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78章 疼你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对不起,初夏就这样的性格,可以不爱,就是不可以侮辱她!

    她的眸光狠狠瞪着对面的男人,他的话分明就是在说她是别用心的人!

    司空珏的唇抿成了直线,“我在教育我的女朋友,和你们没什么关系。”

    他只是警告莘彤,不要没事跑出来交朋友,莘彤太单纯,现在宫墨宸和利昂的事还没了结,他在利昂的身边,又牵扯着宫墨宸的解药,他很难独善其身,他只怕莘彤会被人伤害!

    但是这些和初夏没什么关系!

    只是,这句话在初夏听来,又成了另一个意思,“司空珏,我知道莘彤是你女朋友,你不用这样刻意告诉我!”

    莘彤意外的看着两个对持的人,“你们认识啊?那更好了!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

    显然初夏和司空珏是认识的,不然初夏这么知道司空珏的全名?

    司空珏拉住莘彤的手,“我看初夏没时间,她不会去的。我们去吃饭!”

    他带着莘彤就要走。

    一股怒火从初夏的心头直冲向额顶,“谁说我不会去的?我和琴笙正好中午有时间!”

    她看得出司空珏想要快点甩开她,她气得就想恶心他。

    莘彤一听,松开了司空珏的手,跑向初夏,“初夏太好了!你想吃什么?我们走!”

    孤寂了很久莘彤,头一次感受到了和朋友聚餐的快乐,她拉着初夏就走。

    此时,无论是琴笙还是司空珏,脸色都不对了。

    琴笙急得想撞墙,她不怕初夏和司空珏怄气,可是初夏怀孕的事不能让司空珏知道啊!

    就算初夏的肚子并不明显,而且她穿的还是蓬蓬裙式样的上衣,一条打底裤,蓬蓬裙把她的肚子掩盖的很好,但是司空珏的药剂师,会医术,一餐饭吃下来,会不会被司空珏发现了问题?

    而司空珏郁闷的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女人背影,没有人比他的心情更加错综复杂!

    然后身后人的脸色完全没影响到莘彤的好心情,也没影响到初夏要让某人出血的决心。

    初夏的眸光一转,商店顶楼就有一家五星级的餐厅,那里的东西贵到让人咋舌,她的手指指直通顶楼的观光电梯,“我们上顶楼去吃!”

    “好!我们去顶楼。”莘彤完全没有意见。只要有人陪她说会儿话,让司空珏请什么都行!

    两个人快步走上观光电梯,琴笙和司空珏急步跟了上来。

    一行四人来到顶楼的五星级饭店。

    “初夏,你喜欢吃什么?你点菜!”莘彤让侍应生把菜单拿过来给初夏看。

    初夏没客气的点了起来,“给我们一人一份almas鱼子酱,缅因州龙虾和黑松露的意大利面,餐后甜点要黄金圣代,还有猫屎咖啡。就这样吧,第一次让司空先生请客,不好意思让司空先生太破费了!”

    莘彤对这些东西完全没概念,她长期吃的都是才饭和药,“不会,不会,钰哥哥很有钱的!”

    她很认真的说着,想来初夏只点了一个面,一个鱼子酱,一个圣代,一杯咖啡,应该没多少钱。

    只是司空珏的额角都要溢出冷汗了,臭丫头分明就是在报复他,almas鱼子酱一份就要2.5万美元,意大利面便宜点,也要2000美元一份,黄金圣代是喷了薄金的冰淇淋,是要1000美元一支的,猫屎咖啡最便宜,也要300美元一杯。

    粗略算一下。这餐饭吃下来,要吃掉他十几万美元了!

    简直要吃掉他心肝的节奏!

    “对了,我们还没要酒呢!我不懂酒,初夏,你帮我选给酒吧!”莘彤想起了酒的问题。

    初夏的眸光凝着司空珏的脸,“那就82年拉菲!你钰哥哥这么疼你,一定舍得给你买!”

    莘彤招呼着侍应生,让侍应生去开酒,“嗯,我钰哥哥很有钱,你不用帮他省钱!”

    司空珏的额顶划下无数的黑线头,很有自爆的冲动,“彤彤,你不能喝酒!”

    “没事,初夏她们可以喝,钰哥哥,你陪她们喝吧!”莘彤说道。

    随着酒拿来,初夏没客气的喝起了葡萄酒,孕妇是不能饮酒的,不过喝一点葡萄酒还是可以的!

    不过琴笙不放心了,她拿过初夏的酒杯,“你刚感冒好,不适合喝酒!”

    “这么好的酒,不喝可惜了,几十万一瓶呢!”司空珏晃着酒杯看着杯壁上滑落的红色酒痕幽幽的说道。

    初夏一把拿过酒杯,“是啊。难得司空先生大方,我们不喝不是太不给司空先生面子了?”

    她拿着酒杯一杯酒灌进自己的嘴里。

    司空珏也一杯酒灌进自己的嘴里,他的眸光和对面初夏纠结在一起,脑中闪过,两个人斗酒的画面,就因为那次酒醉。他们之间才有不该有的交集。

    像是剧情重放,两个又斗起了酒,一杯杯的和对方干着酒。

    莘彤拉住司空珏的手臂,“钰哥哥,我爸爸说,喝酒急了要伤身的,你别喝这么快,会对身体不好!”

    她乖巧的拿着手绢给男人擦着唇角上的酒渍。

    对面浓情蜜意的两个人,刺痛了初夏的眸子,她的心陡然一阵踉跄,恍惚着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就算可以像以前一样斗酒,他们也再回不去那个时候!

    她不知道哪来想哭的冲动,她丢掉酒杯跑去卫生间。

    “初夏!”琴笙起身去追。

    却在走廊的拐角,被男人抢先一步的跃了过去,她看着司空珏拉着初夏走进一间单间。

    她追上去,可是被紧闭的大门关在了外面。

    琴笙急得跺脚,只怕司空珏发现什么!

    单间里,司空珏的手撑在墙上,看着站在他和墙间的女孩。

    “闹够了吗?就算恨我,你朝着我一个人来,那些事和莘彤没有任何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骚扰她!”

    初夏的心狂跌到最深的谷底,让她无力爬出,她抬眸看向的男人。

    “怎么害怕了?怕什么?怕我告诉她,她心里那个温柔专情的钰哥哥,和别女人有孩子,还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还是怕我告诉她,她的钰哥哥,趁着她病重,不知道上了多少个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