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20章 吃醋后的惩罚,疼 (13)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尴尬着脸色,她要怎么说同意还是不同意呢,毕竟她是宫墨宸的母亲。

    “阿姨想住在哪都可以。”她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韩情浅笑嫣然,“还是我的儿媳妇懂事,比我这个儿子强多了,也到中午了,你和墨宸留下来吃饭吧!”

    宫墨宸将琴笙向怀里一带,把她从韩情的身边拉开,“她公司还有事情,我送她走。”

    他没等韩情说话,就拉着琴笙走向大门。

    琴笙还没来得及和韩情道别,就被男人塞进车里。

    随着汽车开走,一道身影走客厅,“看见了吧,他有多紧张那个丫头!”

    韩情生气的挥手把身边高几上摆放的花推到了地上!

    “为了这个丫头,他竟然不让我露面!”

    “所以我早劝你,曝光自己,你自己不露面,他能藏你一辈子!”塔洛斯说道。

    “呵呵,我这次就要出去了!车准备好了吗?”韩情问道。

    “准备好了,记者也都准备好了,保证你一次成为新闻公众人物,他再不能藏着你了!”塔洛斯说道。

    “好,我现在就上车!”韩情走向别墅的后门。

    汽车上,琴笙依旧能感觉到男人周身的冷意。

    “被我看见你妈妈,你很不高兴吗?”她忍不住问道。

    她最讨厌男人这个样子,不高兴说出来,大不了骂出来,给她冷脸,到底是什么意思?

    宫墨宸的没有压到了最低,“为什么不相信我?看见新闻就跑来了?吃醋也该有个限度!”

    琴笙心口一窒,“我吃醋?我只是好奇,你到底藏了什么人!”

    她不会承认,她是吃醋,看见新闻里,男人一大清早就去山里,再加上他立刻删除了新闻,她怎么可能不多想?

    “要我说多少次,我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个!是不是我说过的话,你都记不住?”宫墨宸气吼出声。

    琴笙的唇角一抽,“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连你有妈妈,我都不知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宫墨宸沉默了,片刻,才逸出他的话,“该让你知道的,会让你知道的。”

    琴笙的心无助的颤动,看来宫墨宸还有很多事没有告诉她。

    相爱的人不是应该坦诚吗?而他所有的事,都不告诉她!

    “那你到底什么能告诉我?为什么杀我妈妈,你能说了吗?”她逼问道!

    宫墨宸的手猛然一带方向盘,将车带到路边,侧身压上女人的身,唇猛然吻住她的唇,横冲直撞在她的口腔里。

    琴笙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攻城略地,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眩晕,这个剧情逃脱的太快了!

    她挣扎着扭头躲过男人的唇,“混蛋,我们很熟吗?你凭什么吻我?”

    他的事,她到底知道多少?

    宫墨宸声音暗哑着,“到底怎么才算熟?天天睡一起,晚上还光着躺在我怀里,这叫我们不熟?”

    琴笙气到脸色苍白,“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她的心抽痛着她说的只是,他对她有太多的隐瞒!

    宫墨宸眉头上的川字紧锁着,“答应我,不要问,就这样留在我身边,到你该知道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你!”

    只是现在不行,真的不行!

    他伸手将女人搂进怀里,他也想把自己所有的故事,都告诉她,但是她不会原谅!

    他的眸子痛苦的合上,他知道自己很无耻,就这样瞒着她全部,只为了留她在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

    不管他有多少理智,他都无法说服自己放她离开,她融入他的生命,那是他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琴笙的头被男人扣在他的怀里,她艰难的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宫墨宸,你还想骗我多久?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告诉我?”

    “如果我想骗你一辈子,你愿意吗?”宫墨宸的声音暗哑着。

    琴笙苦笑着,幸运的女人,被男人骗一辈子,不幸的女人被男人骗一阵子。

    她要感叹自己幸运吗?

    然而她却没时间陪着他,让他骗一辈子,外公的病也等不起,她必须在外公死前,让外公看到她把所有的仇都报了。

    “我想回拍摄现场,麻烦你送我回去。”她冷声说道。

    “好,我送你。”宫墨宸松开小女人起身做好。

    他的没有一直没有松开过,压得低低的。

    当他们的车到达度假村的时候,他们的车就被一群群围观的记者围住。

    “云小姐,请问你对宫墨宸清晨去山里的别墅怎么看?”

    “听说那别墅已经盖了很多年了。”

    “对,据说有人看见是个女人居住!”

    记者们忙不迭的发问,一个个的麦克风对着琴笙。

    宫墨宸从车上下来,绕道琴笙的那边,打开车门护着他的次小女人下车。

    聂锋赶过来,带着一群保镖拉出人墙,护送宫墨宸和琴笙进入。

    “云小姐,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金屋藏娇确有其事?”记者问道。

    琴笙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宫墨宸并不想让自己的妈妈曝光。

    正在她犹豫着到底要不是说的时候,另一辆汽车开了过来,韩情从车上大喇喇的走下来。

    “别为难他们了,我就是住在别墅里的女人,你们有事的话,就问我。”韩情说道。

    宫墨宸的眸光冷看向韩情,下意识的将怀里的琴笙抱得更紧。想要让聂锋去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记者们蜂拥的跑到韩情的身边,问道,“请问,你和宫总裁是什么关系?”

    韩情轻勾了一下唇角,“我就是宫墨宸的妈妈韩情。”

    当她的话一出口,所有的记者都发出惊异的声音,没人会想到一个被收养多年的孤儿的妈妈竟然还活着。

    “您是宫总裁的妈妈韩情?那请问,宫总裁的父亲是谁?”记者追问道。

    “他爸爸早就死了,我不想提已经故去的人,今天要不是你们误会我的儿子,我也不会出来和你们说清楚。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吗?我儿子没金屋藏娇,也就是藏我这个老太婆,只为了让他的妈妈过点清静的生活。”韩情说道。

    “那以后呢?您还要会深山里居住吗?”记者继续问道。

    “不回去了,我要和我儿子一起住。”韩情自顾自的说着,没去看宫墨宸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