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41章 恋人,还是恋床(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其实,初夏不得不说,利昂和所有吃瓜的群众都想多了!

    她想就以他们两个人的鸟性,她说,明泰只是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了她一个晚上,打死谁,谁都不信!

    包括她自己!

    晚上她还准备好了防狼的风油精,没想到,想多了,准备多了,也被看多了!

    男人就这么寂静的看着她,静得像是一幅画,不对,她说反了,是他好像在欣赏一幅画,而她就是那副画。

    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那种被看毛的感觉,让她想要逃跑,问题是这里是她的家,她还能往哪跑?

    最后,她只好说睡觉,跑回自己房间,和自己的宝贝儿子煲电话粥,然而还被小东西嫌弃她,耽误了听乐乐给他讲睡前故事。

    她无奈挂上电话,至于男人什么时候睡的,她不知道了,反正他爱睡不睡,不睡当雕像给她守夜,不是,给她守门。

    也不错,估计比养狗安全!

    -

    当天空再次照耀出太阳和暖的光线时,琴笙带着健健去司空珏的小庄园,利昂负责开车,他也好久没看见司空珏了,这次正好能见见面。

    “你确定是这个鬼地方?”利昂的车开到半山腰,就开不上去了,他把车停下,看着崎岖的山路。

    琴笙搜索着记忆,“应该是,我记得大概好像,是这里!”

    呜呜!路盲啊!

    千万不不要问她,为什么路盲。

    估计她麻麻组装她的时候,忘了下载电子地图!

    可是她又不想问,那只该死的男人,只能自己跑上来找。

    利昂无奈的点了一下头,“那行,我们顺着这条路上去看看!”

    他抱起健健走。

    健杰喜欢大山,平时住城市住惯了,他看见什么都心奇,没让利昂抱一会儿,就从男人身上滑下来,跑去采花。

    “健健,别玩了,我们要找路了!”琴笙悲催的发现,她带的路果断是错的!

    健健捧着一大把花,“妈咪,你看健健采的花,好看吗?”

    “好看,是送给妈咪的?”琴笙问道。

    健健有些为难了,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琴笙,“妈咪,你和彤彤一人一半。”

    琴笙的头顶一团黑线头,这叫一人一半?她一支,莘彤一大把?

    晕,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别说花了,你再想想,到底是哪条路?”利昂问道,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再转下去,他们能连自己放车的地方都找不到!

    琴笙瘪了嘴,“真的先不起来了,这里的路怎么都一样啊!”

    “上次你怎么来的?谁带你来的?”利昂问道。

    琴笙只轻描淡写的说健健犯心脏病,自己带健健来见过司空珏。但是没说是怎么来的。

    “内个,”她支吾了一下,说是宫墨宸带的,利昂会生气吧?

    “是上次的那个蜀黎带我们来的,他好棒,一直抱着我,还没嫌弃我重,比你的腰好,腿好,肾好!”健健鞠着他脸上的笑,笑得无害无害的!

    看他不挤兑死臭蜀黎,让他嫌弃他肥!

    他叫肥吗?明明是萌嘟嘟吗!

    利昂的额顶一黑,“上次那个蜀黎?宫墨宸?”

    琴笙翻了一个白眼,这个臭小子的嘴怎么这么快!

    “上次健健犯病,正好宫墨宸在所以,他就带着我们来了。”

    “他怎么会正好在?”利昂追问道。

    “因为他要在吻妈咪,所以他正好在!”健健大喇喇的说道。

    额!琴笙只想把这个臭小子塞回初夏的肚子!

    利昂的脸瞬间绿了,“你就让他吻了?”

    “不是,是他强吻我,啊……”琴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一把抓进怀里,将她拖进大树后面,抵在树上。

    “为什么他可以强吻你,我不可以?”利昂气吼道。

    真的是被健健的话戳到肺了,他和琴笙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正式的吻过。

    他低头就找女人的唇,将她吻住。

    琴笙的手在身体的两侧攥成了拳头,大脑不停的对自己说,她该接受的利昂的吻。

    利昂很好真的很好,而且外公这么喜欢利昂,利昂默默守在她身边呵护她长大,她到底是多没心没肺的拒绝这么好的男人。

    她能感觉到男人温暖的唇在烙印在她的唇上,他和宫墨宸的霸道不一样。

    他对她始终如四月的和风,温暖着她,不会给她一点压力。

    然而,就在他碰到她的一刻,她还是不受控的扭开了头。男人的唇落在她的脸颊上。

    “好羞羞!蜀黎,你在和妈咪玩亲亲,妈咪,你偏心,只和蜀黎玩,不和我玩!”

    稚嫩的声音,冲了过来。

    琴笙推开身上的男人,总算有了理由,“健焦在呢!”

    利昂的眸光狠绞着身下的小人,“这么小就想吻女人,毛长齐了吗?”

    他真心想把这个碍事的小东西,快点扔给司空珏。

    可是山里没信号,他连电话都给司空珏打不了!

    他抱起初健继续上路。

    健健眨眨他的大眼睛,“我头发长得很齐。我可以吻女生!”

    额!利昂醉了,他说的是头发吗?

    “小屁孩,懂得什么是毛?”

    “不头发吗?那你还哪里有毛?你长齐了吗?”健矫奇的问道,好像好奇宝宝。

    利昂的脸色紧绷着,琴笙还在身边讨论这个真的好吗?

    “给我闭嘴!再不闭嘴,我把你扔山下去!”

    健健郁闷了,为毛每个蜀黎都要扔他腻?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果断不再说话。

    当利昂抱着小东西,又转了两个小时候后,真心是要断腿的节奏。

    “琴笙,不然我们先回去吧,我想办法和司空珏联系一下,让他来找我们。”

    司空珏会偶尔给他打个电话,其实只要等下次是司空珏给他电话的时候,让司空珏来找他们,就可以了。

    健健的小手弱弱的指了一个方向,示意给琴笙。

    琴笙吃惊的看着健健,“健健,你说是这条路?”

    健健点点头,但是没说话,他一蹬腿从利昂的身上滑下去,走在前面。

    那路七扭八歪,完全没有方向感,可是琴笙却越走越熟悉。

    “天啊\的是这条路,你看远处的那棵大树!”琴笙敢肯定初健带的路是对的。

    利昂的额顶一黑,“臭小子,你知道路不说?”

    他笃定臭小子一定是故意整他的,让他抱着他走了这么半天!

    健健无奈的耸耸肩,“蜀黎,你好不讲理哦,是你不让我说话的!你们慢慢走,我去找我的彤彤了!”

    他蹬着小腿向着司空珏的小庄园跑过去,“彤彤,我来看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