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16章 吃醋后的惩罚,疼 (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男人衬衣里健美的身体,像是磁铁一样吸附着叶薇的眸光,她的唇抿了又抿,全身从里到外的燃烧起一股难耐的火,烧心一样的让她只想抱住男人,灭自己身上的火。

    她的手摸在男人的肩膀上,他的肌肉紧实的在她的手心里,舒服的触感就算隔着衬衣,也能感觉到。

    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就在她的眸底,他长长的眼裂,粗重浓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她找不到他脸上一点不完美。

    她的指尖轻触着男人的薄唇,他起伏的胸膛肆意散发着他雄性的魅力。

    叶薇所有的意志力都被男人击败,她控制不住的想要吻上他的唇,品尝到他的滋味。

    对不起宫墨宸,我好想吻你一次,就一次……

    她暗自对自己说着,她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爱他的心,让她失去了理智。

    她低头渐渐靠近男人的唇,眸里凝着他是脸,男人的气息灌入她的鼻息,脑中却席卷出,她被男人压在身下强行进入的画面。

    她的心骤然一冷,她这样残破的身体,要玷污他的完美吗?

    就在她的唇要碰到他的唇角的一刻,她抬起了头,那一次,她拿到了救男人蛇,却也失去了爱这个男人的资格。

    她把他扔到桌子上的西服拿起来,盖在他的身上,折身要走。

    酒醉的宫墨宸被惊扰到,他伸手抱壮里的女人,“宝贝,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含糊的低声喃着,可见他喝了多少酒。

    叶薇全身僵硬的在男人的怀里,第一次被他抱住,让她全身紧张着,局促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宝贝,男人一声声叫着宝贝,说着对不起。

    她的心头泛出浓重的酸涩,她多想让他叫一次宝贝,把她放在他的手心里,宠爱一次。可是她却知道,宫墨宸嘴里的宝贝不是她,是琴笙。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落,紧闭的唇,压抑着哽咽的声音,而她腰上男人搂着她的手臂越来越近,她转眸看向男人,不受控依偎在他的怀里……

    -

    琴紫娴的房门被敲响,她郁闷的蹙起了眉头,“真笨,你别告诉我,你这么半天连门都没进!”

    她打开房门,没看见预期的叶薇,却看见琴笙。

    她的脸白了一下,第一时间先想自己刚才话,有没有说漏什么。

    “小姑在和谁说话?”琴笙抬步走进房间。

    琴紫娴扯动了一下僵硬的唇角,“和,和女佣啊,我让女佣去给我拿一瓶酒,我还以为,她没进去酒窖的门呢!你来找我干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总算把自己的话圆了过去。

    “我来找小姑,自然是有事。听爷爷说,要给小姑物色男朋友了,我看我也要放心了,你嫁人了,也就不能再缠着小叔了。”琴笙大喇喇的说道。

    琴紫娴心口一窒,“你胡说,爸爸什么时候说这样的话?”

    “你觉得,琴家会留一个老姑娘在家?以琴家在h国的地位,怎么都不会有嫁不出去女人吧?”琴笙故意挤兑着琴紫娴。

    “你说谁嫁不出去?”琴紫娴瞬时火了,“不是你阴魂不散的回来,我和三哥已经结婚了!”

    她的手攥成拳头,琴笙说的,也不是无稽之谈,她这样的家庭,肯定是不会让她一辈子不嫁的。

    然而,她不能嫁别人,她还等着做宫太太呢!

    “呵呵,你觉得,我不在,你就可以嫁给小叔了?琴紫娴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我离开小叔,给你一次机会怎么样?”琴笙终于把话扯到了正题。

    “你会离开三哥,给我一次机会?”琴紫娴不可思议的看着琴笙。

    “当然不会。”琴笙一字一句。

    “你耍我?!”琴紫娴只差一巴掌扇向琴笙了,简直是在玩她!

    琴笙轻勾了一下唇角,“小姑别生气啊,想要我给你机会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你要拿什么换?你愿意为小叔付出多少呢?”

    琴紫娴瞬时明白了琴笙的话,“你想和我谈条件?你想要什么?”

    “我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利昂,你交出利昂,我就离开小叔。”琴笙说道。

    利昂失踪越久,他就越危险,她离开宫墨宸,宫墨宸不会有任何改变,但是她就可以把利昂救回来。

    想到那个为了给她找证据,生死不明的男人,她就深深的愧疚。

    琴紫娴冷笑出声,“你想要利昂?可惜我不知道利昂在哪!”

    她是真的不知道,塔洛斯把利昂弄到哪里去了,而她也不敢告诉琴笙关于塔洛斯的事。

    “你不知道?别告诉我,这条脚链你不认识?”琴笙拿出口袋里的脚链,在琴紫娴的眼前晃了一下。

    琴紫娴的脸苍白着,脚链上有她的名字,她否认不了,“我的脚链丢了很久了,谁知道是什么人偷了我的脚链,又把脚链扔到了什么地方?”

    她扯着自己的理由。

    “这么说小偷也是够辛苦的,偷了东西不说,还要大老远的跑到工地,帮你扔脚链?”琴笙说道。

    “我,我怎么知道脚链为什么会在工地?光凭一个脚链,也证明不了利昂失踪和我有关!”琴紫娴咬牙说道。

    “小姑,在宴会厅放炸弹的人就是你,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在自己千辛万苦挣来的订婚上,放炸弹毁自己的订婚呢?”琴笙问道。

    就是因为这点说不通,她才一直没怀疑琴紫娴。

    琴紫娴有多想成为宫太太,是人就能看出来,她为什么要在到手的一刻,把自己的订婚毁了?

    “放炸弹的人是你,你少诬陷好人!”琴紫娴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我有没有诬陷你,你心里清楚,既然有一个人有当年的证据,我想一定还能找到第二个人。小姑,你这辈子就别想得到小叔了!”琴笙咄咄的说道。

    她折身要离开琴紫娴的房间,没逼琴紫娴交出利昂,她只能想别的办法。

    琴紫娴的牙咬得生疼,“别以为三哥就是你的,别忘了三哥的身边还有叶薇!这么多年,叶薇在三哥身边,你猜他们都做过什么?”

    “你胡说!”琴笙立刻反驳道。

    “谁胡说了,你敢说,你比叶薇更了解三哥的事?你知道三哥多少事?说不定现在三哥正抱着叶薇呢!对了,好像叶薇没在她房间里。”琴紫娴阴险的说道。

    琴笙的眉头低压下,阔步走出房门,直奔宫墨宸的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