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90章 撒娇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宾馆中一派喜气,所有的宾客都提前来了,能被琴家和宫家邀请参加订婚宴会,简直荣耀,这也是对他们身份的肯定!

    大家纷纷向琴泽和何芬道喜。

    琴紫娴一身让人艳羡的昂贵白礼服,被几个名媛围在中间。

    “天啊!宫太太,你的项链真漂亮,这个红宝石真红啊!”

    “是啊,成色真好,也够大,一定是宫总裁送给你的!”

    “宫总裁很大手笔,对自己养的琴,不是,我是说,对自己养的那个野种都办那么盛大的成人礼,更何况是对自己的夫人了!”

    一个名媛不知道是艳羡,还是羡慕嫉妒恨,也不知道是说走嘴还是故意,差一点说出琴笙的名字。

    对于宫太太的称号,琴紫娴还是很受用的,但是琴笙的名字让一口气憋在心里,订婚的一切都不是宫墨宸给她买的,全部都是她和自己妈妈的私房钱!

    为了这个订婚,简直花光了她们所有的积蓄!

    她轻勾着唇角淡看着几个名媛,“我可舍不得让我男人给我花这么多的钱,他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吗?为什么要糟蹋在那些没有的东西上?

    典礼而已,只是一个形式,我就想简简单单的订婚就好i礼的时候再隆重一些!”

    她说着违心的话,显然她的典礼,连琴笙一半的成人礼规模都没有!

    和琴笙的成人礼比起来,简直可以说寒酸了!

    她的眸光打在主席台上,主席台还是昨天的样子,看来聂锋没有发现她做的手脚!

    想到主席台下的炸弹,她的心狠狠抽紧到嗓子眼,窒息到喘不过气来,一会儿这里就要被炸飞了!

    “宫总裁来了!”一个名媛忽然发现走进来的人群,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宫墨宸!

    琴紫娴回头看向男人,愕然的看见男人身边的叶薇!

    她抓着手包的手,只差把自己的手包都攥碎了!

    耳边能听见,不少名媛低低的笑声吗,都是在嘲笑她的!

    自己的订婚宴上,自己的男人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这完全是男人在给自己的女人争小三名分的节奏!

    这口气她要怎么咽下去!

    她的眸光缓缓从男人的身上收回,再次看向主席台的时候,她没有半点的心虚。

    宫墨宸,不管我怎么对你,都是你自找的!如果你爱的人是我,我也不会这么对你!

    她的心终于放安稳了,她没什么对不起宫墨宸的!

    何芬走过来一把拉住琴紫娴的手,压低了声音,“紫娴,给我争气,说什么也要争到宫太太的名分!”

    她只怕自己女儿一个生气就不订婚了。

    琴紫娴勾着唇角凉薄的笑容,“妈,我知道。”

    她当然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提着裙子款步走向宫墨宸,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悦,仿佛没有看见男人身边的叶薇。

    “三哥,你来了!人家都等你半天了。”她娇嗔的说道。

    她从来没和这个男人撒娇过,以前是她看不上这个男人,后来是男人展露了锋芒,她不敢在他面前撒娇了。

    但是今天,她想撒娇一次,只为他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

    她伸手挽住宫墨宸的另一只手臂,温婉如水,宜家宜室的贤惠!

    “让你久等了。”宫墨宸说道。

    他看了叶薇一眼,示意叶薇放手。

    叶薇只能的退下,看着宫墨宸和琴紫娴踏着红地毯,走向主宾位置。

    现在还没到的结婚的吉时,他们要先和宾客们问好。

    宫墨宸的眸光看向大门,他在等的人还没有来。

    -

    釜月色中,利昂阔步走向自己的套房,就想宫墨宸猜的一样,解药是被他藏在这里的!

    在h国宫墨宸的只手遮天,想找到一个地方藏解药真心的不容易。

    而这个地方,是他能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

    “公爵今天怎么有空来了?你想要哪位姑娘?”虞梵迎了过来。

    “爵爷我在这里什么时候要过姑娘,我回我房间一趟。”利昂说着没去管虞梵,而他身后的保镖,走上来几个,拦住了虞梵的路。

    随着房门打开,利昂走进房间,他细心的把房门关上。

    要拿解药了,他的唇下意识的抿成了直线,他答应过琴笙,她跟他走,他保证宫墨宸安然,他自然会守信。

    虽然解药不会现在给宫墨宸,但是只要他们安全离开h国,他会说到做到的。

    他跃上桌子,伸手从天花板上吊着的投影机的机壳里拿出两个行子,一个盒子是解药,一个盒子是培养基。

    他将盒子拿在手里,没人知道,这里放着的就是宫墨宸的命!

    陡然,从厚重的窗帘后,一道身影朝着他冲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向后躲,躲过那黑影的袭击。

    利昂的眸光凛冽地打在带着银色面具的人身上,“你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从卫生间里又窜出一道身影朝着利昂冲了过去。

    利昂闪身躲过,不过这个人,他认识,是聂锋!

    “把解药给我!”聂锋急了,他是靠虞梵开门,提前躲在房间里,等着利昂拿出解药,但是那个银色面具的人,怎么会也在这里?

    他简直是惊了眸子,这个男人太恐怖了,好像幽灵一样!

    利昂收起两个木盒,放到自己的口袋里,“你们都想要解药?可惜,我只能给你们一个人!到底能给谁呢?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他的唇角勾着邪魅的笑容,看着两个人!

    “呵呵,想要让我们鹬蚌相争?你想的美!”塔洛斯完全没有理会聂锋,径直的朝着利昂袭击过去。

    聂锋一个箭步奔过去,他不能让银色面具人,把宫墨宸的命抢走!

    塔洛斯一个飞踹对上聂锋的侧踢,利昂趁机跑出房间。

    聂锋和塔洛斯折身就去追利昂。

    釜月色中涌出聂锋带来的手下,还有塔洛斯的黑衣人,双方阻截着利昂。

    “靠之!爵爷我是好欺负的吗?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聂锋,看好了,你主子的药就在我手里,你想让你主子活命,就把这个连脸都不敢露的人给我杀了!”利昂手里捏着解药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