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11章 吃醋后的惩罚,疼 (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的手握住自己被扯坏的衣服,刻在她眸里的是相拥的男女,男人保护的将女人全部拥进怀里,一阵阵的刺痛在她的眸底。

    她心尖的冷,冻澈了她全身,司空珏的眸里只有莘彤……

    顿痛在她的身上肆意蔓延着,她扯动了一下僵硬的唇角,“我带坏你的莘彤?”

    他的莘彤,莘彤才是他的女人……

    司空珏的眉头压下,不远处的女人,一头酒红色头大波浪的头发,连衣紧身的豹纹裙,v字的领口半露着她傲人的事业线,黑色的网状丝袜让她的腿更加纤细修长。

    他搂在莘彤腰上的手,不受控的抓紧了。

    “既然发现莘彤,就该把她送回家,为什么带她来这种地方?她从来没去过这样的地方!”司空珏冷声说道。

    他掌控不了初夏,这个女人像是天生的妖精,他每一次见到她,她都可以更妩媚的勾他的心神,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他给不了莘彤想要爱,只能保护莘彤一辈子安然,而他连这点都没有做到!

    莘彤发抖的身体,让他的心揪痛,她凌乱的衣服,让他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就算没有完全侵犯,莘彤也是被侵犯了。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心里的女人是初夏,所以他接受不了莘彤。

    他不想怀揣着另一个女人,和莘彤发生关系,不管对莘彤,还是的对初夏,都不公平!

    所以,他对莘彤更自责,更愧疚。

    为什么不把莘彤送回家,或者给他打个电话,这样他就可以不用对莘彤这样愧疚!

    “司空珏,你还讲不讲理?如果不是初夏,莘彤在大街上就被抓走了!”琴笙冲过来说道。

    她看得见初夏苍白的脸色,她知道初夏有多少伤,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指责,而指责的原因,是为了这个男人想保护的女人!

    “如果,你们肯给我打个电话,这些事都不会发生!”司空珏冷声说道。

    他找不到莘彤,给莘彤打电话也没人接,估计被拉黑名单了,他只好去找宫墨宸,让他拿卫星定位找莘彤的位置。

    结果查到莘彤在这里,宫墨宸顺手查了一下琴笙,没想到琴笙也在。于是他们两个就赶了过来。

    这里是酒吧街,是龙蛇混迹的地方,女生要来,都要跟着自己的男人。否则很容易出事的!

    显然她们就惹到了这里的地头蛇。

    “司空珏,如果不是你让莘彤伤心,她又怎么会跑出来?我们陪着她散心,还是我们错了?既然如此,麻烦你把你的女人看好了,别让她在出你的院子一步!”琴笙没客气的呛声。

    她们陪莘彤,本身没有错,谁也不想遇到这样的事,难道她们想遇到严彪?

    莘彤似乎才从惊吓中缓解出来,她的手抓着司空珏不放,像是吓坏的孩子,“珏哥哥,我要的回家,我要回家。”

    司空珏安抚地摸着女孩的头,“别怕,我带你回家,我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你受伤了没有。”

    “不要,我不要看,不要!”莘彤像是受惊的挣扎着,要脱司空珏的怀抱。

    “好,我们不检查,我带你回家。”司空珏的心一沉。

    他抬手整理好莘彤的衣服,抱着她走向大门。

    琴笙走到初夏的身边,“你没事吧?”

    她检查着初夏身上的伤,初夏的手臂上都是被人抓的淤青,裙子也都撕破,只能用手抓着,根本不能走动。

    “我没事,帮我买条裙子。”初夏说道。

    琴笙回头看向宫墨宸,“去给初夏买条裙子和治疗淤青的药膏,我带她到休息室等。”

    她扶着初夏进休息室。

    “行,聂锋快去!”宫墨宸吩咐着手下。

    他折身想要跟琴笙进休息室,就被小女人关在门外。

    “你不方便进来!”琴笙说道。

    她锁好门,走向初夏,“你的皮包我帮你拿过来了,你没事就好,别怪司空珏,莘彤那样子是让人心疼,毕竟莘彤是他的未婚妻,他不能不管。”

    初夏拿过皮包,从里面掏出一盒雪茄,拿着打火机想点烟,就是发颤的手,怎么都打不着打火机,“你不用安慰我,我和他这辈子都只有仇人的份!他要和哪个女人好,和我没关系。”

    她的手插入自己的头发,脑中司空珏抱着莘彤的画面挥之不去,一遍遍的在她眼前回放。

    琴笙的唇抿成了直线,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初夏。

    就算她再怎么隐忍,再怎么说着不在乎的话,都抑制不住她全身的灰败之气,仿佛被折贬入凡间的精灵。周身透着她的悲凉和心碎!

    头一次,她没管初夏抽雪茄,她的手握住初夏的手,“我帮你点。”

    初夏越是装没事,她就越知道,她有多伤。

    跳动的火光捂不暖,冰裂般的眸子,初夏深深吸进一口雪茄。

    片刻,冷笑出声,“我是不是很失败,不要钱,不要负责,给人家生儿子,结果人家还不要,要亲手打掉孩子。

    救了人家女朋友,还被人指责,为什么不把人家女朋友送回家!”

    初夏只觉得日了狗,到底她做错了什么?

    琴笙的手扶在初夏的肩头,她能感觉初夏依旧发颤的肩,碰上这样的事,怕的何止是一个莘彤,难道不初夏不怕。难道初夏不是的女人?

    她轻叹一声,“我觉得司空珏对莘彤不是爱情?不然,为什么他宁愿把莘彤气哭,都不碰她?你想过没有,他也许,爱的人是你?”

    初夏银铃的笑声响起,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他要是爱我,怎么会亲手给我灌药打掉我们的孩子?冲过来的时候,怎么会只看见莘彤受伤,没看我一眼?”

    琴笙再找不到的为司空珏开脱的理由,从莘彤的话里,她能感觉到司空珏是深爱着一个人,可是除了初夏,她想不到还能有谁了。

    “他在怀疑健健的身份,要是他心没你,又怎么会注意到的健健,如果不是宫墨宸让人替换了头发,他已经查到健健就是他的儿子。

    不管爱不爱,还是问清楚。毕竟孩子需要完整的家。不然,我去问问司空珏,问问他到底对你是什么心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