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18章 扑倒和反扑倒的运动(16)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听着女孩的话,大手摸在琴笙的小腹上,声音黯哑异常,“可是这两天不是你的安全期。”

    他记得她大姨妈的日子,这丫头从来都神经大条,每次都是他提醒她,让她提前带好姨妈巾,倒不是心疼弄脏衣服,只是女孩在学校里,弄到身上,会各种难堪。

    而她的日子很规律,每次都会提前两天,所以很好算。

    就算她不在他是身边,他还是条件反射的会计算,会想起……

    琴笙的心很抽了一下,隐隐作痛,四年了,他还在计算她的日期吗?

    她不知道,一个男人默默的计算一个女生的日期,对于一个女生有多少重要,但是她自己真的做不到,从来记不住。

    好难,真的好难,想眨净眼睛了泛出来的水雾,原来需要不光需要时间还需要毅力!

    她绷直了自己的声线,不让男人听出她声音的异常,“你觉得四年我会一点变化都没有吗?

    大姨妈会因为生活环境的改变饮食的改变,错乱日期,我的日子已经变了,所以,这两天都是我的安全期。

    多谢你提醒我,不然我还傻傻的满处找药,你继续禁售吧。”

    她起身要走,而男人却把她的腰身搂得死死。

    “上过月什么时候来的?”宫墨宸追问道。

    额!琴笙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竟然问时间!

    “不知道,我从来不记这些的!”她掰着男人的手。

    “那你说不说安全期?”宫墨宸的脸沉下。

    靠之!琴笙只想骂人,为什么在这个男人面前撒谎这么难?

    她刚才只是想蒙他一下,让他觉得,她没可能怀孕,撤销禁售。

    “我记得是月初,具体几号忘了。”她扯着一个理由,把自己的时间从月末改到了月初。

    宫墨宸的眉头沉下,“你知道安全期的计算方法吗?是你亲戚来之前的前四天,和来之后的后三天,你亲戚月初来的,现在是月中,正好你的受孕期。”

    琴笙听的咬牙切齿,“宫墨宸,你一个男背女人受孕期背这么熟,你好意思吗?”

    她只差吐出一口老血,合算说谎了半天,还是没躲过受孕期。

    “宝贝,你一个女生,连自己什么是安全期什么是受孕期都分不清楚,你好意思吗?”宫墨宸调侃着小女人。

    “我记这些干什么?我又没想要孩子?你放我走!”琴笙在男人的怀里扭动着,想要挣脱开他,只是宫墨宸强有力的手臂好像钳子一样,让她根本就打不开!

    宫墨宸的眉头蹙起,小女人坐在他的腿上,他被她磨蹭的难受的发胀。

    他的眸光深邃的绞着他的小女人,受孕期不做点什么,似乎真的浪费了机会!

    他低头咬在女孩耳轮上,轻轻含住,一点厮咬,“这可是你招惹我的!”

    琴笙错愕着男人的话,转瞬男人的头钻进她的怀里,发出咂啧的声音。

    湿了的衣服紧裹着她,布料似乎放大了所有的感觉。

    “不要!”她的手推着怀里男人的头,只想把他推开。

    可是男人把她吃的死死的,她越推他用的力气越大。

    “啊,你松嘴!”她的声音从深喉里沙哑的发出。

    男人的手摸着她的腿,渐渐滑向里面。

    难受又难耐的感觉厮磨着她的神经,她像是一只娃娃被男人各种揉捏。

    “好好享受,我给你的感觉。”宫墨宸的声音从他的唇齿间逸出。

    琴笙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她的手抓着男的头发,“你不能,我的伤还没好!”

    她扯出这个理由,他亲手缝合的伤口,亲口嘱咐她不能撑开。

    “我知道,放心不会弄坏你!”宫墨宸说着从水里站起来,将怀里的小女人抱上岸。

    岸上的放置的的躺椅,正好方便了他想做的事。

    琴笙被男人压在身下,让她不能动分毫,他的吻密密匝匝的落在琴笙身上,像是要融化她一般。

    “宫墨宸!”琴笙气吼着!

    “宝贝,我在!”宫墨宸抬头吻上她的小嘴,不给她抗议的机会。

    就当给两个人一个机会吧,他相信她有了他们的孩子,也就有了他们的牵绊,不管是多难解决的过去恩怨,他都会把事情摆平!

    只是现在他要将她好好拥有,让她回到他的身边!

    琴笙的嘴说不出抗议的话,她合上牙关咬那个入侵者,血腥在两个人口中弥漫,可男人像是不知道疼一样,任性的索取。

    她的手狠狠抓着男人的背,男人的光滑的脊背,被她的指甲抓出来一条条的血痕!

    他不觉得疼吗?她的心纠错的难受,身上激荡的是男人给的宠。

    怎么办,人的身体是诚实的,不管她的大脑想不想,她给出了最诚实的反应,而她的脑子却又异常的清醒,想到自己的妈妈,她就恨自己所有的反应!

    四溢的水声挑着两个人的神经,暧昧的气息笼罩着他们。

    “宝贝,你好湿,你喜欢对不对?我蹭得舒服吗?”宫墨宸松开女人的唇,让她喘气。

    他不敢再伤她,只能这样纾解两个人。

    琴笙的小脸通红着,无法回答这么羞人的问题。她用爪子挠他,逼他放手!

    ……

    良久,宫墨宸才从小女人的身上起来,下温泉池去清洗自己。

    琴笙被男人弄断了线的思维,终于在一阵阵麻麻的感觉散去后,恢复了神智。

    她起身便看见温泉里满背都是血痕的男人,血被温泉一泡,肆意的流下来,恐怖的染红了一片水。

    她的心一抽,不像是她被男人强迫了,倒像是男人被她强上了!

    他傻了不知道疼吗?她只是想逼走他。

    片刻的心软,终究在想到被那男人强行将种子弄到她体内冲得烟消云散。

    她起身拿起地上湿哒哒的连衣裙,往身上套。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宫墨宸从水中快步走上岸,一把抓住琴笙的手腕,“别穿湿的,对身体不好!”

    琴笙一巴掌扇在男人的脸上,“你以为这样就能逼我给的生孩子?”

    宫墨宸长臂将小女人搂进他温暖的怀里,“我知道你恨我,但是答应我,如果有了宝宝,就当上天给我们一个机会,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