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12章 吃醋后的惩罚,疼 (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一把拉住琴笙的手,“别去!别去问。”

    “就算他说不爱,至少也能让你死心!初夏,这么多年了,你没忘了他对不对?”琴笙问道。

    想来,天天看着那个男人的翻版,有怎么会忘掉那个男人呢?

    不管是痛,是爱,还是伤,至少他都是那个对她很重要的人。

    初夏的牙狠咬在自己的唇上,琴笙的话无疑点在她的痛处,他就是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男人,她也狠自己,可是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片刻,她才发出声音,“我特么的贱,是不是?明泰这么好的男人,我还不要。那个混蛋到底哪点比得上明泰?”

    可是人就是这样奇怪,并不是谁好,就可以爱上谁。

    爱从来不问理由,不问因果,只是回眸间,刻在眼里心里,那就是爱。

    如果一定要给爱找一个理由,那只是因为,他是他,或者,她是她。

    “别这么说,你怎么知道司空珏不爱你呢?如果他不碰莘彤的话,他对莘彤只是责任!其实,我觉得你爱他的话,可以为自己争取!”琴笙说道。

    只有责任没有爱的婚姻,对谁都是可悲的,她还是希望他们三个人各自能找到自己的真爱。

    初夏摇摇头,“就算有一天我可以原谅司空珏给我灌药打掉健健,我也无法伤害莘彤。琴笙,你告诉我,是你的话,你会争取吗?莘彤的全部世界就只有司空珏,如果我抢走了司空珏,她要怎么办?”

    琴笙的眉头压下,莘彤的确是个问题,那个善良的和水晶一样的女孩,怎么可能忍心伤害莘彤?

    只怕有一天司空珏离开莘彤,莘彤会伤心死!

    大门被敲响,琴笙转头去开门,聂锋送来了衣服和药膏,她拿进去给出初夏穿。

    转眸间,看见被雪茄的烟雾笼罩着的初夏,淡淡的伤……

    “换上衣服,我给你涂药膏。”琴笙说道。

    初夏拿过衣服穿上,药膏她没让琴笙涂,自己麻利的抹在身上的淤青处。

    两个收拾好的女人,走出休息室。

    初夏被聂锋送走,而琴笙被宫墨宸抓上车。

    “你干什么?”琴笙不满的掰着男人的手臂。

    “谁让你来这种地方的?胆子肥了连酒吧街都敢来?”宫墨宸教训着小女人。

    “酒吧街怎么了?为什么不敢来?上学的时候,我就和同学去过酒吧街。”琴笙呛声回去。

    酒吧街没问题,只是她们这次没遇上好人。

    “你以为h国,是你上学的的国家一样?你上学的地方,酒吧只是买酒很规矩的,h国的酒吧不一眼个,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不许来踏进酒吧街!”宫墨宸斥责出声。

    琴笙翻翻眸子,她哪知道,这里的会不一样,“那些人呢?你都抓了怎么处理了?”

    “还没处理,我们现在去看看。”宫墨宸说道。

    汽车开到一处荒凉的地方,就在空地上有躺着的,有站着的,有很多人。

    琴笙下车走过去看,便看见躺在地上的严彪。

    她的手臂环抱在自己的胸前,“严彪,我说过,要踏平你的酒吧,怎么样?你的酒吧明天开始不用开了!”

    “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是云小姐,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我们吧!”严彪说道。

    “饶了你?你觉你强上了莘彤,你能被饶?就算送你到法院,你也要被判刑的!”琴笙说道。

    “我没强上成,还没,”严彪的话顿了一下,有些局促,“还没进去……”

    聂锋一脚踹在严彪的胸口上,“你还想进去?找死!”

    “饶命,别打了!我磕头道歉还不行吗?不过我真的还没弄破她!”严彪喊道。

    要是这样就丢了一条命,真的太冤枉了,他还没来得及弄破好不好?

    琴笙松了一口气,好在没对莘彤造成更大的伤害。

    宫墨宸的手响起,他接通了电话,里面传出司空珏的声音。

    “初夏怎么样了?她受的伤重吗?那个混蛋严彪说什么了?”

    “你可以放心了,严彪说,他没弄破莘彤。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你想怎么处置严彪?”宫墨宸说道。

    “你先告诉我初夏怎么样了?”司空珏提高了音量。

    “我怎么知道,你女人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女人没事。你想知道自己去看初夏。严彪,你到底管不管,你不管我就放了他!”宫墨宸说道。

    司空珏的唇角狠狠一抽,“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初夏不是和琴笙在一起的吗?不然,你把电话给琴笙,我问她!”

    “司空珏,我是你佣人吗?你什么态度?”宫墨宸不满的说道。

    “算了,我自己去看初夏,你把严彪放了吧,他吃过药了,活着对他才是最痛苦的!”司空珏说道。

    “好,正好我也想让他生不如死!”宫墨宸满意的挂上电话。

    “把严彪放了,其他的人给我打,只留一口气,扔出h国,永生不得再进h国!”

    他吩咐完手下人,拉着琴笙的手,带她上车。

    琴笙好奇的问道,“司空珏给严彪吃了什么药,让他生不如死?”

    宫墨宸的头低下,唇几乎碰在小女人耳轮上,“想知道,回家我告诉你。”

    琴笙躲开男人的唇,“不想说就算了,我还不要听呢!”

    宫墨宸长臂将小女人搂住,“就是让他这辈子都碰不了女人的药。”

    琴笙眸光一闪,“还有这个药?司空珏真本事。”

    她的小脑袋里,盘算着下次去司空珏那里看健健,要不要找司空珏要点药呢?

    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想什么呢?想要给我吃药?”

    看着小女人的眸低闪着狐狸般狡黠,他就知道她小脑袋里转着什么了。

    琴笙的唇角扯了一下,“才没呢!你果断想多了!”

    “没有,你笑得和狐狸似的?给我打消这个念头,不然我保证让你下不了床!”宫墨宸的手指掐住小女人的下巴,逼她看着他。

    “你真的误会了,我怎么会让你无能呢?这么好用,你慢慢用哈!”琴笙应付的说道。

    “慢慢用?喜欢慢点的?我们现在就来慢点的……”宫墨宸说着按动汽车里的隔音板,将小女人压在后座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