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70章 抢回琴笙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冷笑出声,“你觉得我会因为解药,把琴笙交给你?”

    利昂轻笑一声,“不然呢?难道你要等死?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救你命的解药在我的手上。”

    他对此信心满满,没有人会为了谁,牺牲自己的性命,不是吗?

    “的确如此。我自然不会等死,但是也不会用我的女人,去换我的解药!琴笙对我来说,是无价的,没有任何能等同或者超越她的价值,包括我自己。”

    宫墨宸的声音森冷中,透着一份深沉,低低的声音仿佛是一种咏诵,就算他只是这样平静的说出,也能震撼了人的心!

    利昂诧异的眸光打在宫墨宸的脸上,他很难形容,此时的心情,也很难形容此刻眼前的男人。

    他的身姿就这样坐在一簇灯光下,周身笼罩着的那种慑人的霸气,肆意外泄,那被灯光拉长的身影打在墙上,仿佛是一道剪影。

    忽明忽暗中,他的伟岸,他的苍凉,让人看着不受控便再移不开眼的想要臣服。

    直到多年后,利昂想到宫墨宸,还是无法忘记他现在样子。

    “那你是选择等死?”他问道。

    “当然不是,我会为自己争阮的机会,我只把琴笙暂时交给哈思,等我恢复了,我会再把她抢回来。”宫墨宸郎朗说道。

    似乎并没有为了自己的生死担心。

    只是他所有的镇定,都源于他内心的强大,其实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活过明天!

    所以,他才会选择让琴笙恨他,让哈思带走琴笙,然后再去想办法给自己弄解药,这样对琴笙来说是最安全的。

    利昂冷勾了一下唇角,“你以为我家是可以随意出入的地方吗?有种你就让你的人来偷解药!”

    他说完站起身,阔步走出宫墨宸的别墅,他预想的计划已经被宫墨宸打乱了,而宫墨宸想要解药,除非让他的手下来偷,他要马上回去做准备。

    看来他只能等到宫墨宸死了,再趁乱带走琴笙。

    想来宫墨宸死的那天,不管是琴家还是宫家都会大乱,那天便是他带走琴笙的最好机会!

    随着利昂走出宫墨宸的别墅,聂锋走了进来。

    “总裁,要我去偷解药吗?”

    宫墨宸轻合了一下唇角,“不用,利昂不会让你偷到的。”

    利昂的本事远远不是他表面上玩世不恭的爵爷脾气,那不是聂锋能对付的人。

    而他刚才故意告诉利昂,也不过就是要牵扯住利昂的精力,因为他要去见另一个人。

    —

    医院的住院部里,昏暗的灯光下走来男人欣长的身影。

    走廊的尽头站着司空钰,两个男人相对而站。

    “宫总裁,我觉得我们在这里见面不合适。”

    司空钰没想到会接到聂锋的通知,告诉他,宫墨宸要见他。

    可是,他和宫墨宸的交易已经取消,而利昂最终救了莘彤,他再没有见宫墨宸的必要。

    “通常我觉得合适的事,都没人有权利说不合适。”宫墨宸冷声逸出。

    司空钰扯动了一下唇角,这个男人是有多霸气?就算要死,也要这样嚣张的死吗?

    “你来找我,是为了解药?但是爵爷救了莘彤,我不可能再和你做什么交易。”

    “他不只是救了莘彤吧?他还在莘彤的体内放了东西,如果你不听话,他可以随时要了莘彤的命。

    我听说的,那天莘彤的手术的一个配件,是心脏起搏器,似乎这和换骨髓没什么关系。”

    宫墨宸的声音敲在司空钰的心上。

    他没想到,利昂这些隐晦的事情,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宫墨宸查到了。

    心脏起搏器是心脏布者的救命东西,是以防万一心脏不跳了,起搏器可以帮助心脏跳动,不让人死去。

    可是按在莘彤的体内,就是另一种意思,因为有一个遥控器在利昂的手里,只要他做了什么足以让利昂杀了莘彤的事,利昂就会按动遥控器让莘彤的心脏停止跳动。

    比如,他给了宫墨宸解药,比如,他让医生强行拆除莘彤的起搏器。

    利昂会在知道的一秒钟内,要了莘彤的命。这远远比拆起搏器更快!

    他的眉头压到了最低,“是,遥控器在爵爷的手里。”

    “我从来不觉得把命交给别人,会比放在自己手里安全。我可以给你把遥控器弄来。”

    “没有用,那个遥控器,有备用的,你弄来一个,他还有另一个。而且就算你弄来了,我也帮不了你。”司空钰的声音透着他的无奈。

    “什么意思?是想要钱吗?你知道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宫墨宸问道。

    司空钰苦笑了一下,“我是很爱财,唯财是命,但是这次你给我多少钱,我都帮不了你。

    你知道你的解药,我配置了多长时间吗?是半年的时间。想解开你身上的毒,不是一种简单的药物,因为你的毒是经过多次培养和提纯的生物制药。

    如果你听不懂,我可以用简单点的表达方式。就是你的毒,不是简单的化学药物,是一种变异了的毒蛊。

    有人用化学的毒药喂养毒蛊,然后把把他们弄死去提炼新的毒药,在喂养毒蛊,这样反复提纯。

    这个人对毒药很精通,我想除了他自己,我是唯一能解开这种毒药的人。因为我恰巧知道这种毒药。

    可是要培养解药,也和培养毒药一样的繁琐。我只做出一份成功的解药,而我做出解药培养基,也被公爵收走了。

    现在想让我配置出来,除非你还能活半年。可是我想,你的身体经不住半年的血亏。你应该只有一个星期的寿命。”

    宫墨宸的眉头沉下,“这么说,除了利昂有解药,就再没有人有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也不排除给你下毒的人,做毒药的时候,也做了一份解药。

    我觉得,你找我已经没有意义了,最现实的办法,就是把琴笙交给爵爷,让他把解药给你!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能抢解药,也一定能抢回琴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