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09章 吃醋后的惩罚,疼 (2)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的心口好像是被石头堵住了,望着莘彤无辜的眼睛,她的脸尴尬地白着。

    “他,他,我们以前是认识,但也不知道他的事……”

    “你骗我!”莘彤气鼓着脸说道。

    琴笙吓了一跳,难道莘彤知道初夏和司空珏的事了?

    “对,我们只是认识,不是很熟,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他和什么女人有,有关系?”

    她发誓说谎是她这辈子最痛苦的事,可是面对着莘彤和初夏,她只能这样做。

    “是的,我们和他不是很熟。”初夏的心拧巴成了一团乱麻,只怕是莘彤发现了什么。

    莘彤的嘴撅起来,“你们还说和他不熟,不熟你们帮他撒谎?他当年去釜月色的事,新闻都曝光过了,连我都知道,你们会不知道?”

    琴笙只觉得一口气喘了上来,原来莘彤说的是这个。

    “那个时候,你不是病着吗?所有司空珏就住在釜月色,他和一个叫齐琪的小明星在一起。

    不过,那个小明星后来死了。你别瞎想,司空珏一定不是的喜欢上别人了。”

    莘彤眉头蹙成了疙瘩,“齐琪,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就是一个小明星,真的死了,你放心吧!司空珏再怎么样也不惦记这一个死人!”初夏劝着莘彤。

    她的额角都逸出了冷汗,还好莘彤没怀疑她什么。

    “那你说,他还可能喜欢谁?不然,他为什么都不碰我?我长得很丑吗?我很差吗?”莘彤委屈的哭出来。

    如果是那个齐琪还活着,她的心情会好些,至少自己的对手是明星。可是现在她连个对手都没有,而她还是输了!

    她抓起面前的酒杯往自己嘴里灌酒,再没什么比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更痛苦的了。

    “好了,别喝了,他不是很疼你吗?你忘了,你说过他是最好的男朋友!”初夏夺过莘彤的酒杯。

    莘彤扑到初夏怀里大哭着,“他是最好的男人,真的,他对我很好,很好,可是我不想只做他的妹妹,我想做他的女人!初夏,你教教我,怎么能上了他?”

    初夏的额顶一黑,莘彤竟然让她教她怎么上了司空珏,更让她意外的是,司空珏竟然会禁欲。

    她把酒杯递给莘彤,“至少你还在他的身边,是他最牵挂的人,能在他的心里占着一个重要的位置,被一个人心心念念着,就算没有肌肤之亲,也是幸福的。

    说明他是因为喜欢你而喜欢你,不是只因为肉体上的愉悦。”

    她想喜欢人,总比只喜欢和这个人滚,要好吧?

    毕竟人更重视的是感情,不是肉。

    莘彤的唇抿成了直线,她知道自己是司空珏心里很重要的人,可是她要的不是亲情,不是重要,是爱!是他爱她!

    她一杯酒灌进肚子里。酒真的是好东西,头晕晕的,让她没脑子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

    初夏拿着酒杯和莘彤碰杯,陪着莘彤一起喝。

    她觉得最苦涩的人应该是她吧,既没有被男人的爱,也没有亲情,更没有什么重要的位置,而她还给他生下了儿子。

    琴笙看着对面两酗酒的女人,不知道要劝什么好,她的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新欢和旧爱的组合也这算奇葩了!

    就在几个女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纠复中的时候,酒吧里走进来一群男人,为首的男人,气势汹汹的走上去二楼的楼梯。

    “一群废物!我特么的养你们白养了!”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向上走。

    “彪哥,这不怪我们,那个女人太过分了,洒我们风油精。”手下吐槽着。

    他们什么都防,就是没防风油精!

    严飚转身一脚要踢上自己手下的身,余光滑过一抹白色的身影。

    他瞬时顿住脚步,朝着远处的沙发望去,站在二楼的楼梯上,正好能看见女人半个身影。

    “呵呵,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竟然自己跑我的酒吧里了!”

    他的手下顺着严飚的眸光看过去,“我靠,原来她们躲在这啊!怪不得我们找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我现在就去抓她们!”

    简直晕死,他们找了所有的地方,可就是没找自己的酒吧。

    严飚一把拉住手下,“都到我酒吧了,还着什么急?给我看住了,我要好好和她们玩玩!”

    “是,我这就去吩咐门口的保镖,不许放她们出去!”

    严飚一脚踢在手下的腿上,“快去,总算你有了一次智商!”

    沙发上三个女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再慢慢临近他们!

    没多久,莘彤就喝大了,她闹着要上卫生间。

    初夏起身扶着莘彤,“我陪你去。”

    她的舌头也有点短,真心也是喝大了的节奏,不过这个程度上,她只是头昏,还有意识不会乱扑人。

    “你们行不行,我陪你们去吧!”琴笙说道。

    她站起身又跌坐在沙发上,肚子一阵阵的难受,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跑步跑的。

    初夏摆摆手,“没事,我扶她去就行了!你坐着吧!”

    她扶着走一步晃三晃的莘彤走向卫生间。

    琴笙的手揉着自己的小腹,看着初夏精神还好,她就坐着等她们回来。

    初夏和莘彤走进卫生间,莘彤跑到洗手盘狂吐起来。

    初夏喝高了,不喜欢吐,喜欢小解,她嘱咐着莘彤,“你在这等我,我小解一下!”

    她说着走进隔间里。

    只是酒醉的莘彤,前一瞬刚答应着,后一瞬发蒙的大脑就忘了。

    她吐完了,就自己走出卫生间。

    刚走出去,就撞上一堵肉墙,她揉着磕疼的脑门,“对不起啊。”

    抬步想要绕过男人,而男人一步跨过来,又把她挡住了。

    “想走?呵呵,你觉得你还逃得了吗?”男人说道。

    莘彤抬眸费力的看着男人,“你棕头发上还染黄毛,一看就不像好人!躲开!”

    严彪的唇角狠狠一抽,还从来没人敢说他不像好人,虽然他就不是好人!

    他的手指掐住女人的下巴,“我怎么不像好人了?想不想看我,更不像好人的时候?”

    莘彤酒醉的红脸仰头看着男人的红脸,“你还能怎么更不像好人?”

    严彪陡然把女人推到墙上,低头吻住她的唇,“这样更不像好人……”

    他的手翻起女孩的裙子,摸上她的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