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65章 恋上他的床(23)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哈哈,能认识你这个朋友真开心,我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的!”琴紫娴说道。

    “是啊,我还要抱琴小姐的大腿呢!开机典礼不知道会不会请琴小姐去呢?”妍姿问道。

    “还不清楚,不过她请不请,我都会去的!这么隆重的诚,这么可以少得了我?”琴紫娴说道。

    妍姿点点头,“好,我们等开机典礼见面!”

    两个女人挂上了电话。

    琴笙让乐乐去和明泰、安安导演,乔开新闻发布的时间,开机典礼和酒会好办,只是几个重点演员和导演的时间不好乔。

    然而让乐乐意外的是,明天大家就都有时间!

    琴笙马上定下来,明天就举办开机典礼,影片要在春节的时候上映!

    虽然时间很赶,但是她算过时间,如果配合的好,赶一下还是能赶上春节上映的!

    那个时候可是影片一年中最佳上映贺岁片的时间,也是争票房的最佳时机!

    云氏传媒所有的人,都开始高速运转只为了明天开机典礼!

    金煌酒店的奢华单间里,明泰挂上了电话。

    “你女人让我明天参加开机典礼,影片的女主确定下来了,是妍姿。明天就发新闻开机。安安那里我交代过了,他推了两个片子,明天就过来赶你女人的电影。”明泰说道。

    宫墨宸点了一下头,“嗯,我让聂锋把钱给他转过去,他的违约金我全出。”

    “你这是何苦呢?做雷锋也要留名吧?你做好事不留名,图什么啊?云笙只怕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顺?”明泰问道。

    宫墨宸一口酒喝下,“是我欠她的,就算她要我的命,也是我该给她的。”

    “宫墨宸要上天,你不用管他。你够兄弟的话,管管我啊!姚淼这个女人,要退婚,我继承权要悬了!”杜灿吐槽着。

    “我大半夜的扔下我女人不管,跑来陪你到现在,我还不够兄弟?”明泰冷逸出声。

    杜灿瞬时抓住了关键词,“半夜,你女人?你和初夏嘿嘿了?”

    “我说,杜灿,你脑子出了人性本能是不是就没别的了?”明泰呛声道。

    好好的话都能被杜灿掰歪了。

    “那你说半夜,女人什么的?半夜找女人不谈生人,难道要谈人生?”杜灿一脸的无辜。

    明泰的头上划下无数的黑线,“特么的,把他给我拖出去阉了!说话都能发情,你小心阳痿!”

    “杜爷我腰好腿好肾好,永远不会阳痿!快点说说,你和你女人到底干了没有?”杜灿追问道。

    “干毛啊!她喝醉了,去卫生间一直没回来,我去找她,找半天才从服务生的记录查到她开了一间房,睡觉去了。

    我刚想去找看她,就接到你追魂夺命电话,被你抓到这了!你特么的倒是死啊!”明泰一肚子的火,杜灿喊着要死了,他就跑来救人,谁知道只是继承权要没了!

    “我是真的快死了好不好,要是继承权没了,不是要我的命吗?”杜灿委屈的说道,他真的没撒谎。

    “活该,谁让你不知道悔改,那天的兔子女郎之后,听说你开船带一群人到海上玩什么蒙面裸体party,姚淼要嫁你,特么的脑子抽了!”宫墨宸不屑的说道。

    “蒙面裸体?我去,你要玩上天啊?”明泰的眼睛瞪大了。

    “什么玩上天?我们是坐船,下海的!”杜灿胡搅蛮缠的说道,“再说了,姚淼也没闲着啊,她以为我不知道,她没少叫鸭子!都在江湖混,谁还要节操!”

    “额!你们两个真是半斤八两,我看这婚也别结了,你们就自己玩自己的算了!”明泰说道。

    “我倒是想啊,问题我家老爷子,发大招,让我结婚生孩子,不然我继承权!现在姚淼拿乔,非要退婚。不然就要我签婚前协议,只要我再出去混,就把财产忒她,快点帮我想想办法。”杜灿说着。

    宫墨宸眉心沉下,“没办法,那你就和她退婚,反正你结婚也是要出去混,将来也要丢财产给女人,还不如给你叔叔伯伯。”

    “我去,你能不这么想吗?给我想一个又结婚,又不用签协议的方法!”杜灿说道。

    “这还不好办!你让姚淼怀孕不就行了?”宫墨宸说道。

    “她不怀啊!她现在拿乔,我不带小雨伞,她就吃药,说什么要结婚了,之后看我表现,然后再决定给不生不生孩子!她是想要继承权威胁我!”杜灿说道。

    明泰眸光一闪,“你不会在小雨伞上戳洞?种子不需要多,一颗就够了!”

    杜灿立刻凑到明泰身边,伸手握明泰手,“果断老司机9是你高!”

    明泰挥开杜灿的手,“别恶心我,你就你这手到底摸过多少女人?脏死了!”

    “切,就好像你没和人握手过一样,你握过多少粉丝手?手和其他器官一样,都是人体器官一部分!而且,手还可以各种慢动作,你一样间接没少摸!”杜灿说道。

    “天啦撸的,你还敢再污点吗?我走了,再不走,以后连握手我都恶心了!”明泰果断跑路。

    宫墨宸也起身,“我也走,你自己慢慢想手上的慢动作!”

    疯了,陪杜灿在这里污,他还不如回去,看公司的文件!

    “喂喂!都走了?帐谁结啊?”杜灿在房间里哀嚎着,这里最低消费单间一天十万啊!

    对,把姚淼约来谈判,顺便种上种子,反正这十万不能白花了!

    杜灿想着就给姚淼打去电话。

    —

    明泰回到琴笙的公司,就看见忙碌的初夏。

    “初夏,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就自己回来了?”明泰问道。

    初夏脸羞愤的一阵红一阵白的,这个男人占了她便宜,还和没事人一样!

    “我自己回来怎么了?明泰,你特么的……”

    她的话顿住了,很想骂男人,不守信用,又想起自己的鸟性,只怕是自己扑的男人。

    “内个,昨夜,是我自己主动,要求进房间睡的吗?”她不知道要怎么问男人,昨天到底谁扑的谁,只能这么问出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