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64章 和好的念头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聂锋探看了宫墨宸一眼,男人轻合着眸子,没有别的指令。

    他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是,我这就去办。”

    他阔步走出温泉室,开始安排宫墨宸明天上班的事情。

    一道幽灵一样的身影,走到温泉池的边上,阴冷的眸光打在宫墨宸虚弱的身体上。

    “叶薇有些本事啊,能想到用这样的办法给你减轻体内的毒素。”

    阴冷的声音,如同他阴冷的银色面具。

    宫墨宸的眼睛依旧轻合着,没看那个人一眼,“长进不少,竟然能进入我的别墅,而不惊动我的保镖。”

    塔洛斯轻笑出声,“当然,你忘了我是你的影子……”

    宫墨宸的眉头沉下,“你来看我死了吗?”

    “嗯,毕竟你死了我才能出现,我当然要盯着你什么时候死。就算这样的办法能暂时减轻你身体里的毒素,你觉得你因为严重缺血能活多久?”塔洛斯冷声说道。

    “活多久都是我的事,在我活着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的存在,记住当初的赌局。”宫墨宸说道。

    塔洛斯的手攥成了拳头,“我不会忘的,而你撑不了太久!我会等着你好好的死去,继承你的一切!”

    他撂下狠话,折身走向温泉室的窗子,从窗子中跃出。

    宫墨宸睁开眼睛,深邃的眸底卷起一股逆流,他的琴笙!

    此时,他的脑中心中只有一个名字,琴笙!

    —

    医院里,琴笙见到了司空珏,男人一直站在的走廊里,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病床上的女孩。

    她的眸光看了过去,病床上的女孩削弱不堪,身上插着很多的管子,单薄的好像风里的烛火。

    原来这个女孩就是司空珏的未婚妻。

    她的唇抿动了一下,说不出的感觉,想让司空珏和这个女孩分手,然后和初夏和好的念头彻底打消了。

    这样柔软的女孩,她要怎么让司空珏分手?

    一声轻叹,黯然的响在她的心里。看来初夏和司空珏,终究是有缘无份了。

    司空珏转过头,看向琴笙和利昂,“我未婚妻莘彤。看够了吗?看够就带你女人走。”

    利昂的唇角一抽,“好心来看你,真不识好人心!琴笙,我们走!”

    琴笙被利昂拉走,转头又看了一眼,站在玻璃窗前深望着莘彤的司空珏,她能看出司空珏眸光中的暖和深情,这样深情的司空珏,让她无法和那个给初夏灌药流产的男人融合在一起。

    司空珏从玻璃窗里的倒影中,看着走进电梯的人,扯动了一下唇角,他怎么就不信利昂是刻意来看莘彤的呢?

    醉了,分明就是为了琴笙!

    看到琴笙,他又想到了那个傻丫头,本来为了莘彤安然雀跃的心情,顿时被一片阴霾覆盖住了。

    琴笙坐着利昂的车来到他的别墅。

    别墅不大,不过很精致,透着奢华风。

    “我住哪间房?”她问着。

    精致的晚礼服都是真金实银做的,也真金实银的重,她恨不得快点换身轻便的衣服。

    “这里我的卧室。”利昂推开了主卧。

    琴笙眉眼一弯,高跟鞋没客气的踩上利昂的脚,狠狠的撵了下去,“色狼!”

    利昂的唇狠抽了一下,抽回自己的脚,“谁是色狼了!我是说,这里是我的卧室,除了这间,你可以随便选!姑娘,你的想法总这么污,这样真的好吗?”

    琴笙被男人的噎得一口气没上来,她污了?

    她气鼓着眼睛,瞪着利昂,“谁让你说一半的!”

    她笃定他是故意的!

    她转身走到旁边的房间,打开门进去,房间里很精致,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出乎琴笙的意料,因为更衣室里竟然有衣服。

    都是新的挂着吊牌的,而且还都是她的号码。

    她的眸光从一排睡衣扫过去,各种轻薄的小布料,让她的脸一阵阵的红着,这是要开情趣睡衣店的节奏吗?

    她暗自骂着利昂,果断的拿了最后面的一件粉色小兔子的棉质睡衣。

    —

    “琴笙吃饭了!”

    当琴笙刚洗完澡,就听见利昂的声音,她麻利的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

    “我洗好了。我们去吃饭。”

    利昂的眉头一蹙,“你这穿的什么衣服?真难堪!那么多睡衣,没的穿了吗?”

    醉了,买了那么多,结果她选了赠送的一件。

    琴笙翻翻眼眸,“那些睡衣穿了和没穿有差吗?”

    “没有的话,以后你也可以不穿!”利昂调侃着小女人。

    真的很无语,琴笙没再看男人一眼,阔步下楼去餐厅吃饭。

    饭很丰盛,还点了蜡烛,摆了鲜花。

    当然不是尊贵的爵爷做的,因为琴笙看见的外卖的盒子上写的五星级餐厅的名字。

    琴笙看看自己身上小兔兔的睡衣,似乎有些和现在的气氛跳脱了。

    利昂从女孩的身后,把手臂伸出,撑在桌子上,就好像他抱住她样,把她至于他和桌子之间。

    “喜欢吗?不是只有宫墨宸会浪漫,我们今天庆祝一下!”

    他湿热的气息喷薄在女人的耳轮上。

    琴笙的脚向后擦在男人的脚上,“我分手你很开心吗?庆祝个鬼!躲开!”

    她用手肘磕在男人的肚子上,不让他靠近。

    利昂压下眉头,“的确不是庆祝,是哀悼,哀悼我今后拥有你的苦难日子!”

    琴笙的拳头狠捣向男人的胸口,“才不要和你一起!我要我的小叔!”

    她的声音哽咽住,只因为又说出那个让她心碎的名字。

    她超起桌子上的红酒灌进嘴里,一直没有发泄出来伤心,直到和利昂在一起的时候,才清晰地泛了出来。

    陪在她身边的人不是宫墨宸!

    利昂伸手拿女孩手里的酒瓶,“别喝了,会醉的!”

    琴笙挥开男人手,“你知道,我喝几杯会醉吗?红酒我可以喝四杯,白酒半杯,啤酒不要超过十杯,因为十杯,我胃口会不舒服。

    烈性的伏特加和龙舌兰,不能碰,因为我沾了就会醉。还有叫fourloko酒、长岛冰茶,布什桃子,粉象酒,都不能喝,喝着很甜,但是其实度数很高,是男人故意灌醉女人用的。

    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清楚吗?因为我十七岁的时候,宫墨宸出国前,把我带到酒吧一个星期,每天给我喝不同的酒。他把记录下的数据给我。告诉我如果有男孩子约我去酒吧,让我注意这些。”

    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