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73章 发情了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你要和我,我们一起?”哈思只觉得自己的血都要喷出来了,全身胀热着,这可是琴笙让他上她的!

    然而这一切来的太快,他都还没准备好,就被琴笙拉上了床。

    琴笙的手臂勾住男人的脖子把他带倒,郁闷着这根木头,他的表情怎么这么僵硬,在调情方面,她不得不说利昂真的会是个好情人!

    女孩的唇一点点靠近哈思的耳轮,让他的心跳加速,只差要跳出来了!

    他额角紧张的冒出了汗,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身下的女孩可是他心爱的女孩,他紧张的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

    “哈思,你怎么什么不都会?你怎么上我堂姐?你表情能自然点吗?演戏都不会?”琴笙压低了声音斥责着哈思。

    按道理他应该会的,不然怎么和琴韵婷有的关系?

    难道琴韵婷这么好伺候?

    演戏?哈思的一根神经断掉了,“你说什么演戏?”

    他小声问着女孩。

    “我要和你演戏给小叔看,让他以为,我真的和你在一起了,然后他才会相信我真的同意嫁给你了!不然,他怎么会同意放了我?”琴笙想着剧情走向,也只有这样,宫墨宸才不会把她关在地下。

    最主要的是,这样才能伤宫墨宸,他不要她,别的男人就在他眼皮底下把她强上了,她不信他不会气炸肺!

    要知道她是他养了十八年的,他说过,她是他的私有物品,他自己都舍不得用,不会让别人碰一下。

    当然那是他们亲热时,她质问他为什么不真的要她,他说的情话。

    可就算他现在厌弃她了,也改变不了他养了她十八年的事实,她终究都是他的私养的物品,就这样被人拿走,想来谁都会不高兴。

    就算是自己的水杯,被人不打招呼拿走用了一下,也会生气吧?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话,对哈思的触动有多大。

    哈思狂热的心瞬间降到了冰点,“是。是演戏啊。”

    刚才出的汗都变成了冷汗,冷了他一身。

    “是演戏啊,不然,你以为呢?”琴笙看着眼前的大脸。

    “内个,内个,我也以为是演戏。”哈思尴尬的说着,总不能说自己以为是打真枪吧?

    “那就开始,你要压在我身上,然后,然后……”然后怎么样呢?

    琴笙的脑子努力的想着初夏给她看的那些大片。

    哈思的额顶一黑,只差气背过气去,他用她教要怎么做吗?

    简直侮辱他男性本能!

    “闭嘴!”他用手捂住女孩的嘴,低头吻上自己的手背,这样从后面看起来,救和他吻她一样了。

    而他另一只手臂半撑住自己,让自己悬在女孩的身上,他不能碰她,因为他清楚只要有接触,他就会把持不住的想真的要她!

    可是她明明什么都不会,还要教导他的样子,只会让他狠狠想要教育她,让她知道,他到底会不会!

    质疑男生会不会,是对男生最大的侮辱。只会让男生想要狠狠要了女人,证明自己的本事!

    琴笙的嘴被堵住了,她大睁着眼睛看着身上的男人,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演戏有多尴尬,她尴尬想钻地缝。

    而红着脸的女孩,分分钟钟在挑战哈思的神经,就算根本没碰到琴笙,他还是不受控的有了反应。

    天啦撸的,他一把抓过被子把两个人盖住。

    “哈思,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被子下,琴笙轻声问道。

    似乎男生很难受的样子。

    哈思紧蹙着自己的眉头,“琴笙,就演到这吧,我真的不行?”

    他胀痛的难受,可是又不能和女生说明白。

    琴笙诧异了,“什么不行了?你怎么了?病了吗?”

    她看着哈思手捂住自己的下身,牟然想明白了什么。本来就红的小脸,更红了!

    她羞得想钻进墙里,在没什么比知道有男人对自己发情,更窘迫的事情了。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样。”

    她推开哈思,侧身背对着他。

    哈思总算松了一口气,好在不用看着女孩的小脸了,“没事,反正只要你小叔相信我们在一起了,不就行了。”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看着女孩的背影,尤其是躺在他面前,这样的体位更不好,他分分秒秒的想要冲过去出,抱住她,然后……

    “我,我去趟卫生间。”他说着起身冲向卫生间,没别的办法了,只能靠自己纾解了!

    他敢说,再没什么比和自己心爱的女孩睡在一起,然而只是睡,只是睡觉,更痛苦的事了!

    只是两个在房间折腾了半天的人,都不知道,就在客厅里,男人的耳边,播放器一字不落把他们的对话灌入男人的耳朵!

    宫墨宸的手按着跳疼的太阳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小丫头竟然想到用这样的方法让他相信。

    只是他太爱她,把她的房间装满了监视器和窃听器,包括床上……

    站在男人身边的聂锋只差要笑出声来了,简直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节奏。

    估计琴笙自己知道被窃听了,也会笑出声来。

    “总裁,要我去带哈家少爷出来吗?好像他在卫生间内个什么呢?”

    他好心提醒一下,一个晚上,不知道那小子会把自己撸废了?

    “不用,给琴笙送杯红葡萄汁。”宫墨宸吩咐道。

    就算是他安排琴笙和哈思在一起,他也受不了哈思对琴笙有非分的念头,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挖了他的心肝。

    就当是给哈思的教训吧!谁让他敢y他的女孩!

    红葡萄汁?宫墨宸让他送这个干什么?

    虽然没想明白,聂锋还是吩咐手下去送了,然后又把琴韵婷带到客厅给宫墨宸审讯。

    琴韵婷一身的狼藉,脏的像是从土地上滚过,身上都是伤。

    “小叔!饶命!小叔,求你饶了我!”她爬向男人,抱住男人的腿说道。

    宫墨宸一脚踢开琴韵婷,“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怎么来的?”

    琴韵婷心口一窒,“我的孩子,是,是哈思的!”

    她咬死了不能改口,就算死也要拉着哈思一起死,不会让他和琴笙订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