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08章 扑倒和反扑倒的运动(6)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心陡然一沉,云笙,云笙这两个字压在他的心头,她不是琴笙,只是云笙。

    “不管是你琴笙还是云笙,你现在都是我的女人。”

    琴笙扯动了一下僵硬的唇角,这点她好像真的否认不了。

    “你的女人?难不成你还要负责的娶我?宫墨宸,你开什么玩笑?难道你敢娶我?这个世界上,你能娶所有的人,唯一不能娶的人就是我!”

    宫墨宸的脸色沉下,“如果我敢娶你呢?你敢嫁吗?”

    “我妈妈怎么死的?你敢说吗?”琴笙呛声回去。

    她的眸低泛着一片水泽,“只当onenight。按照你的技术……”

    她掏着自己的口袋,晕,衣服是宫墨宸给她买的,她口袋里没钱。

    麻痹的,她连和男人买断的钱都没有!

    “内个……”

    还没等她说出话来,男人就说出口。

    “要算账吗?先算算我被你咬伤的地方,你要陪我医药费,和狂犬疫苗针钱吧?加上这件衣服,云笙,你欠我不少钱了,你打算怎么还?”宫墨宸的眸子绞着眼前的小女人。

    琴笙的眸子瞪到最大,“人咬的用打狂犬疫苗吗?你特么的才是狗!”

    靠之,他骂她是狗吗?

    “仓鼠咬到都要打狂犬疫苗,你比仓鼠大多少?拿钱!”宫墨宸伸手找小女人要着钱。

    额!琴笙的额顶划下无数的黑线,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她是咬破他了,可是他也弄破她了好不好?

    “你,你还弄破我了!”她扯出一条理由。

    宫墨宸低头靠近女人的耳轮,暗哑的声音逸出,“我弄破你,不用打狂犬病疫苗,我不是咬的,我那里也不长牙。”

    琴笙的小脸一热,抬手推开身边的男人,却被男人抓住了手,“放开我!”

    宫墨宸大手将女人抓进他的怀里,“你还没还清欠我的,我怎么放你走?”

    “我现在没钱,我出去给你拿钱!”琴笙说道。

    房门敲响,传来保镖的声音,“总裁,药买来了。”

    宫墨宸松开琴笙,拿起茶几上的浴巾围住下身,去开门拿进药膏。

    “药来了,上床,我给你涂药。”他命令道。

    “不要涂你的药,是不是又欠你药钱?”琴笙警觉的问道。

    现在她连狂犬病疫苗的钱都没有,她往哪在给他找药膏钱?

    宫墨宸伸手打横的抱起小女人,“这个免费赠送,听话,把腿张开。”

    琴笙被男人放到的大床上,她闭紧自己的腿,“不张!你滚!”

    她的脸通红着,那么羞辱的动作她才不要做。

    “你不张,我怎么滚?忘了昨天我们怎么滚的了?”宫墨宸的眸光绞着女孩红透的小脸。

    “我,我自己涂!你把药膏给我!”琴笙生生被吓到了,再滚一次,她非疼死!

    天啦撸的,她不会涂吗?只是涂药而已,她干嘛让他摸她那里?

    宫墨宸轻勾了一下唇角,把药膏递到小女人的手里,“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琴笙没犹豫的说道,这个还有什么可疑问的。

    只是当药膏挤到她的手指上的时候,她发现了问题。

    她要当着男人的面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自己给自己上药。

    本来自己上药,不管上到哪里都是正常的,可是当然男人的面,让他看着她触摸自己的伤口,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她在做什么龌龊的事情。

    “你出去!不许你看!”她让男人走。

    “我不看着,你要是上的地方不对怎么办?那里,你自己又看不见,我帮你的看着点。”宫墨宸的眸子里浸着满满的玩味。

    琴笙的唇狠抽了一下,“我看不见我不会摸吗?我……”

    她的话忽然顿住,瞬时羞得如熟透的番茄。

    “你要自己摸自己?嗯?”宫墨宸暗哑的声音打在琴笙的额顶上。

    “我,我不用你管!”琴笙无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宫墨宸也学得这么污,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她到底做了什么?就是涂个药而已啊!

    宫墨宸一只手搂住女人的腰,另一只手钻进女人的裙子,扯下她的内衣裤。

    “我帮你涂,保证又快,又好。”他的唇厮磨在她的耳后,手指从她的手指上蹭过药膏,伸手涂在她的伤口上。

    琴笙的身体猛然收紧,冰凉的药膏很冷,不过也很有效,擦上就不觉得那么疼了。

    但是他的手指再干什么?

    “你干什么?出去!”她躲着男人的手指。

    宫墨宸的一只手滑到女人的大腿上,固定住她的位置,“涂药啊?伤在里面自然要涂进去。”

    他说的无辜,像是被女人错怪了一样。

    琴笙被男人噎得无语,但是为什么还没涂完?

    她的眸子看向男人,就看见半眯起的眼睛,正绞着她的小脸。

    “宫墨宸,你想干什么?”她立刻察觉到了危险。

    然而男人先一步吻上她的唇,深深的吻住,堵住她所有的话。

    而他的另一只手,并没有收回……

    顺滑的药膏,舒服的触感,让琴笙从鼻息里哼出了羞人的声音。

    她知道这样不对,可是她被男人禁锢着,她根本就动不了,只能被动承受。

    宫墨宸给着她所有他能给的宠,他知道昨夜,她除了疼就是疼,没有享受到应该有的快乐,他想让她恋上他给的宠,恋上他的床。

    “唔……啊……别……”字从琴笙的唇角逸出。

    她全身抽紧着,脑中一片空白,只有痒痒的感觉激荡在她的身上。

    宫墨宸这才松开女人的小嘴,“舒服吗?昨天我爽了七次,今天补偿你七次。”

    小女人太敏感,他随便碰碰,她就满足了,这点承受能力,怎么能满足他的需求。

    这么多年为了这个丫头禁欲,好不容易吃到肉了,他打算天天开荤,把过去损失的,都补偿回来!

    他要好好练练小女人的承受能力,不能碰几下就受不了了。

    琴笙被男人吻到缺氧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话,又被男人堵住了,眩晕让她瘫软的依靠在男人的怀里。

    她手抓住男人手臂,五指收拢,同事也感受到男人身体硬硬的触碰。

    他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