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17章 扑倒和反扑倒的运动(1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的眸底逸出一片水泽,有人问她,到底被宫墨宸宠有多幸福,那就看她现在有多痛苦!

    现在有多痛苦,当初就有多幸福。

    她眨眨眼睛眨净所有的水气,走下汽车。

    不用聂锋带路,她对于这里,比任何地方都熟悉,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

    然而客厅没有她想找的男人,书房也没有,她抬步跑上二楼,推开宫墨宸的卧室。当然也是她的卧室,因为她自己的卧室从头到尾,她一共也没睡几天!

    房间的一切,让她的视线凝结,完全没有变过,就连她随手放在梳妆台上的耳钉都还在原来的位置。

    床头柜上,照片里,笑得甜蜜的两个人,又一次成功让她的鼻子发酸。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以让房间的一切都和她当初走的时候一样!

    片刻,她收理了情愫,折身走出房间,显然这里没有她要找的人!

    她返回一楼,顺着走廊走向流水潺潺的地方的,那是他们的温泉。

    温泉的室的门开着,男人寂静的躺温泉里,就好像她当年看见的一般。

    “宫墨宸!你给我出来!”

    看着他的悠然,她就冒火,她可没时间耽误,72小时耽误了,她再吃什么也没用了!

    她急步走了进去,脚下一滑,径直的冲向了温泉池!

    “啊!”

    耳边是水花被她拍溅起的声音,她脸朝下扑了进去。

    没用预期的疼痛,一双有力的大手捂住她的腰。而她的脸磕到一方软处。

    就是什么东西在她的唇下越来硬?

    她下意识乱抓着面前的东西,钻出水面,就看见男人的那张隐忍着的脸!

    她的位置在男人的两腿间,她抓着的是男人的手臂,她刚才磕到的是……

    她的脸泛出一片绯红,她一把抓住男人的脖子,“让聂锋通知药监局的人,撤销那个什么姓云的不能买避孕药的禁令!”

    宫墨宸伸出长臂把小女人抱坐在他的腿上,手臂禁锢着她的腰身,完全没理会,她掐着他脖子的动作。

    “还记得这温泉吗?当初你还被里面水草吓到了。其实你当初看到不是水草,而是一种剧毒的火山黑腹蛇,这种水蛇很罕见,通体都是黑色的,生活在温泉的深处。

    当初为了弄到这个东西,很不容易,多亏了叶薇,才把唯一一条被抓到的火山黑蝮蛇弄到手。

    知道为什么,我需要那条剧毒的蛇,还废力的在这里种植了水草掩盖它?”

    不等男人说完,琴笙便开口说话。

    “因为你中毒了。需要用蛇毒要抑制你身体里的毒素,所以你让叶薇弄来了那条蛇,后来你的毒一直再加深,你才不再碰我,甚至想让哈思带我走,让利昂死心。”

    宫墨宸的眸色绞着眼前,全身湿透的小女人,她的淡粉色连连衣裙紧紧裹着她,勾勒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形。

    被水湿的半透明的衣料隐隐的暴露这她一切,刺激着他的感官,让他想到昨夜她在他身下的时候,他有多舒服。

    想到那温暖湿润的地方,他就变大变强……

    “是。你都知道了?知道多少?”

    “不全知道,不过应该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你订婚的那天,利昂想给你解药的,但是出了意外,那个带银色面具的人出现了,和利昂抢你的解药。

    利昂为了带走我,就让聂锋和那个人一起抢解药。最后聂锋抢到了,但是你订婚的现场爆炸了。所有的人都说是我的不甘心被甩,要炸死你和琴紫娴。”

    琴笙一字一句的说着,利昂对她没有隐瞒,所有她想知道的事,他都告诉她了。

    宫墨宸的眸锁在琴笙的脸上,不敢放过她每一个表情,然而她的小脸始终冰冷的让他看不出她的任何情绪。

    “你撞上我和叶薇的那两次,只是她帮我演戏,我没真的碰过她。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死心离开我,可是当时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我只能让你死心,让你走!”

    他终于说出,这么多年来,不曾对她说过的话。

    然而,女孩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琴笙冷冷的看着她面前的男人,“你是让我夸你是情圣吗?把所有的事都自己扛下来,给我一片安宁的天空。

    还是让我感激涕零的扑倒你怀里,谢谢你给我安排了那么好的未来。然后和过去一样,无条件的接受你所有安排?

    宫墨宸,我不是琴笙了,不是那个追在你身后,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的傻丫头了!

    不管当时是你想保护我,还是当时是我想用自己和利昂走给你换解药,都不重要了。

    我们之间重要的事是什么,你很清楚!你要告诉我吗?”

    如果他们之间只有这么简单的事,那么根本就不算事,只要他爱着,她也爱着,所有的误会都可以解释清楚。

    可是她清楚,他们之间的事,完全不是一个误会可以诠释的!

    宫墨宸眸色压下,把女孩抱得更紧,“琴笙,你想知道的事,我会告诉,如果我要讲一辈子,你要听吗?”

    琴笙的心口一窒,他要讲一辈子,所以她要在他的身边听一辈子吗?

    她的唇抿成了直线,鼻子酸酸的感觉让她的眼睛很不舒服。

    “我没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我妈妈也等不了我一辈子。既然如此,那就通知药监局,撤销避孕药的禁买令。”

    宫墨宸眉头低压着,“你就这么不想给我生孩子?如果真的有了,她也是你的孩子,你要忍心打掉她?

    琴笙,当初你问过我,如果你是我的负累,我会不会还把你养大,我说会的。而你现在呢?”

    “当初你可以理智的推开我,让我嫁给哈思,给我选择最好的路,为什么我现在不能给我和她做一个最好的选择?

    让她生在父母是仇人的家庭,让她从小受我受的痛苦,我不要我的孩子,和我一样长大,不是没爸爸就是没妈妈,我不觉得她这样会快乐!”琴笙的眼睛红红的,不是自己的生活,谁也没有发言权。

    就算是在宫墨宸的宠爱下长大,她的内心还是孤独,她有多渴望能有爸有妈疼她?

    况且,现在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只是避孕,谈不到伤害孩子的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