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97章 契约,我上你下(20)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何芬看看四下没人,才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不过她把信攥得死死的,没给琴笙。

    “这个是当年你妈妈给你爸爸写的亲笔信,绝对保真。”

    琴笙伸手就想拿,却被何芬躲了过去。

    “你不是要给我吗?”她冷声问道。

    “呵呵,你不会以为我颠颠的把这封信拿来,是要白送给你吧?”何芬冷哼着。

    琴笙眉梢一挑,“说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你撤销对紫娴的起诉,你撤诉,我就把信给你!”何芬说出她的条件。

    “我没看到东西,这么能撤诉?万一东西货不对版呢?”琴笙问道。

    想要她撤销对琴紫娴的诉讼,没这么容易,那是她捏着的琴紫娴的把柄,就算琴紫娴装病逃避审讯,她也要把琴紫娴困在房间里装病!

    何芬的唇抿成了直线,“那好我给你看一点!你觉得想和我交易,就撤诉,我把后面的给你!”

    她说着从信封里拿出一条信纸递给琴笙。

    琴笙不得不说,何芬太的老奸巨猾了,这样的方法都想得出来!关键是她早就准备好了!

    她伸手拿过那被裁下来的一条信纸,看着上面的字。

    纸上的字娟秀中透着一定棱角,有人说字如其人,她想她妈妈的性格应该是那种柔中带钢的。

    而字的内容,让她的心头一紧。

    信的开篇就是,她妈妈和她爸爸说,要她爸爸相信她的话,不要听信外面的传言,那些都不是真的。

    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呢?信纸被裁断了。

    她的眉头蹙起,“给我剩下的信!”

    “行啊,信就在我手里,你想要就撤诉!撤销对琴紫娴的指控,知道你爸妈的一个秘密,你赚了!”何芬说道。

    琴笙的眉头锁上,就这样放过琴紫娴?

    何芬看出琴笙的犹豫,她继续说道,“没关系,你不想交易,我也不强求,我走了,信吗,我现在就毁了,保证连灰都不剩!”

    她说掉头就走,手里掏出打火机。

    “你等一下!我撤诉!”琴笙说道。

    这是她第一次看自己母亲的笔记,也是她第一次碰触到当年的秘密,比起对琴紫娴,她更想知道当年的事!

    琴紫娴只要活着,她随时可以找机会教训琴紫娴!

    何芬满意的转回头,“那你还不快点撤诉?”

    琴笙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律师打去电话,让他现在就去撤诉。

    以为琴家和云家的身份,撤诉很快,没等几分钟,撤诉的消息就打到何芬的手机上。

    何芬满意的点点头,把信封递给琴笙,“很好,东西给你,我走了,你慢慢看!”

    她的唇角勾着她阴冷笑容,要不是赶着回家,她真想看看琴笙看完信的脸色。

    琴笙接过信仔细的看着,那封发黄的信纸,诉说着这封信时间的久远,信纸上,还有斑斑的泪痕,可见她妈妈写信的时候,一直在哭。

    她的眉头越蹙越紧,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封信的内容会是这样的!

    新闻上传说,她的妈妈和别的男人偷情私奔,所以她妈妈才写信和她爸爸解释。

    她妈妈还问她爸爸,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写信给他,信中约定了他们见面的时间。

    她妈妈说会一直等,等到他来。

    琴笙的眸光凝在信纸上,最后她妈妈告诉她爸爸见面的时间,竟然是她爸爸的忌日!

    也就是她的生日!

    她的心沉到了最深的谷底,她爸爸妈妈一直在闹误会,误会她妈妈和别人偷情,而且显然两个人没有住在一起。

    可是她爸爸去见她妈妈了吗?

    那是她出生的日子,也就是说,那天她妈妈在医院生她,而她爸爸去约会的地点见她妈妈,但是她爸爸就这么死了!

    似乎信息量太大了,她爸爸死去和她妈妈约会的路上,但是他不知道,那天她出生,所以她妈妈没办法去约会!

    她的手将信纸攥成了拳头,怎么会这么巧,她爸爸死了?

    她警觉的感觉到,她爸爸的死,绝对不是意外或者巧合!

    “云姐姐,明天拍摄现场已经布置好了,你去看一下吧!”乐乐跑过来。

    琴笙的神智被乐乐抓了回来,她收好了那封珍贵的信。

    “好,我们去看现场!”她内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跟着乐乐走向拍摄现场。

    一个认知在她脑中格外的清晰,她要回琴家,查清楚自己爸爸的死因!

    傍晚的时候,演员们还在加班加点拍摄,宫墨宸就冲进房间,一把将琴笙抓了起来。

    琴笙不敢大声挣扎,只怕影响到拍摄,她被男人抓到了外面。

    “你敢干什么?放开我!”她的手掰着男人的手。

    宫墨宸抓着小女人走回他们的房间,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

    他把西服脱下随手丢到沙发上,抬手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

    眸光狠绞着床上的小女人,“鸡腿很好吃?是吗?”

    想到聂芳给她放回的照片,还有小视频,他就气得想把小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的草到她知道自己男人是谁为止。

    琴笙从床上爬起来,她想到他会生气,看见他生气的样子,真心是爽!

    “谁让你监视我的?我连和我朋友拥抱一下都不行吗?你还要剁了哈思!你不讲理也要有个限度!”

    见过不讲理,就是没见过这么不讲理,她要好好教训他,看他还敢让人监视她!

    “监视你怎么了?我监视我自己的未婚妻犯法吗?”宫墨宸质问着。

    “当然犯法!你能不把法盲当个性吗?不知道监视别人是犯法的吗?”琴笙呛声回去。

    宫墨宸眉头压下,“我就是知法犯法,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去告我啊!”

    琴笙好悬吐出一口老血,该死的男人,就特么的这么不讲理!

    她要是能告下他,h国就不是他宫墨宸的天下了!

    “行啊,你想看我就好好满足你,天天让你看我和哈思秀恩爱!”

    “你敢给我勾三搭四的,你勾一个我杀一个,你勾两个我杀一双!”宫墨宸气吼出声!

    他的手伸向小女人的连衣裙,衣服就这么被他撕裂,露出小女人雪白的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