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54章 结婚的条件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不等哈思说话,琴泽的拐杖就重重戳在了地上。

    “琴笙,你要懂事!现在不是你征求你的意见,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婚姻从来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他冷声逸出他的字。

    琴笙的心狠狠一抽,原来根本不用她同意!

    “订婚我不知道,谁答应的谁结婚!反正我不嫁,有种你们杀了我!不然,把我赶出琴家,我谢谢你八辈子祖宗!”她没客气的呛声,声音从她的嗓子里滑过,生生的疼着。

    琴泽的脸一白,一口气好悬没喘上来,谁答应的让谁结婚!敢把自己爷爷嫁出去,有这样的孙女真心是醉了!

    “我的祖宗不是你的祖宗吗?别忘了你性琴,你拥有这个姓氏,就该承担起这个姓氏要承担的责任!”

    琴笙冷勾一下唇角,“当年把我扔了,怎么没想起我姓琴啊?不是一直嫌我是酒店公主的女儿吗?为什么还不赶我走?”

    琴泽一拐杖抽在琴笙的腿上,“这一棍子是替你妈妈打的!谁都可以说,你不能说她!就凭她为了生你,把自己的命都搭上了!

    还有,不管你想不想,你都是琴家的子孙,没有你选择的权利!等大学开学就送你们上大学,然后在国外登记结婚。”

    “我要是死了,不知道你们的婚礼要怎么办?”琴笙承认,自己不该说自己的妈妈,但是想让她这样就嫁人,不行!

    她从来不是可以被掐扁捏圆的性格!

    哈思吓了一跳,“琴笙,你不想嫁,可以不嫁,反正我们都还小,先订婚,等你想嫁了我们在结婚。”

    他紧张的拉着琴笙的手,只怕她有什么意外,这个丫头的性子多犟,他是知道的。

    琴笙甩开哈思的手,她才不是要死呢!只是她要用这个威胁住琴泽。

    “爷爷,你看得住我一天,难道你看得住我一辈子?想让我听话的结婚,也可以,我们谈谈!”

    琴泽的眸光凝着悬狸的眼睛,这个丫头的脑子不得不说,绝对是遗传了他的儿子,而且很有胆识,敢和他呛声。

    唯一的可惜,她是一个女孩子,不然他真的可以把自己的家业交给她。

    “进书房!”他森冷地说道。

    琴笙跟着琴泽走进书房,看着琴泽坐在他的老板椅上,她的手臂撑在老板桌上。

    “想让我听话的嫁给哈思也可以,我要知道我小时候的事!”

    她的小叔忽然不要她了,还安排她嫁给哈家,利昂当初说过,她的小时候的事是个秘密,而且宫墨宸对她好也是有目的的!

    她觉得要想搞清楚所有的事,就先要搞清楚自己小时候的事,似乎这些事情都是因为那个秘密引起的。

    琴泽苍老的唇抿成了直线,“你小时候没有什么事,就是你体弱多病经常住院,琴家不要你的谣传,也只是因为你住院,而没有住在家里。”

    琴笙蓦然轻笑出声,“爷爷还当我是三岁孝吗?你觉得我会信?”

    “你最好信,不然结果不是你能承担的!”琴泽冷声说道。

    琴笙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打在琴泽的脸上,“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

    她说完折身走出房间,她不会嫁人,想让她嫁,她会在走前把一切都搞清楚再走!

    她送走了哈思,让哈思给她一点时间,把自己的事搞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国外。

    哈思没有为难琴笙,而且还答应她,他会帮忙查。

    —

    当利昂回到琴家找琴笙的时候,就看见琴笙房间里成堆的珠宝,他随手拿了一件祖母绿的项链,在手里把玩着。

    “啧啧,你的卖身钱还真不少!轮斤卖的话,也要上十亿万一斤了,好贵的肉!”

    琴笙狠瞪了利昂一眼,“你才轮斤卖呢!你才是猪!”

    “轮斤卖的也不只是猪啊9有牛,有羊,你这样的也就算小牛犊,我吃亏点买回去,养大了再吃!”利昂调侃着女人。

    琴笙有些意外,没想到利昂还能开玩笑。

    “你不怕我嫁人吗?”

    好像一心想带走她的人是利昂。

    “当然不怕了,你又不会嫁给哈思。琴笙,我说过你只能是我的,你信吗?”利昂说道。

    琴笙不懂他来的自信,但是利昂说对了一句话,就是她真的不会嫁给哈思。

    “我不信,你想娶我,就告诉我,我小时候的事!”她眸光一转威胁的说道。

    利昂朝着小女人招招手,“过来。”

    琴笙凑了过去,“快说!”

    利昂的唇凑到女孩的耳边,下一瞬,吻上了女孩的脸颊!

    ‘吧唧’亲了一口,“好香,好嫩,适合生吃!”利昂调侃着。

    琴笙气得瞪大了眼睛,手捂住自己的脸颊用力的擦着,“你个混蛋!你偷亲我!”

    利昂看着气鼓脸的小女人,轻笑出声,“谁偷亲你了,可是你凑到我唇边勾引我的!”

    琴笙伸手打向男人,却被利昂抓住了手腕,利昂的手臂一转,将小女人抓入他的怀里,让她坐在他的腿上,手臂环绕着她的腰身。

    “王八蛋!你放开我!”琴笙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

    利昂任凭小女人的挣扎的,“你爷爷和宫墨宸铁心把你嫁给哈思,能带你走的人,就只有我!

    至于你小时候的事,我只能答应你,等你和我回家就告诉你。你考虑好了,我等你答复。”

    他说着手臂一松放开了琴笙,意味深长的看了女孩一眼,阔步走出房间。

    琴笙的眉头蹙起,想知道小时候的事,就要和利昂走……

    她的牙咬在自己的唇上。

    利昂回到自己的房间,便看见他房间里站着的人。

    “琴老,怎么有兴致来我房间了?”

    “从公爵住在琴家,试问我琴家没有亏待公爵。琴笙的婚事已经定了,我不希望和公爵多日的情分毁于一旦。在h国,我们琴家想做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奉劝爵爷一句,从哪来的,最好回哪去!”琴泽的冷声说道。

    利昂清冷一笑,“琴老,有些事不做,又怎么知道不行呢?爵爷我,恰巧也没有做不了的事。”

    “既然这样,我们家要准备婚事,不方便再留外人住宿,爵爷请便!”琴泽冷声下了逐客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