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23章 吃醋后的惩罚,疼 (16)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天啊!你不看病,也不要推叶薇啊!”韩情起身冲过去,扶住叶薇,“快点把衣服脱了,不然烫伤更严重。”

    她说着就解开叶薇的衣服,吩咐女佣去拿冰袋。

    “别,阿姨,不能脱!”叶薇连忙按住自己的衣服,羞涩看向宫墨宸。

    韩情轻笑一声,“这里都是女佣,你怕什么?你和墨宸在森林里一年,不是都睡在一起吗?你还有什么就好忌讳的?”

    她说着扯掉叶薇身上的衣服,惊叫出声,“天啊,都烫红了,冷水,墨宸,你去看看冰袋怎么还没拿来?快点!你这个孩子,要不是我强扯开衣服,你要自己忍多久?会落疤的!”

    “阿姨,没那么严重。”叶薇的脸尴尬着红着,手臂环抱住自己,遮挡着身上的重点。

    琴笙倒吸了一口冷气,叶薇可以当着宫墨宸的面脱衣服,而且还和宫墨宸睡了一年?

    似乎信息量太大了,让她的脑内存明显不够用了,她折身离开的餐厅,只觉得这里的空气都让她窒息!

    不想去看宫墨宸给叶薇拿冰袋,帮叶薇敷伤口。

    就在她跑上楼想关上房门的时候,男人闯了进来。

    “宫墨宸,你还不给叶薇拿冰袋,小心她落背的疤,不好看了!”她狠狠说道。

    “女佣去拿了,不用我拿。”宫墨宸说道,他的手推着房间大门,“打开,让我进去!”

    “所以呢,你现在有时间找我算账了?我烫伤你女人,你心疼了?”琴笙用身体依靠着大门,坚决不让男人进来!

    宫墨宸的眉头沉下,“我数一二三,你不开,别怪我不客气!”

    琴笙依靠在大门上,她吃拧了吗?放他进来,他不更对她不客气了?

    “就不开,有本事你别闯啊?”她呛声回去。

    宫墨宸额顶一黑,有本事他别闯?不闯他进得去吗?

    他的手臂用力一击,将大门推开。

    依靠在门板上的琴笙,被门撞得朝地面栽去,没有预期的疼,她被男人的长臂捞入他的怀里,两个人依靠在门上,大门咔吧被锁上。

    “你觉得,我有没有本事?”宫墨宸戏虐着问着怀里的小女人。

    “不许你抱着我!”琴笙抬脚踩在宫墨宸的脚上,可惜是拖鞋的,没有一点威慑力。

    宫墨宸没管在他怀里撒欢的小女人,长臂将她锁住,“你想问我什么?你问,我告诉你。”

    他沉声说道。

    琴笙心口一窒,她想问什么?就在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想问了,只怕听到让她撕心裂肺的答案!

    “我没想知道什么,你滚!滚!”她气吼出声!

    宫墨宸的下巴抵在小女人的头上,“琴笙,答应我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相信,相信我,我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只有我一个?宫墨宸,你说谎也有点技术含量行不行?你妈妈说你们在森林里一年,你们都睡觉在一起!”琴笙的气到发颤。

    真心是连骗她的理由都懒得找了。

    “在森林里一年,我是和她睡在一起,那是因为当时我受伤了,她照顾我,而山洞的里条件简陋,只有一块能睡觉用的石板,我们只能挤在一起。不然就要睡下面凹凸不平的山洞。

    但是只是睡觉,而且我还受伤,伤得很重,有一段时间我连意识都没有,你觉得我能做什么呢?”宫墨宸解释着。

    “连意识都没有?”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那不就是,你被她看光了?”

    怪不得叶薇当年会在新闻里曝光宫墨宸的尺寸,后来她知道宫墨宸一直是爱她的,只是为了保护她用叶薇当借口,把她推开,她还以为是叶薇胡乱说的,纯属巧合!

    宫墨宸脸色一僵,“你胡说什么呢?她是医生,我对她只是病人!她看过的病人多了,还有大手术脱光的呢!难道为了不避讳,那些人都连病都不看了?”

    他忽然决定,以后自己的私人医生要换一个男的了,不然一病,小女人还不就和他闹?

    “那些人?很多人吗?”琴笙抬眸看向宫墨宸。

    “伤了很多人。都是靠叶薇一个人救治,她一个女人,要照顾我们一堆男人真的不容易。”宫墨宸说道。

    他对叶薇的各种好,不过是感念叶薇对他的帮助,但是着和感情无关!

    “那你去森林这一年,是去干什么?”琴笙追问道。

    那年她17岁,她记得清楚,宫墨宸走了一年,回来的时候,身上好多疤痕,后来他怕吓到她,做了去疤痕的手术,才去掉那些难看的疤。

    宫墨宸的眸色一沉,“那一年,没什么,你晚上没吃饭,我让佣人给拿饭上来。”

    琴笙的眸光打在宫墨宸的脸上,“你是年初回来的,舅舅是年初死的,那一年,你是去杀我舅舅?”

    她找到了答案,不然哪来的这样的巧合,他去了森林一年,而她舅舅就是那一年死的,而且她舅舅也死在森林里的。

    当时,她只是听到一个大概,没敢深问外公。只怕外公的心脏受不了。

    现在看来,外公说的,是宫墨宸杀的她舅舅,这句话,绝对是真的。

    宫墨宸的唇抿成了直线,“琴笙,这件事我会和解释,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至于你舅舅的事,我不想你知道太多。”

    他的手摸着女孩的额顶,他真的不想让琴笙知道太多,而且那些事从综复杂,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而且里面还牵扯一些国家军队里的机密。

    他不能让琴笙被牵连到这些事上来。

    琴笙苦扯了一下唇角,“我只问你,我舅舅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宫墨宸窒息着,良久才说出了一个字,“有。”

    琴笙从男人的怀里起身,一步步的向后退,“你知不知道,我外公就我舅舅一个儿子,你知不知道,你杀的人,是我的舅舅?”

    “琴笙!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去执行任务,并不知道他是你舅舅。”宫墨宸说道。

    “执行任务?谁能让你去执行任务?”琴笙反问道。

    宫墨宸的唇抿成了直线,“就算你想要找我报仇,也要有好身体,现在给我吃饭!”

    “你告诉我,你到底执行什么任务?”琴笙质问道。

    如果,他真的有难言之隐,如果,不是他的本意,是不是她能去和外公解释?请求外公原谅?

    门外走过的叶薇,陡然顿住脚步,她的眸光错愕的打在大门上,执行任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