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60章 最浪漫的事(28)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猛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冷意,她转头去看,便看见一个带银色面具的黑衣男人!

    “是你!”她惊呼到,她记得这个男人。

    就是这个男人在琴笙的成人礼上绑走了她和琴笙,还想强上琴笙!

    男人冷笑着,“不错啊,还记得我。”

    “你化成灰我都认识。”初夏狠狠说道。

    “呵呵,还是当年的性格,倔强的我喜欢!今天我顺便把你带走!”塔洛斯说着走过来就要抓初夏。

    初夏抡圆了手里的皮包,朝着塔洛斯的脸砸了下去。

    塔洛斯没防备,他向后退了一步,躲过女人的皮包,“我看你在找死!”

    他飞起一脚朝着初夏的手腕踢去!

    初夏闪身想躲,可是她不会武功,跟本就躲不开飞来的腿。

    就在她感觉到呼啸的腿风时,她吓得闭上了眼睛,激烈的碰撞声,就在她的面前响起,然而没有预期的疼。

    她诧异的摸着自己完好的脸,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在她不远处已经打上了两个男人。

    “明泰小心!”她没想到,明泰会来!

    “躲一边,别动!”明泰命令着初夏。

    初夏看着两个打在一起的男人,明泰的武功真的是真功夫,怪不得他的影片大买,这都是凭他的真本事!

    明泰和塔洛斯的武功势均力敌,不过明泰很快发现,塔洛斯的功夫很怪异,而且阴毒,他应对起来很吃力,就在他躲过塔洛斯扔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时候,塔洛斯的腿又朝他踢了过来!

    而他根本没时间再躲了!

    塔洛斯得意的要踢上明泰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抡向了他的脸!

    他的身体下意识的要躲,身体带动得他的腿,踢空了明泰,而那黑乎乎东西也砸在了他的脸上。

    “去死!”初夏狠狠说道,抡着自己的皮包猛砸塔洛斯!

    一股香味弥散开,这就是刚才塔洛斯扔东西,发出是香气。

    塔洛斯的面具被皮包砸得脱落,他连忙用手扶住自己的面具。

    初夏警觉的捂住自己的鼻子,这个香气她记得,她和琴笙就是闻了这个味道,才晕倒的!

    “别喘气!堵住鼻子!”她急忙告诉明泰。

    明泰顾不得用手捂鼻子,他趁着塔洛斯带面具的功夫,一脚踹在塔洛斯身上,反手拉住初夏,带着她跑出巷弄。

    初夏用钥匙按开司空珏的车,让明泰上车,随着汽车发动,她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她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我发现你不见了,就到处找你,酒店的服务生说你跑出酒店,我就让宫墨宸查你的卫星定位,知道你就在这里。你怎么会来这里?”明泰问道。

    “水岩在这里,是他弄坏的衣服,想要破坏我的秀,现在聂锋和司空珏正在抓他,但是不知道什么人想要杀了水岩灭口。”初夏回答着。

    “糟了,司空珏还在里面,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她猛然想起了这件事,转动反向盘,向回跑。

    明泰刚想说什么,他的头一阵阵的发蒙,“初夏,我头好晕……”

    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晕倒的靠在车窗上。

    初夏暗自叫苦,明泰一定是刚才吸到那个香气,才会晕倒的,她要怎么办?

    就算她开车赶回去,她也不能把没知觉的明泰一个人放在车上,那样太危险了!

    可是司空珏?

    她的心纠错着,最终决定,先把明泰送会酒店交给琴笙,她再带人回来救司空珏。

    然而,她也渐渐控制不住的大脑发蒙,药劲怎么会这么大?她只是闻到一点香气就屏住了呼吸。她抓住最后一丝理智,把汽车停到路边,倒在明泰的身上也昏了过去。

    -

    酒店里琴笙发现了状况,初夏走了,明泰说去找初夏也走了,她一直在忙着敬酒没顾上问他们的事,显然这么久的时间,他们还没回来,肯定不对!

    她走想坐在沙发上喝酒的宫墨宸,“初夏这么还没回来?明泰也没回来?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宫墨宸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小女人,晃荡着手里的酒杯,“你在问我?”

    “废话,我不问你,我问谁?你肯定知道!”琴笙呛声回去。

    “我是知道,不过我不想大声说话,你过来我告诉你。”宫墨宸说道。

    小东西问他话,还离他这么远,看他怎么罚她!

    额!琴笙额顶上划下无数的黑线,不想大声说话,他现在怎么说了?

    不过,想知道就要听话,她只能坐在男人的身边。

    “说啊?”她挨着男人坐下,继续问道。

    宫墨宸瞥了小女人一眼,“还远!这是秘密,只能秘密的说。”

    琴笙的唇角一抽,秘密的说,那不是要咬耳朵?

    她探头凑到男人的脸前,“说吧!”

    这样够近的了吧?

    在宫墨宸的眸光绞着小女人的脸,她嫩白的小脸上,细看连个汗毛都没有,而且就这么听话的在他的唇前!

    “再靠近点,你让我够着和你说?”他说道。

    琴笙只好又凑近了些,真的很近了,几乎就挨在男人的唇上,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湿热的气息。

    蓦然,湿热的东西舔了她的耳轮一下,继而咬住了她的耳珠。

    她下意识的想躲,可是已经被男人咬住,她连躲都躲不了。

    “你干什么?松嘴!”她压低了声音气吼着。

    这里人太多,她不敢大声音让别人听见。

    男人像是品尝甜点一样,一点点吃着她,完全没理会她的话。

    琴笙的脸爆红着,慌张的看着周围,好在她的职员都在一边喝酒玩酒令,没人看他们这里。

    “松开了,你不松开我就不客气了!”她一把抓向男人的裤子。

    他们两个并排的坐着,她被男人咬着耳朵,她的手只有抓那里最得劲,也最方便,当然也是最有效的,没有男人不怕自己的命根子出状况吧?

    琴笙的耳边灌进男人低低的笑声。

    “抓得我好舒服,这次是想给用手吗?”宫墨宸的牙依旧咬着小女人的耳朵,字从他的唇齿间逸出。

    琴笙的脸红到爆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