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92章 契约,我上你下(1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注意到走过来的男人,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她折身绕过男人走向后院大门。

    就在两个人交错之际,司空珏抓住女人的手腕。

    “以前就知道你污,还不知道你特么的这么贱,和男人上过还床还要到处去说!初夏,你到底要不要脸?”司空珏气吼出声。

    初夏被男人骂得一愣,她的小脸瞬时紧绷了颜色,一把甩开男人的手腕。

    “谁到处说了?你特么的骂谁贱?”她抬手就要扇男人的脸。

    司空珏一把抓住女人要扇他的手腕,将她的手按在墙上,“你当我死了还是瞎了?网上新闻都曝光了!你还嘴硬?!”

    他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给小女人看里面的新闻。

    初夏只差要惊掉了下巴,新闻里发布了她对明泰粉丝的提问,详细描述了明泰的尺寸,还说了粗细,还有持久力和他喜欢的姿势,包括两个人在什么地方,怎么滚的!

    她的脑中狂奔着无数的草泥马,简直日了狗了,她什么时候和明泰打过野战、马震啊?

    啊啊啊,她是污,可是没这么开放!

    她的脸尴尬的白着,转瞬她的眸光生冷地打在男人的脸上,“就算是我说的,那又这么样?我贱不贱关你什么事?我愿意和明泰打野战,玩各种震,明天我们还买牛呢!”

    司空珏的火彻底被小女人激起来,他暴怒的咬上女人的唇,既然她谁都可以,他也要她!

    初夏反嘴回咬着男人,她到底惹了他什么,他要这么对她?

    两个人不知道是吻还是啃,肆意的发泄在对方的唇上,就好像不知道疼一样,不愿意松开对方。

    牟然,传来的轻快的脚步声,惊了司空珏,他连忙松开小女人。

    初夏抬手抹掉唇上的水渍,手攥成了拳头,不是来人了,她分分钟钟能废了他!

    “夏夏!”初健一溜烟的跑过来,一头扑进初夏的怀里,“你怎么才来看我,我都想你了c吃的呢?”

    初夏表示无语了,这到底是想她,还是想她的好吃的?

    “在这,不许你一次都吃了……”

    还没等初夏的话说完,初健就接过话来,“夏夏,你放心,我会和彤彤一起都吃了的!”

    初夏的大脑一黑,这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节奏吗?

    她是想说,让他每天吃一个的!这些小食品是好吃,可是添加剂太多了,对身体不好,不能多吃的。

    “健健,小食品吃太多对身体不好,我们一天吃一袋好不好?”莘彤的手摸着健健的头问道。

    健健听话的点点头,“好,我的彤彤说什么都好,听你的,这个规你管!”

    他从初夏的手里拿过食品袋递给莘彤。

    初夏的唇抿成了直线,果断这只叫儿子的生物白养了!

    “莘彤,麻烦你照顾健健了。”

    对于莘彤,初夏总觉得亏欠,莘彤是司空珏的未婚妻,可是她却给司空珏生了儿子,而且儿子还要放到莘彤的身边养。

    如果不是只有司空珏能治疗初健的病,她绝对不搅扰莘彤的生活。

    “一点不麻烦,我很喜欢健健!要是你们都不来,我就要无聊死了!”莘彤说道。

    她是个喜欢热闹每天都停不住的人,可惜她的病把她在医院关了几年了,弄得她没有正常的上学,身边也没有朋友。

    她好想和其他的女孩一样,有自己的闺蜜,和一堆好朋友。

    “那也是要感谢你的,内个,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们。”初夏越呆越变扭。

    面对着水晶般的莘彤,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可恶的小三,只想快点离开。

    “夏夏,你慢点走,我和彤彤去吃好吃的了!”初接挥他的小手。

    额c吧,她耽误儿子泡妞了!

    初夏迈步就要走。

    莘彤叫着司空珏,“珏哥哥,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我们一起去送送夏夏!”

    转瞬她发现了问题,“咦,珏哥哥,你的嘴唇这么破了?还肿了?”

    初夏心提到了嗓子眼,早知道刚才不咬这么狠了!

    司空珏舌尖舔了一下被女人咬破的唇角,“刚才看见一只野猫,想抱来着,结果被她咬了。”

    初夏黑了脸色,她是野猫?

    莘彤吓了一跳,“啊?猫啊?那要打狂犬疫苗了,我带你去医院!”

    “没事,72小时内打都可以。我自己开车可以去。初夏要走是吧?我送你。”司空珏说道。

    初夏悔死刚才说走了,她可不想坐的车。

    “不顺路,我自己可以打车的!”

    “你去哪?怎么知道不顺路?”司空珏呛声回去。

    “我去,我去,度假村,很远的,真的不顺路。我先走了。”初夏逃命般的说道。

    司空珏轻哼一声,“巧了,我正要去和琴笙说健健的病,她在度假村吧?”

    初夏听到健健的病,立刻警觉起来,“她在。健健的病怎么了?”

    司空珏阔步走向门外,“路上说。”

    初夏没敢再废话的跟着男人走出,坐上他的车。

    汽车上,她忍不住的问初健的状况,可是男人就和没听见一样,始终没说一个字。

    初夏瞬时火了,“司空珏,你到底说不说?不说就放我下车!”

    她终于想明白了,自己被男人骗了,他只是想把她骗上他的车!

    她抬手扣着车门,就算跳车,她也不会和这个男人在一个空间里!

    司空珏冷声逸出,“别费劲了,车门早就锁了,你打不开。”

    “你个混蛋!你停车,停车!”初夏伸手去拽方向盘。

    司空珏的手一打方向盘,将车带到路边停下,解开安全带,眸光狠狠戳在初夏的脸上。

    “为什么这么关心健健?他真的只是你和琴笙朋友的孩子吗?”他冷声逸出他的字。

    初夏的心一紧,“是,你问这个干什么?”

    “据说,你和琴笙一直没有联系,是在今年琴笙回h国前,才联系上的,而健健的父母死了两年,到底你是怎么认识琴笙的朋友的?”司空珏咄咄的问道。

    初夏的唇角狠狠一抽,十分的想骂人,竟然被司空珏找到了漏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