

    初夏自然不会害琴笙,琴笙消失的原因只能是琴笙自己想走,这点毋庸置疑。他能体谅自己好兄弟找不到自己女人着急,但是这些和初夏完全没关系!

    宫墨宸的唇深抿成直线,他当然知道初夏不会害琴笙,“琴笙走的时候,都和你说什么了?她去哪了?”

    初夏的眸光看向自己身边的两个男人,掂量着两个男人的武功,虽然说这两个单打独斗打不过宫墨宸,但是两个一起上的话,一定没问题。

    她壮起了胆子,手捂着抽痛的脖子,沙哑的声音问向宫墨宸,“宫总裁想知道琴笙去哪了。能不能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可以,你问。”宫墨宸说得坦荡荡。

    “今天晚上,你都去哪了?就是我离开酒店,到琴笙找到我和明泰之间的时间。”初夏问道。

    宫墨宸深黑的眉毛一扫,“我在酒店,和琴笙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没出去过?”初夏追问道。

    “一直在一起,一直到我们两个人看见你和明泰晕倒在车上,然后送你们来医院。”宫墨宸回答着。

    初夏一愣,一时间脑子有些转不过脑回路了,宫墨宸没离开过琴笙,谁害的她和明泰?

    “不可能,你怎么会一直和琴笙在一起?”她眸光一闪,“你敢解开你的衬衣扣子,让我们看你的脖子吗?”

    宫墨宸一愣,不过还是解开衣扣,“行了吗?告诉我,琴笙去哪了!”

    他森冷的问道,那语气绝对是,初夏不告诉他,他就立刻能灭了她的语气!

    从来没有人能这样命令他,如果不是为了琴笙,他就可以杀人了!

    初夏凝着宫墨宸脖颈上划痕,全身抖成了一团,她记得自己的挠了那个人的脖子,而宫墨宸的脖子上有划痕!

    “你,你说谎!”她冲着宫墨宸气吼出声。

    “我怎么说谎了?”宫墨宸完全听不懂初夏的话!

    “那个带银色面具的人,要侵犯我的时候,我醒了,我把他的脖子抓伤了。而你的脖子上有划痕!你敢说那不是指甲划伤的?”初夏咄咄地说道。

    司空珏和明泰都被初夏的话弄愣了,不过两个人都相信初夏不会说谎!

    “宫墨宸!你特么的衣冠禽兽!”司空珏冲了过去。

    明泰跟着走过去,“宫墨宸,你给我解释清楚!不然,别怪兄弟没的做!”

    宫墨宸唇角狠抽了一下,“我要找女人,至于找初夏!我没女人吗?我的脖子上的划痕是琴笙挠的。”

    也是醉了,那天小女人在他怀里撒欢,给他挠了一下,他脖子上就留下几个血道子现在还没好。

    “但是琴笙不在,我们怎么知道你没说谎?而且我打掉了那个人面具,我看见他一点脸,分明就是你!”初夏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琴笙也挠了宫墨宸?

    明泰和司空珏怔住了,“黑衣人是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口!

    宫墨宸的眉头压到了最低,“司空珏,你也觉得是我?别忘了,当初黑衣人和聂锋抢解药的时候,我在和琴紫娴订婚。难道我能分身?而且我脑子抽了,自己抢自己的解药,还把自己的解药毁了?”

    司空珏为了初夏要和宫墨宸拼命的心,瞬时冷静下来,“对啊,你不会毁自己的药z衣人不是你!”

    明泰也打量着宫墨宸,多少年的兄弟,他也相信自己兄弟的人品,琴笙不在的时候,宫墨宸都禁欲不碰女人,怎么可能琴笙回来了,倒憋不住的找女人,还找琴笙的闺蜜,除非宫墨宸疯了!

    “初夏,你再想想,是不是你记错了?”他问道。

    初夏看着两个男人,只觉得自己被怀疑了,“我没撒谎,真的!我真的挠了那个人的脖子!你们相信我!”

    宫墨宸一步步走向初夏。

    司空珏和明泰吓了一跳,宫墨宸一向森冷,尤其这个时候,他们只怕宫墨宸灭了初夏。

    “初夏晕倒了,没记清楚也是有可能的。”明泰拉住宫墨宸的手臂,连忙解释。

    “是的,初夏昏了,身体还不好,你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帮你问琴笙去哪,你别着急!”司空珏跟着说道。

    宫墨宸被两个男人抓得一身的别扭,“都给我松手,我不喜欢男人碰我!”

    “松开你行,你先答应我不许伤害初夏!”司空珏说道。

    “是,你有事和我说一样!”明泰松开宫墨宸,却挡在宫墨宸的面前。

    宫墨宸只差要把两个苍蝇拍死,“滚!我是让她亲眼看清楚,我的伤是新伤还是老伤!”

    这件事必须说清楚,不然初夏和琴笙说点什么,琴笙更不相信他了!

    噗!司空珏和明泰连忙闪开。

    “靠!大哥,你能别这么冷吗?吓死我了!”司空珏抱怨着,弄得好像要杀人的节奏。

    宫墨宸把自己划伤露出来,给初夏看,“看清楚了,我这个是老伤,你刚挠的伤口,不会这么快愈合。”

    初夏的眸光打在宫墨宸的脖子上,的确是老伤,最少已经养了两天以上了。

    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如果宫墨宸不是那个银色面具的人,那么她看见的那张脸又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