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68章 精尽而亡不算谋杀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低头吻上小女人脖颈,大手扣住琴笙的腰身,一步步的向前逼近,女人四溢的体香,窜入了他的鼻息,挑动着他全部的神经,让他只想要把她拥有!

    男人进一步,琴笙退一步,她的手扣住男人的后脑,把他紧搂住,将自己送到他的嘴里。

    她的腿牟然磕到了床边,失重地跌到床上。

    宫墨宸跟着倒在女孩的身上,紧紧压住她,像是要把自己嵌入到她的身体。

    女孩丝滑的触感从他的指尖滑过,触动着他心尖的痒,他的唇在她的身上落下一片片樱花般的印记。

    密密匝匝的吻,顺着她的脖颈向下,一路的吻下去。

    琴笙的身体不受控的躬起,男人的唇齿厮磨着她的心神,麻痒的让她想融化在他的嘴里。

    他带着薄茧的手掌揉在她的身上,激起一层层的轻颤,她只想要的更多。

    “小叔!小叔!”她无助地轻逸出痴痴的叫声,腿环住男人精壮的腰。

    女孩的叫声终于抓回了男人的理智,宫墨宸抬起自己的头。

    他在干什么?难道要他要在临死前,毁了她完美的幸福?

    没有男人不想独自拥有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专属女生。

    既然他不能护她一生幸福,他就要护她一世安然。

    他要给她完美的幸福,就不能夺走她最珍贵的东西,那是他能为她守护的完美婚姻的开始。

    他的手臂撑起他的身子,看着身下轻喘的女孩,她还沉浸在他给的旖旎中,女孩难耐又享受的样子,让他的心狂跳着。

    他渐渐锁住自己眸底的炙热,蒙上一层冰冷。

    男人的疏离,让琴笙的身体一阵的难受,她抬眸看向男人,想要继续缠上那男人的身,却撞上男人冰冷的眸光。

    那样的冷,完全不带一点情愫,仿佛深夜里的寒星,冰封住琴笙身上所有的感觉。

    宫墨宸的眸光深打在琴笙的瞳,薄唇轻启,“很想要我吗?告诉我,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离开我?

    养了你十八年,给了你千亿的嫁妆,你还是要赖上我?是不是我不弄破你什么地方,你就永远不甘心离开?”

    男人说着,用手指戳向琴笙,牟然的疼痛,让琴笙游离的神智彻底清醒了,推开身上的男人坐起身,把自己的腿闭得紧紧的。

    “宫墨宸,记住我们现在两清了!我不欠你什么!”琴笙的眸底闪着水泽,胸口窒息到痛。

    她放下所有的尊严,甚至不去计较他和叶薇,还有琴紫娴的事,只是为了给两个人18年的感情一个机会。

    然而她换来的,却是男人的羞辱,他竟然用手指要她最宝贵的东西!

    她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阔步跑出房门,却撞上琴紫娴的身影。

    女孩算乱的头发,锁骨上的吻痕,无一不在诉说,刚才在房间里,她和宫墨宸都做了什么!

    她抬手朝着琴笙打下去,“小贱人!你敢勾引你的姑父!我打死你!”

    她的巴掌生生落在琴笙的脸上,恨得她想把琴笙碎尸万段了。

    琴泽和宫墨宸提结婚的事,虽然宫墨宸没有答应,不过也没反对,这种感觉很微妙,就是说,男人在考虑。

    可偏偏这个时候,琴笙和宫墨宸滚上了床,她只怕自己的婚事因为琴笙给搅合了!

    琴笙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着,可比脸更疼的是心。

    姑父?他真的答应娶琴紫娴了?

    她的心踉跄地碎了一地,他急急可可的把她嫁给哈思,他要娶的人原来是琴紫娴。

    一股火从她的心口窜上来,让她气愤的想要毁灭。

    她抬眸看向琴紫娴,“姑父?不过刚才,他在床上让我叫小叔啊!说我这样叫,他才带感!”

    她故意气着琴紫娴,能看到女人已经要被她气到七窍冒烟了!

    琴紫娴好悬背过气去,她还没上过的男人,已经和琴笙滚上了床!

    “臭不要脸!没结婚就和男人滚上床,你还有脸说?我们琴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贱人m你那个妈一样,都是欠男人上的****荡妇!”

    琴笙依旧笑若簪花,仿佛琴紫娴骂的不是她,“难道小姑和小叔没滚过啊?啧啧,小叔的功夫真的很好。

    但是我玩腻了他,不想要了,你接着用吧!虽然是二手的,不过还算持久耐用!”

    琴紫娴的肺只差要气炸了,这不是说,她只配用琴笙不要的二手货?

    她的巴掌抡圆了再次打向琴笙的脸,不过这次她没有这么好运了,她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抓住,一道阴冷的声音,打在她的额顶上。

    “谁许你打我未婚妻的?”

    琴紫娴抬眸便看见利昂阴冷的脸,还是那样的妖孽,不过却冷得可怕。

    “正好,你未婚妻刚才勾引我未婚夫上床,免费通知你一声。不用谢!”

    她到要看看,利昂怎么容忍琴笙,没有一个男人肯容忍自己的女人,给他们带绿帽子吧?

    琴笙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只是气琴紫娴的,没想到琴紫娴会告诉利昂!

    天啦撸的!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个男人不会打她吗?

    她现在没了宫墨宸的保护,要是利昂再找她算账……

    靠之!她用脚趾头想一下,也知道自己一会儿有多悲催!

    利昂的额顶一片惨绿,绿到油汪汪!

    真心醉了,这个丫头这么会儿功夫就能给他找这么大的麻烦!

    他另一只手伸向琴笙,“亲爱滴,干的爽吗?”

    琴笙错愕神经,她没听错吧?

    “啊?”她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声。

    “干得爽吗?不爽继续去干,不用白不用,据说精尽而亡不算谋杀!”利昂说道。

    阿玛尼的!真当他是傻子吗?宫墨宸这个时候还能和琴笙在床上滚?

    “利昂,你特么的还要脸吗?你未婚妻和别人滚上床,你还问爽吗?”琴紫娴一口老血喷在自己心尖上。

    “我当然要脸啊!你谁敢打我的脸,我都会和她算清楚!琴笙是我未婚妻,打她就是打我。琴笙,给我打回来!”利昂吩咐道,他的一只手紧攥着琴紫娴的手腕,让她不能反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