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07章 扑倒和反扑倒的运动(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啊!不要!”琴笙吃痛的想闭紧腿,却把男人加紧。

    宫墨宸有些意外,按道理她连孩子都给利昂生了,怎么会进不去?

    他的手摸上女人的身。

    琴笙扭动着身体的,不让宫墨宸触碰。

    “不要,不许你看!”她的手不能动,就用脚乱踢着男人。

    宫墨宸大手按住女孩的大腿,“怕什么?从小到大,我都看了多少次了?画都能画出来!”

    他的眸光深邃凝着她,眸低内敛的眸子陡然发射出无数道的亮光,脸上的表情复杂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他的手一巴掌拍在女孩的臀上,“臭丫头,你敢骗我?生过孩子,你还是处子?”

    真心被她气死,也惊喜死了,原来他的女孩还是他的。

    琴笙满脑子乱转着,说剖腹产还是说找人代孕了?

    似乎不管她怎么解释,都解释不了她还是处子的事实。

    猛然的钝痛,抓回了她的神志,她才意识到男人在做什么。

    “不……唔……”她抗议的声音被男人用唇堵住了,把她的口腔填满,所有的声音都化作了呜咽声,从两个人贴合的唇角逸出。

    她扭头向挣脱开男人的唇,却被他吃得死死的,让她不能动分毫。

    而他的大手按在她的腰上,用力想将她全部占有。

    撕裂的钝痛,席卷着她,她吃痛想反抗,可是手臂被绑着,抬腿想踢他,但腿在他的两边,根本踢不到!

    宫墨宸的额角隐忍出了细汗,他能感觉到她疼到轻颤,可是他却狠下心的,不管她这次有多疼,他都要将她变成他的女人!

    那种知道她成了别人女人,失落到心碎的感觉他不想再尝试一次了,所以他不会给任何人机会占有她!

    他深深地吻着她,用这样的方式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不要觉得这么疼。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两个人的差距,注定了琴笙要有多疼!

    “不想痛就别动!”

    “宫墨宸!你是大混蛋,我不要,你出去!”琴笙终于找到骂人的机会。

    为什么会这么疼?她看过大片,分明那些女人都很享受!

    宫墨宸额顶一黑,这个时候让他出去,他能憋废了!

    “你不动就不疼了,听话!”他的手按住女孩的腰身,没再管她的感受,他顾忌着她疼,时间拖越久,她只会越疼!

    “啊!”琴笙的身体躬起,一口咬上男人的肩头。

    眼泪顺着她的脸滚落在男人的肩上。

    宫墨宸的大手拖在女孩的后背上,唇吻着她的脖颈,“我保证下次不疼了。”

    他不敢再动,此时只能让她适应他。

    琴笙没松开男人的肩头,肌肉咬起来q弹的,口感不错。而她也想报复这个该死的男人,谁让他的把她弄疼的!

    片刻,宫墨宸感觉到女孩吃痛的轻颤好些了,才开始他的享受。

    ……

    当第二天的阳光和暖的找在房间里的时候,窝在温暖怀抱里的琴笙揉着眼睛,全身每一个骨节都诠释着两个字,酸疼!

    她的腿动了一下,又蹭到伤口,她吸了一口冷气,所有的睡意都被疼醒了。

    腰上搭着的男人手臂,时刻提醒着,那个男人还在她的身边。

    她抬眸就看见那张让她神魂颠倒了十八年的脸,从她回来,她还没这样近距离的仔细看过他。

    他的样子一点没变,只是比以前更加的清瘦了,他的唇角还挂着一抹幸福的笑容。

    她恨到咬牙,该死的男人,昨天压着她要了多少次?

    她只记得自己要被他压断了气,疼断了气,谁说第二次不疼的?

    她只想抓起男人问问,这个大骗子又骗她,她生生疼了一夜!

    他还逼着她,让她叫他小叔,说叫了他就快点结束。

    然而她叫了,他马上,马上,的又上了她几次,她都不知道了。

    因为她没坚持到最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她的眸低泛出了水泽,想到当初利昂问她的,如果回去,接受所有她小时候的事,也许她会后悔当时的选择。

    撕心裂肺的疼,席卷了她的心,她真的后悔过,如果她不走,是不是永远不会知道那些,然而那却是她必须面对的,她是云笙,只是云笙。

    他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爱的人!

    她抬手拿开男人的手臂,从他的怀里,蹑手蹑脚的下地,酸软的腿差点让她跌坐回床上,她揉着发抖的腿,缓缓迈着步伐,每一步都能蹭到她的伤口。

    她倒吸着冷气,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只怕吵醒床上的男人。

    好在衣服没被男人撕坏,而全身干爽的肌肤没有血迹,证明着他已经给她洗过澡了。

    她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身,抬步走向大门。

    大门打开,外面两排的保镖站在走廊两侧。

    “琴小姐,没总裁的话,你不能出房间。”聂锋走上前说道。

    琴笙唇角一抽,“是他让我走的!”

    反正宫墨宸睡着,不知道她说什么。

    陡然,男人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宝贝,我是让你过来,不是让你走,你听错了方向。”

    聂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琴笙回去,贴心的把房门关上。

    琴笙狠剁了一下脚,瞬时疼抽了唇角。

    宫墨宸起身走向小女人,看着她变形的五官,他就知道,她怎么了。

    “又疼了?我派人去买药了,你等一会儿,涂好药我们再走。”

    琴笙转头便见到的大喇喇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宫墨宸,你不知道要穿衣服吗?”

    她的小脸一阵阵红着,从昨天到现在,她看了这么多次,会不会长针眼啊?

    “又不是没看过,用都用了,你怕什么?”宫墨宸沉声说道,大手伸向小女人,“听话,我抱你再睡会儿!”

    他知道她没睡几个小时,从昨天一直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想让她再睡一会儿。

    琴笙的唇角扯成了直线,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四年前,她会毫不犹豫的投入他的怀抱,赖上这个男人。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宫墨宸。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我是云笙,不是琴笙。昨天是我撩你的,你也爽了一夜,我们两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