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38章 恋人,还是恋床(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只差把眼睛都瞪掉地上了,明泰是初夏的男朋友?

    好像她上一个男朋友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再上一个是她的学长,再上一个是一个富家小凯。

    晕!琴笙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光她听初夏说过的男朋友两只手就都数不过来了!

    似乎初夏的桃花运真的好到爆,什么样出色的男人,都能成她的男票。

    她忽然知道健健到处泡妞随谁了!

    但是这只明泰是怎么回事?

    明泰到是大方,虽然往哪一站,都是影帝的气场,但是却没什么架子。

    他主动走过来和琴笙握手,“我明泰,很高兴和云老板合作,听说要和你签约还要试镜?”

    “内个,”琴笙的声音都没发全,男人又继续说道。

    “我正好来这里度假,有时间可以随时试镜。”

    啊?琴笙的额顶一圈小鸟飞过,她本来是想说,内个,他不用试镜的。

    果断明泰和妍姿的人品不一样!

    等一下,明泰怎么知道来她这里签约要试镜?

    下一瞬,她想到了,妍姿自然会被这个新闻散播到满哪都是!

    “可以,我们随时都可以,乐乐,快点给影帝拿剧本!”琴笙连忙叫着乐乐。

    初健眨着他的大眼睛,看向男人,把小手伸得很高,笑得无害无害滴,“你是夏夏的男朋友?真巧,我也是!”

    噗!初夏一口香槟酒喷了出来,正好喷了明泰一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真不是的我男朋友!”初夏连忙掏纸巾给明泰擦脸!

    啊玛尼呗呗哄的!臭小子,她看他是屁屁痒痒了!

    啊啊啊!初夏脑中狂奔过一万头草泥马,这个臭小子又给她搅局了!

    明泰拿过人手里的纸巾,轻笑出声,“我当然知道,他不是你男朋友了!你要是找这么一个小男朋友,要养到什么时候才能用?”

    初夏的脸瞬时被男人说得尴尬到五光十色,“影帝,你这样直白真的好吗?”

    “嗯,我交友不慎,最近比较污。”明泰不以为意的说道。

    初夏只差吐血,“咱能别这么夸我吗?”

    晕,她到底肿么了,为毛各个都要学她污呢?

    她是喜欢污,不过不喜欢被污。

    “明泰,我办公室里有休息室,你可以去洗洗脸,换换衣服。”琴笙连忙说道。

    明泰点了一下头,大手垂下,握握小奶包的肉手,“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注定我是你前任了,希望你有机会当她下任。”

    额!初健撇撇嘴,小手查在自己背带裤的口袋里,看来这个男人还挺难对付的!

    琴笙带着明泰回她的办公室,顺便趁着明泰洗漱的时候,把初夏叫到一边。

    “你怎么把明泰弄来的?”她好奇的问道。

    听说明泰挺高冷的,平时连个采访,广告都不接,拍戏以外的事根本找不到他。

    初夏翻翻眸子,“就是坐飞机啊,我在机场看见他,看着他高冷的要结冰了,我就去撩了一下,问他不近女色是性冷淡,还是gay。

    结果他说不是。我就摸了他几把,说验证他一下,是不是对女人有反应、谁想到把他撩硬了。

    然后就是你看见的了,他一路跟着我,说要当我男朋友,连机票都改了,跟着我来这里,我想反正你正好怕电影,就和他提了一下,他就答应了。”

    对于此,初夏也比较无语,她只是想撩一下而已,又没想要嫁给他,不用真么认真吧?

    琴笙翻翻白眼,大概能脑补出那个场景,妖精一样的女人,小手抓上男人,各种撩拨挑逗,哪个男人能撑得住初夏的撩?

    “亲,你又不真想当他女朋友,你撩人家干什么啊?”

    “谁让他这么高冷的?我只是想看看高冷的人被撩急了会怎么样。而且我泡吧,宿醉没醒,大脑不清楚,就这样了。谁知道,越高冷的人,污起来越污!”初夏抱怨着!

    “我看你怎么收场,这个明泰一直没女朋友,他要是来真的,你怎么回绝他?”琴笙问道。

    “他要是来真的,我就嫁呗!不过要他等得起,大概要等个十年八年,或者十几年二十几年!”初夏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只是眸色分外晦暗。

    琴笙的心一沉,原来她不懂,为什么初夏总会说,什么什么事,等到二十年之后她再做。

    现在她懂了,初夏是想在健健过世之前,把所有的精力都给健健,谈恋爱结婚都被她放到健健过世之后了。

    “其实不用等二十年呢!如果健健一直健健康康的,你是不是就可以考虑自己的生活了?”她问道。

    初夏一愣,转瞬苦扯了一下唇角,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雪茄要抽。

    想到那么可爱的宝贝,早晚一天要离开她的视线,她的心都疼到不会跳动。

    琴笙一把拿过初夏的雪茄,“别抽这个,对你身体不好。我说的是真的,健健的事不用这么绝望,我认识一个朋友,他说能治疗健健。

    不过,他要求把健健放到他身边抚养,他有几分把握的可以把健健治好。”

    初夏摇摇头,眸低隐忍着大颗大颗的泪,“琴笙,你知道人最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就是你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去死,而又无能为力。

    当年健健做心脏病手术的时候,我就经历了一次这样的折磨。我不想再承受了!”

    那种痛苦,没有经历的人,不会懂,那种绝望,远远大于自己去死!

    琴笙的手拉住初夏的手臂,“我知道,初夏,我说过健健是我的干儿子,我会养他,照顾他,你放心,不管健健遇到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分担。

    我这个朋友很靠谱,他说有几率治好健健,就一定可以!我们一起和健健努力好不好?”

    初夏的头一低靠在琴笙的肩膀上,“好姐妹,我知道你疼健健,可是我真的见不得他受苦了!尤其是看着他身上插满了管子。医生说他太小了,再经受不了大手术了。”

    “这次不会,他不是医生,也不是要给健健做手术,我带健健给他看过,他说给健健用中医调养,然后辅助各种训练,加强他的心脏,让心脏自己健壮起来。”琴笙解释着。

    初夏抬头看向琴笙,“不是医生?他是干什么的?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