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51章 恋上他的床(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几步冲过去挡在初健的前面,“司空珏,有种你打我!”

    那藤条落在初健的身上,比打在她身上还要难受!她伸手抓住司空珏手里的藤条。

    司空珏的眸子压成了狭长,“我教训我徒弟,关你什么事?”

    初夏的心狠狠一揪,似乎她没有替初健说话的身份,“你欺负孝就是不行!就算我看见马路上被欺负的孝也会管!”

    “是吗?那就是说,你和健健没关系了?给我躲开!”司空珏手里的藤条一抽,从女人的手里抽了出来,朝着健健打了过去。

    初夏伸手挡住那男人抽来的藤条,火辣辣的疼,在她的手臂上四溢开来!血从初夏的衣服里透了出来。

    司空珏没想到初夏会用手臂挡,他错愕的看着女人手臂上的血,手把藤条攥紧,像是要把藤条攥碎了!

    “臭老头!我不许你欺负我的夏夏!”初健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司空珏冲了过去,像是要和司空珏拼命一样,用头撞上司空珏的小腹。

    司空珏只顾着看初夏,没防备初健,他闪身向后躲已经来不及了,小奶包的头正磕在他的命根子上。

    他吃痛要捂自己的命根子,手还没捂住了,就被初健抱住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琴笙跑过去抱住健健,小奶包这才松嘴,而司空珏的手已经被小奶包咬破了!

    “健健,你没事吧?”她抱住健健不放心的问道。

    “我没事!夏夏,我们走,我不要让坏老头给我治病了!大不了我就18岁死!”初捷狠地瞪着司空珏。

    “钰哥哥!你怎么打人啊?我不要理你了!我要跟健健走!”莘彤跑到院子里,她看着受伤的初夏和健健,急哭了,只是倒个水的功夫,怎么就会这样?

    司空珏的唇角狠狠一抽,“既然要走,还不快点滚!我说过,要我救他,就必须听我的,坚持不了训练,趁早走人,不要死在这里!”

    他冷声说道,只是打一下,几个女人就受不了了,要是真的按照当初他师傅训练他的方法训练,这几个女人要哭死吗?

    可是不至于死地,又怎么而后生?

    然而没人能明白他的心境!

    初夏拉着健健的手就走,而莘彤跟在后面。

    琴笙没有动,她抿了一下唇,琢磨着司空珏的话。

    回头叫住了初夏,“初夏,你应该问问健健的意思!”

    她几步走过去,挡在初夏的面前,低头看向健健,“健健,如果想好好的活过成年,并且健康到老,但必须接受这样的训练,你愿意吗?

    如果你能健康的话,就可以和夏夏,彤彤,乐乐,还有妈咪,一辈子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你知道,如果你不能活过成年的话,我们会很伤心的。因为我们都爱你!”

    “琴笙,你让开!我不要健健在这受罪!司空珏根本不是给孩子治疗!”初夏气吼出声。

    琴笙的眸光始终凝在健健的脸上,“妈咪和你说过的,训练会很艰苦的,你愿意为了不让我们伤心,好好训练吗?”

    初健的唇抿动了一下,大大眼睛内敛着眸光,似乎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情!

    片刻后,他点了一下头,把自己的手从初夏的手抽了出来,“夏夏,我决定和臭老头学习武功,不管吃多少苦,我都会坚持!因为不想让夏夏伤心!”

    初夏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眼睛里的眼泪,才没有让眼泪滚落。

    “健健,可是……”

    不等她说完,初健就折身走到司空珏的面前,小大人一样的站在男人面前,一大一小,一个俯视,一个仰视,两个人的眸光撞击在一起。

    “师傅,我会听话训练的,因为我不要让夏夏,彤彤,妈咪伤心,而且我要长大了打败你!”初健志气的说道。

    司空珏点了一下头,这个小奶包,虽然污,虽然黑腹,倒是有担当,让他暮然的想起,当年他在师傅面前,承诺他会努力学习武功,让自己健康,好好的活着照顾莘彤!

    只是没人知道,他当初都经历了怎样非人训练!

    “是男人的话,就记住你自己的承诺,男人说出的话,就是石头上刻下的字,那你的担当!”

    “师傅,你要活得长久哦,因为我要打败你!”初健说完走到自己刚才扎马步的地方,继续扎他的马步。

    扎马步是锻炼毅力、耐力,让他学会调节呼吸的最简单的办法,这是所有武功开始的必修课。

    初夏看着自己懂事的儿子,偷着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不敢让司空珏发现。

    琴笙总算松了一口气,好在健健坚持住了,她真的担心放弃在司空珏这里治疗,而耽误了健健的生命!

    “初夏,你的手臂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她说道。

    “不用去医院,我这里有最好的外伤药,初夏,我给你包扎!”莘彤带着初夏回她卧室。

    琴笙留在院子里,看着健健。

    房间里,莘彤解开初夏的衣袖,就看见女人手臂上已经被藤条打破了皮。她拿着药膏要涂,却被司空珏打断了。

    “光涂药膏没用,要散瘀!你去给她配点散瘀的药来。”司空珏吩咐着莘彤。

    莘彤连忙去药房给初夏配药。

    房间里只剩下司空珏和初夏,他抓过初夏的手臂,大手按在初夏的伤口上。

    初夏吃痛的喊出声,“司空珏,你特么的报复我!”

    她笃定司空珏是报复她的,不然她怎么会疼得要死,比刚才被打上还要疼!

    司空珏的唇抿成了直线,“我要是报复你,就干脆不管你,让你疼一个月!”

    淤血不排出去,淤积在皮下组织里,靠自己吸收,没一个月根本吸收不了,也就是说,初夏最少要疼一个月!

    初夏坐着,男人站着,她抬脚狠踩上男人的脚,“你不放开我,我把你踩废了!”

    司空珏轻哼出声,“踩废了?你好像踩错地方!不过我站着,你不好踩,不然用抓的?”

    初夏的脸色一白,司空珏竟然让她抓废他!

    麻痹的,对于这样的要求,她不满足他一下,简直对不起他!

    她伸手一把抓住司空珏,特么反正儿子都生了,她也不怕什么害羞了!报复他最重要!

    司空珏的眉头一蹙,五年来,这丫头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真的敢抓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