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75章 恋上他的床(33)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是滚过几次,但这个方式还没用过。

    刚才男人撩她的时候,还说想用这样的方法,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到了!

    她的咬着自己的唇,羞红了自己的脸,而男人不满恐怖血红的眸底,让她知道,她不想他死,必须要想办法帮他解决!

    “不然,我去给到你雇一个的女人吧!我看药劲真的很大。”她小声说道。

    她不能爱他,可是也不想他死,找个女人,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宫墨宸瞬间五官气到变形,气吼出声的,“你让我找别的女人?”

    真的要被小女人气断气,她是真的不爱他了,竟然主动要他去找别的女人!

    他还清晰的记得,她稚气的脸冲着他叫嚣,不许他找别的女人,他这辈子只可以有她一个女人!

    然而,她不爱了,可他还深爱着,他的身体接受不了别的女人的触碰!

    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头按下……

    琴笙被男人吼得一阵头晕,男人像是暴怒的野兽,让她从心底里带着习惯的畏惧,她从小谁都不怕,唯独就是怕他!

    而男人的吼声也叫醒她的思维,她真的能接受他碰其他的女人吗?

    还没等她纠结完,她就被男人把头按下……

    舒服的喘息声从宫墨宸的喉咙逸出,然而没有一会儿,宫墨宸就打断了小女人动作。

    “宝贝,不行,我快要炸了!”他拉起小女人。

    琴笙的眸光凝结在男人额角绷起的青筋上,他身上的血管,也恐怖的绷起。

    她的牙狠狠咬住自己的唇,就算是疼,也再找不回她的理智,脑中只有一个认知,格外的清晰,他不能死,她不让他死!

    她跨进浴缸,坐在他身上……

    终于找到归属的男人,一个翻身颠倒了两个人的位置。

    这个时候,他只想想狠狠的要她!

    浴缸里的水带着两个人的体温,被激荡出来,泼洒了一地!

    寂静的卫生间里,回荡着四溢的水声……

    —

    走廊的另一端,琴紫娴被男人从轮椅上提了起来,掐住她的脖子。

    “你,你不能杀了我!”她艰难的逸出声音,不懂自己怎么又惹了男人!

    “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让妍姿给琴笙下药?”塔洛斯怒斥着。

    “让了,我是让妍姿给琴笙下药了,你不是已经教训过我了,我以后不敢再自己行动了!”琴紫娴说道!

    她完全被男人弄懵了,不是已经教训过她了吗?为什么还要再教训一遍?

    “你确定,药给琴笙吃了?”塔洛斯阴冷的问道。

    琴紫娴吓得不敢说话,到底说有好,还是说没有好?

    似乎女人的犹豫激怒了男人,他的手五指一收,“给我说实话!”

    “我说实话!我问过妍姿,她说已经给琴笙吃了!”琴紫娴说道。

    “那为什么琴笙没事?”塔洛斯的唇角狠抽了一下。

    他明明换了妍姿的药,把琴紫娴的药换成了强力促情药,这种药是他自己配的,绝对的强力,除非真的做,否则什么办法都纾解不了!

    而且时间久了,就会爆血管死,也就是说,琴笙要是吃了这个药,就必须找男人!

    他一直在等琴笙的药效发作,然而琴笙完全没事,不但没事,还和宫墨宸进休息室了!

    宫墨宸和琴笙在一起,他就没办法接近琴笙,而琴笙到底吃没吃药,成了关键问题!

    “啊?不可能吧?我亲口问的妍姿,要不然你放开我,我再去问问她!”琴紫娴说道。

    塔洛斯大手一松,琴紫娴从空中的跌坐回轮椅上。

    她连忙按动轮椅上的按钮,像是逃命般的逃离这里。

    妍姿很不满的跟着琴紫娴走进走廊,她正在和几个大老板寒暄,凭着她清纯的甜美的外形,还有八面玲珑的说话技巧,再加上她没事卖点无辜的萌,简直把那几个老板迷得,抢着要认她当干女儿!

    在这个拼爹的时代,她要是认下几个权贵的干爹,以后她的星途就更顺了!

    “什么事啊?没看见我和几个总裁说话了吗?你就这么急急可可的叫我过来!”她不满的说道。

    好歹也等她认了干爹再说啊!

    琴紫娴最讨厌女人给她脸子看了,她是什么人啊,琴家的小姐,只有她给人脸子看,没人敢给她摆脸子看!

    妍姿语气里的不屑激怒了她的神经,她一巴掌扇向妍姿的脸!

    “你是什么态度?我让你过来,你就只能给我乖乖的过来!”她气吼着!

    妍姿的脸被打得生疼,她的手捂住自己的脸,“琴紫娴,你凭什么打我?就算大家合作,我们只不过是合作关系,你凭什么命令我?”

    “我凭什么命令你?我问你,那药你给琴笙放酒里了没有?”琴紫娴咄咄地问道!

    妍姿被问得心口一窒,刚才和大老板聊太h了,她把这件事给忘了!

    “我放了,就放在她的香槟里了,刚才你不也在场,我把酒递给她了!我们不是一起喝酒庆祝了吗?”她转动着着眸光,应付着说道。

    琴紫娴压得眉头想着刚才是,的确琴笙刚才喝香槟了,“既然她喝了药,她怎么没事?”

    “那我哪知道啊?也许你的药过期了,或者药效不好!”妍姿找着借口。

    “不可能!你给了她酒,看着她把那杯酒喝掉了吗?”琴紫娴想到了关键的问题!

    妍姿的唇角抽动了一下,“当时那么多人,我哪看得住啊?反正她喝了酒!”

    似乎编到了尽头,她再编不下去了!

    琴紫娴简直要被妍姿气疯了,伸手就打,“蠢货!你没看着她喝下去,这叫给她下药了?”

    妍姿刚才被琴紫娴打过了,她早有防备,她一把攥住琴紫娴的手,“你让我下药,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

    你不满意,自己去下啊!我不是你的佣人,被你呼来喝去!真的把我惹急了,我就把事情公开,看看谁死的更惨!”

    她狠狠把琴紫娴的手甩开,转头就走。她笃定琴紫娴不敢曝光!

    琴紫娴气得手捶着轮椅的扶手,她当然不敢!

    她转头看向走廊的尽头,“你都听见了,是妍姿没做好!”

    塔洛斯从阴暗中走出来,阴冷的逸出他的声音,“滚!”

    他现在知道琴笙为什么没事,也猜到到底谁喝了那下过药的酒。

    他的眸光压成狭长,转瞬唇角勾出阴险的弧度,拿出手机发出指示,‘通知记者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