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62章 最浪漫的事(30)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护士推着初夏走出抢救室,司空珏和琴笙走过去看初夏,初夏的脖子缠着纱布,人还没有清醒过来。

    司空珏跟着护士推着初夏来到病房,把初夏抱到病床上。

    琴笙用消毒棉沾着水,涂在初夏干涸的唇上,初夏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好像风里就要凋零的叶子!

    “初夏,初夏!”司空珏轻声唤着初夏的名字,手一直握着初夏的手。

    不知道是喝到水,还是因为司空珏的呼唤,初夏睁开了眸子。

    眼前出现司空珏和琴笙的脸,她刚想张嘴说话,喉咙就疼到她说不出来。

    她一把拉住琴笙,很想告诉琴笙,那个要侵犯她的人,她看见了一点脸!

    琴笙扶住初夏的肩膀,“你伤了喉咙,别着急说话!医生让你静养的!”

    初夏摇摇头,她好像快点告诉琴笙,那人就是,就是……

    “你是担心水岩吧?你放心水岩已经被抓到了,现在聂锋证在审讯他!你要不要喝水?医生说,多喝水,对喉咙有帮助。”琴笙猜测着初夏着急的事,应该是急这个吧?

    她那过带吸管的水杯,放到初夏的唇边。

    初夏含住吸管大口的喝水,如果喝水真的有帮助,她要多喝快点让喉咙好起来。

    似乎干涩的喉咙被水滋润后,真的没那么疼了,她刚想张嘴说话,就听见手机的音乐声,她寻着声音望过去,便看见站在病房门口处,那高大的身影。

    她的眸光见鬼般的一缩,惊恐的下意识向后躲,她的额角逸出了细汗,脑中全部都是自己要被掐死的画面。

    她还不能死,她还有儿子要照顾,至少她现在不能死!

    琴笙扶住初夏的肩膀,“你怎么了?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到底你和明泰怎么晕倒在车里的?”

    她看得出初夏恐惧,她猜测着到底初夏经历了什么?

    初夏深吸了一口气,转瞬压下自己所有的情绪,摇了摇头,又指指自己的嗓子,她还没想好怎么对付宫墨宸,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初夏,别怕,我在这!”司空珏将初夏抱入怀里。

    惊恐的小女人,让他的心抽痛着,甚至忘了计较,她和明泰的事。

    初夏抬眸看向司空珏,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拉过他的手臂看,男人伤口还没有包扎,依旧裹着她的手绢,她的手指指他的伤口,生气的瞪了他一眼!

    司空珏笑弯了唇角,从来不知道初夏瞪他,都可以瞪得这么可爱!

    “在担心我的伤?放心吧,只是外伤,我看着你没事,一会儿再去包扎。”他解释着。

    反正这里是医院,他想什么时候找医生都能找。

    初夏的手推着司空珏,示意他快点去,那手绢上的血都浸透了,她不懂这个男人是不知道疼吗?而且刚才他还用这只手臂抱她!

    想着她都觉得是疼的,而他还在拖时间!

    司空珏的心荡漾出一种甜蜜,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初夏在关心他!

    “好,我再看你一会儿就去,行不行?你想吃什么,喝什么?告诉我,我去给你买。”

    初夏真的怒了,该死的男人,怎么还不去?他是想失血而亡吗?

    她拿着枕头拍身边的男人,让他快点走!

    琴笙笑弯了唇角,她就知道初夏的心,从来没有真的放下过司空珏!

    “好了,这里有我照顾初夏,你快去包扎吧!别让初夏担心了!”她对司空珏说道。

    司空珏这才点点头,“那行,我现在就去,马上回来,你帮我照顾她一下。”

    “放心吧,保证弄不丢初夏!”琴笙调侃道。

    司空珏这才折身走出病房门,去看自己的伤。

    总算把司空珏赶去看伤了,房间少了一个人,初夏牟然又感觉到了害怕,她的手紧抓住琴笙不放。

    正在这个时候,宫墨宸的手机响起,他阔步走出病房去外面接电话。

    初夏紧绷的神经这才松开,抓着琴笙的手也放开了。

    琴笙一阵诧异,初夏竟然怕宫墨宸?

    “你怎么了?嗓子能说话了吗?”她问道。

    初夏点点头,艰难的发出声音,“远离宫墨宸。”

    琴笙一怔,“为什么?初夏,你快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初夏的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每说一个字,都和刀片割喉咙一样的疼,“明泰来找我,我们遇上了音面具的男人,中了他的迷香,晕倒在车里。

    他想强上我,我打掉他的面具,我看见他的一半脸。”

    琴笙睁大了眼睛,“你看见他一半脸?你认识他吗?”

    正在这个时候,宫墨宸推门走了进来,“聂锋来了电话,说水岩招供了,是琴紫娴让给他钱,让他破坏掉衣服,他因为妹妹要出国留学急需要钱,所以就答应了。”

    琴笙生气站起来,“又是琴紫娴!我这次不会放过她!水岩呢?”

    “水岩死了,他想跑,结果被想暗杀他的人抓到机会,把他打死了。”宫墨宸说道。

    不得不说,有的人真的找死,聂锋让水岩出来作证,水岩害怕就抓个机会跑,结果反倒把自己的命丢了!

    其实,只要水岩肯作证,他倒是不会太为难水岩,至少他不会杀了水岩!

    然而现在,他们唯一的证人没有了。

    “是琴紫娴杀的水岩?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她的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琴笙的手攥紧拳头。

    “你想怎么算账?我送你去。”宫墨宸说道。

    琴笙忽然想起初夏还有一半的话没说完,她转头看向初夏,“初夏,你刚才说你看见银面具的人是谁?”

    初夏立刻摇头,“没看清,他一直带着面具。”

    她艰难的说道,没想到宫墨宸会突然进来,她怎么敢再说下去?

    琴笙怔了一下,可是刚才初夏的话,明明是看见的意思?

    难道她嗓子不好,所以表达错了?

    “哦,那你好好养病,我去处理琴紫娴!”她嘱咐着初夏。

    初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示意琴笙去吧。

    琴笙跟着宫墨宸走出房间,司空珏也包扎回来了,她看着司空珏走进初夏的房间,这才安心去找琴紫娴算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