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97章 污到家了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像谁呢?

    司空珏一时间想不起,但是真的好眼熟,可是他想便了所有认识的人,也没一个和小奶包一样的。

    琴笙吓了一跳,这对父子两个真的很像,尤其是凑在一起的时候,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当然眼熟了,我和利昂的孩子,像我们啊!”她连忙说道。

    像利昂?司空珏的眸光纠结在小奶包的脸上,他怎么没看出来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小奶包便从宫墨宸身上滑下去,抱住莘彤的腿,“阿姨,你好漂亮,就差一点点就比我麻麻漂亮了!”

    他小手在女人光洁的腿上摸来摸去的,大大的眼睛闪着他的电光。

    莘彤本来就缺少朋友,这次猛然看见小奶包,她高兴的合不拢嘴,她抱起小奶包,“你叫什么名字啊?你长的真可爱!”

    小奶包真的好漂亮,黑黑的头发,白净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会说话一样。

    “我叫健健,阿姨,你是白骨精还是白富美?”初健问道。

    “哈哈,健健,你知道的还真多啊!”莘彤像是发现了新玩具,高兴的她把健健抱紧。

    “阿姨,我可以亲你一下吗?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就像我最爱吃的棉花糖。”初健又放出他两万伏的电压。

    “可以。”莘彤笑得花枝乱颤。

    初健吧唧在女人的脸上盖了一个印章,小手摸着女人的胸口。

    “阿姨,你这里好软好舒服,我能躺在上面睡觉吗?”

    “我能把你扔了吗?”司空珏一把将孩子从莘彤的怀里抓着衣领领,好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钰哥哥,你干什么啊?你快把健健放下来!”莘彤连忙伸手要着孩子。

    “我干什么?你知道他干什么吗?笨死你算了,被人占了便宜都不知道!

    小色坯,这么小就这么污,长大还得了?给我滚一边去。”司空珏把小东西扔给宫墨宸。

    宫墨宸一把接注子,“他有事,你担着,要不要扔,你看着办!”

    司空珏狠狠抽了一下自己的唇角,就这么被宫墨宸赖上了。

    “等着,我给他配点药。”他朝着莘彤睇了一个眼色,让莘彤跟着他进来。

    莘彤跟在男人的身后,“他这么小,这么会占我便宜?你想太多了。”

    打死她,她也不信,刚才是小东西故意占她便宜的!

    “我想太多了?这小子污到家了,也不知道爹妈是谁,这到底什么基因?”司空珏吐槽着。

    “啊?不是琴笙和利昂的吗?”莘彤问道。

    司空珏一把捂住莘彤的嘴,“别说出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不管是宫墨宸还是利昂,都不是他能惹的人,他只能静观其变。

    他拉着莘彤的手,带她去房间里配药,不过在药快配出来的时候,他让莘彤叫琴笙进来。

    琴笙走进房间,一眼就看见正在装药的司空珏。

    “药配好了?”她伸手要拿药。

    司空珏抬手躲过了琴笙的手,“想要药可以,你刚才不是说,可以告诉我初夏的事?她好不好?”

    初夏和陶家的人走了之后,他没在打听到初夏的消息。

    “她一直在国外,改名字叫sunshine了。现在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目前在巴黎参加服装秀。你打听她干什么啊?”她探问道。

    说实话,她刚才威胁司空珏的时候,只是撞运气,因为她实在找不到能威胁利昂的东西。

    而且她觉得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反正初夏回国工作,人们早晚会知道大设计师sunshine,就是初夏。

    没想到初夏的名字这么好用。

    sunshine是阳光的意思,现在的初夏,活得很阳光,她相信不管司空珏怎么想,反正都影响不到初夏的生活。

    司空珏眸色凝重着,初夏再不是那个求着他娶她的小女孩了。

    他把药交给琴笙,“每天吃一次,没有药了可以再来取。”

    “能治好健健吗?我不想让他活不到成年。”琴笙问道。

    “先天性心脏病就是这样,只能问为什么明知道孩子有病,还要生下来?这样的孩子,根本就不该出生。

    我没本事保证他活过成年,只能保证他活到18岁。”利昂说道。

    “你想想办法,要多少钱都可以!”琴笙问道。

    “钱可以买命,就是买不了病!你给多少钱,也买不走他的病你懂吗?”司空珏回答道。

    琴笙的心抽紧着,想到这么可爱的孩子只能活到18岁,她的心都是颤抖的。

    她失落的走向房间的大门。

    司空珏不知道为什么,心很不舒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牵扯着他的神经。

    望着女人的背影,他犹豫了一下,“心脏病就是他的心脏不够健康强壮,除非能训练他的心脏够强壮,才能支撑他的寿命!”

    琴笙转回身看向司空珏,“训练他的心脏,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司空珏点了一下头,“对,不过,他不训练也就死一次,训练的话,恐怕要死上十几次,甚至更多,我不觉得这样的训练,又比死一次舒服。”

    “但是他能活着对不对?”琴笙急步走向司空珏。

    “我只能说尽力,如果他坚持不住,可能连18岁都活不到,而且他要放在我这里养,你舍得把他交给我?”司空珏问道。

    琴笙的唇抿了一下,这件事不是她能决定的,要问过初夏才行。

    “你让我考虑一下,等我几天,我会答复你的!”她说道。

    “可以,药钱和看病的钱,是和你算还是和宫墨宸算?”司空珏问道。

    “和我算,这孩子和他没关系。”琴笙拿出一张卡,递给司空珏,初夏的孩子,自然不会让宫墨宸花钱了。

    司空珏接过卡看了一眼,“你和宫墨宸是怎么回事?四年没见,见面就闹上了?”

    对于琴笙和利昂,还有宫墨宸之间的牵连到底是什么,还有他们三个人之间那些隐晦的事,他至今不知道。

    “没闹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他闹了?”

    “我哪只眼睛都看见,你在和他闹脾气。琴笙,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但是我能告诉你,他这四年过的不容易,当年他中毒了,才没能救你,那次爆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