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94章 回来,就别想离开我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随着男人的脚步倒流着,一步步追溯到他们分别的时候。

    好像那样撕心裂肺的一幕才刚刚发生过。

    琴笙的眸底像是笼着一层纱,雾蒙蒙的让人窥不见她的眸低。

    宫墨宸的眸光深深内敛着,她变了,变了很多,头发是好看的长发,身体也发育得凹凸有致,不再是t恤衫和牛仔裤,一件得体蓝色西服套装,白色的衬衣,让她的青涩中,透着一抹成熟和干练。

    虽然他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是他的女孩,可是他却再看不透她眸子。

    他的心悸动着,一把抓住的女孩的手臂,只想把她拥入怀里,却被女孩生冷的眸光冰封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琴笙笑得凉薄,“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你抓我干什么?”

    只一句话,激怒了宫墨宸所有隐忍的神经,他的眉头深深压下一片晦暗。

    “不认识?那要怎么样才算认识?”

    “先生,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要叫保安了!”琴笙冷声说道。

    宫墨宸的眉头一锁,长臂环抱住女孩的腰身,身体压下将她按在公寓楼的大门上。

    他的手摸在女孩脸颊上,“是不是你一定要我做点什么,你才能想得起来?”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她前面是男人,身后是大铁门,她连逃的地方都没有。

    她满脑子乱转着要怎么回宫墨宸的话,他来得太快,她跟本还没想到要和他见面,其实这四年里,她想过很多和他见面的方式,但是结果超乎了她所有的想象。

    然而就在她还没开口的时候,她怀里的初健抬着小手推着眼前的男人。

    “坏蜀黎,不许欺负我妈咪!”

    孩子稚嫩的声音,灌入男人的耳轮。

    “妈咪?”宫墨宸只觉得自己大脑的内存不够用了,他得到的消息是,她杜撰的人生,从她在欧洲出生到现在,完全就是凭空编出来的一个人。

    但就算是这样,资料里也只是显示,她和利昂男女朋友的关系!

    初健仰着小脑袋,看着面前高高大大的男人,“是啊,她就是我妈咪,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你欺负她!”

    宫墨宸的眸光狠狠绞在琴笙的脸上,抓着她手臂的手更紧了。

    “说!这个孩子是谁的?”他气吼出声。

    琴笙的眸光迎着暴怒的男人,“他是我儿子,你放手!”

    她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要让他攥碎了。

    “和谁的孩子?”宫墨宸逼问道。

    孩子的样子,看着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和她离开的时间吻合。

    他的心像是被人凌迟了,一阵阵的利痛,让他不能呼吸,他的女孩,他还没来得及拥有她,她就在离开他之后,马上和别的男人滚上床生下儿子了?

    “利昂。”琴笙说出两个字。

    她云笙的身份是利昂的女朋友,她想说别人也不可能。

    宫墨宸的手颓然松开,有这么一瞬,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着。

    琴笙趁着男人失神的功夫,推开男人,抱着初健快步跑向自己的车。

    男人折身一把从身后抱住琴笙,“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你都想起了什么?还是他告诉你了什么?”

    琴笙的眸色一暗,“你觉得我该想起什么?”

    “琴笙!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甚至不是你看见的那样,就算是记忆,也不一定靠得住!”宫墨宸的声音暗哑着,发自深喉。

    琴笙的心跌宕着,“如果记忆都不可信,那么人呢?”

    她的脑海中闪过那一幕幕可怕的景象,那是她被唤起的记忆,她清楚的看得看见地上一片片的血,年少的宫墨宸冷笑着拿着匕首朝着她走过来。

    而她还天真烂漫的喊着他小叔,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样,朝他扑过去……

    这一刻,她窒息的喘不上气,头疼的根本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宫墨宸的眉头紧紧锁成了川字,女孩的话明显是她的记忆恢复了。

    “因为这样所以才和利昂在一起?为什么生了孩子都不结婚?他对你不好吗?”

    琴笙的掰着男人抱着她的手臂,“我和他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况且我们认识吗?”

    她转头生冷的眸光打在男人的脸上。

    认识有两种含义,一种是认识,一种是认知。

    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也未必认知,有的人未必熟悉,却心灵相通的认知。

    宫墨宸的手臂将女人的腰身锁紧,“我不管你这四年是怎么过的,既然回来,就别想离开我!”

    琴笙笑得浅薄,“我叫云笙。”

    “够了,我养了你十八年,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你要我证明你的身份吗?你腿根上有块红色的胎记。”宫墨宸的头低下,压低声音打在女人的耳轮上。

    琴笙明显感觉到男人的手钻进她的一步窄裙里,她向后躲着男人,可是腰身被男人的另一只手臂锁死,她一只手臂还抱着初健,只能用一只手臂阻挡男人。

    “我要告你非礼!”

    “从来都是你非礼我,被你非礼了那么多年,我也该讨点利息了!”宫墨宸说着低头吻向女人的唇。

    “不许吻我妈咪!妈咪是我的!”初健的小手捂住了琴笙的嘴,挡住了男人的唇,像是宣布自己所有权一样。吧唧一口亲在琴笙的脸上。

    宫墨宸的脸色铁黑着,他的女人竟然被一只小包子亲了,就算这个包子是她儿子也不可以!

    他伸手把小包子从琴笙怀里抱过来。

    “你抓健健干什么?把健健给我!”琴笙没防备男人,初健就这么被男人抱走了。

    宫墨宸一手抱着健健,一只手打开车门,把小包子扔到汽车的后座上。

    “健健?果然和他爸爸一样贱!”他的语气里绞着一抹酸意,回手关上车门。

    琴笙的额顶一黑,可怜无辜被骂的司空珏。

    “你把健健给我!”她伸手去拉车门。

    宫墨宸欺身而上将女孩压在车门上,大手扣住琴笙的头,低头吻了下去,吻在刚才被小包子吻过的地方。

    他的女人,不许沾染上任何雄性的气息,即便只是几岁的孝!

    琴笙被男人镇压下所有的反抗,她的头被男人扣住,不能移动分毫,就这样被逼承受着男人的吻。

    他横冲直撞的冲进他的口腔,牙齿撕咬着她的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