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13章 扑倒和反扑倒的运动(1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皮包,掏出一把钱,甩给宫墨宸。

    “狂犬病疫苗的钱够了吧?给我滚!”

    宫墨宸看了一眼地上的红红绿绿的钞票,站起身走向琴笙,“狂犬病疫苗的钱够了,不过没给我钱。你说是onenight要给我钱的?我的收费标准是一个一块。”

    琴笙仰头看向男人,有些诧异他的收费标准,一次一块的话,七次也就块啊!

    她的手指夹着一张十块钱放宫墨宸面前,“不用找了,剩下三块算你的小费!慢走不送!”

    宫墨宸轻勾了一下唇角,“宝贝,你算错了,我说的是一个一块不是一次一块。”

    他的头低下,唇似有似无的碰触着女孩的耳轮,湿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耳后,“是一个种子一块,我每次给你几百亿的种子,给了七次,你付清这笔欠款,昨夜的帐就两清。”

    琴笙的眸子睁到了最大,天啦撸的,他怎么不去抢?

    她的小脸紧绷着,这笔钱,她无论如何都付不起清!

    “无耻!我又没要!是你……”

    她的脸红了一下,说不出后面的话。

    “宝贝,你没说不要啊,我这个可是成本价格,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的基因,我的种子要是买,一颗应该会竞拍到上亿了,要是按这个价格算,你的吞了我多少财产?”宫墨宸说道。

    琴笙只差被气到吐血,按照男人这么算,她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

    “对别人来说是个宝,对我来说连草都不值!就这十块钱,不要就走!”

    她懒得和男人矫情,反正这样的事,告不到法院,她也不怕他追债!

    宫墨宸眸光一敛,“一天三次涂药,你该涂药了。给你涂好药,我再走。”

    “我不用你涂,也不需要你的药,你要是再赖在这里不走,我就告你骚扰!”琴笙说着拿起自己的电话。

    宫墨宸轻勾了一下唇角,“好,你打吧!”

    琴笙熟练的拨出110,结果宫墨宸的手机响了起来。

    宫墨宸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宝贝,你要报案吗?”

    琴笙气得扔了电话,“你对我的手机做了什么?”

    “没有对你做的多,只是把某些电话都设置转接功能,全部的都接到我的电话上,我不觉得,你找警察报案,有比找我报案,问题解决的快。”宫墨宸说道。

    “算你的狠!宫墨宸,昨天我只当日了狗,你给我滚!”琴笙抬手推上男人的身,恨到想把他杀了。

    而她绝对不会这么轻饶宫墨宸!看她这么收拾他!

    宫墨宸一把抓住琴笙的小手,“看来你对我昨天的服务不满意啊!怎么我也要比狗强悍吧?我不介意补偿你!”

    他的另一只手臂搂住小女人的腰身,把她推进他的怀里。

    琴笙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却被男人卷带着倒在了床上。

    她身上连衣裙被男人脱下,绳子一般的把她的手栓在床栏上。

    “王八蛋!你干什么?不许碰我!”

    她的脑中闪过昨夜的一幕一幕,他不是又想要她吧?

    她的伤才好了一点!

    她的腿踢在男人的身上,想把他踢到地上去。

    宫墨宸绑好小女人的手,抓住她的脚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的一只脚绑在在下面的床栏上。

    他站起身,手指轻触他的皮带扣,咔吧一声皮带打开。

    优雅的动作,可以让所有女人痴迷了眼睛。

    可惜琴笙却没办法欣赏,她现在只剩下一条腿还能动,“宫墨宸,你敢再上我,我咬死你!”

    她狠狠的飙出她的话,她的身体真的承受不住了。也后悔死干嘛要欧式的床啊?要是没床栏不就好了?

    宫墨宸抽出腰上的皮带,“是听话让我涂药,还是不听话的让我再栓住你另一条腿?”

    他的额顶划下无数的黑线,只是涂个药,怎么弄得他和强奸她一样?

    涂药?只是涂药?

    “你保证只是涂药?是不是涂完药你就走?”琴笙问道。

    “是,不然,你想和我干点什么?”宫墨宸问道。

    琴笙的牙咬在唇上,显然这个状态,她反抗不了男人,还不如让他涂好了药,快点赶他走人!

    “我让你涂药,你涂完就走!”她的羞愤的一阵红一阵白的。

    宫墨宸的手拍在女孩臀上,“真听话,把腿张开。”

    琴笙只好按照男人的话做,好让他涂药。

    她不敢去看这么羞人的一幕,脸转向了一边,只差把自己打晕了。

    然而片刻没有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只是觉得一阵阵湿热的气息喷爆在她受伤的地方!

    太敏感了,她被气息刺激的发颤。

    “你干什么了?快点啊?”

    这样的感觉太煎熬,她只想他快点涂完走人。

    她转头看向男人,男人认真看着她的样子,让她羞得想钻地缝。

    “你别看了!”

    好在她还有一条腿可以动,她迅速闭拢。

    “别动,已经撕裂了,肿得厉害,我带你去医院吧,需要缝合。”宫墨宸说道。

    上次给她涂药的时候,他没看,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琴笙吓了一跳,她只知道自己疼,没想到自己竟然伤的这么重!

    “我不去医院,不是有药膏吗?”

    “药膏只是消炎的,撕裂的地方还是缝合的。”宫墨宸解释道。

    他也气到想打自己,可见昨天他的小女人有多疼了,只是禁欲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开荤,那股冲动发泄出来,完全像洪水猛兽,无法控制。

    “不行,我不能去医院,不能让别人知道!”琴笙连忙说道。

    现在她和宫墨宸的新闻被闹得满天飞,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们,她现在去医院缝合,简直的自己给自己的新闻火上浇油!

    宫墨宸眸色晦暗着,她在顾忌什么?难不成怕利昂知道?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让他生生的难受。

    他站直了身子,“急救箱在哪?”

    琴笙一怔,“在床头柜里,你干什么?”

    “干你!”宫墨宸没好气的回答着,走到床头柜,从抽屉里拿出了急救箱。

    他优雅的带上橡胶手套,用消毒液消毒自己的手……

    琴笙吓了一跳,“你,你不是要给我缝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