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40章 好像魔鬼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韵婷冷哼着,“在骂狗啊!不然,你觉得我们能骂谁呢?”

    这些日子混魅色之夜,她可不是白混的,早就练成了含沙射影的骂人了。

    初夏被琴韵婷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暗憋暗气地看着琴韵婷和颜菲走了。

    回眸间忽然,一道身影,撞入她的眸低,她的眸子吃惊的睁到最大。

    “怎么了?被骂一句,就是这见鬼的表情?”利昂问道。

    “不是因为被骂,是见鬼,我看见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太可怕了,好像魔鬼!”初夏说道。

    利昂顺着初夏的眸光找过去,却只看见一片漆黑。

    “哪有鬼啊?”

    “真的,他一晃就没了。”初夏解释着。

    “你说什么带银色面具的鬼?”聂锋听见初夏的声音走了过来。

    “就是一个带银色面具的。不知道是人还是鬼了。”初夏嘀咕着。

    聂锋的眉头一紧,顺着初夏手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没想到总裁要抓的人,竟然出现在这里!

    利昂的眸子压成狭长,能让聂锋去抓的人,一定是确有其人,他抬手叫过自己的人,让他们也暗中跟着去抓。

    凡是对宫墨宸重要的东西,都有可能成为,他要挟宫墨宸筹码。

    琴笙和宫墨宸一曲跳完,宫墨宸便把琴笙交给哈思,让哈思和琴笙跳第二支舞。

    所有的人,都有些诧异了,按照地位也应该是利昂,或者琴笙的爷爷。

    可见宫墨宸对哈思的看重,这是说宫墨宸已经默许了,哈思成为在琴笙心里第二个重要的人。

    琴笙对于和谁跳舞,没有太在意,反正和谁跳都一样,而她只想快点跳完,好和宫墨宸在一起。

    当所有的误会都解除后,她只想更多的爱他。

    宫墨宸走出舞池,就被聂锋禀报了,那个银色面具的人出现了,他立刻命令所有的手下戒备。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而他为什么明知道他在,却敢来呢?

    琴紫娴无聊的拿着酒到处的逛,自从被男人夺了她的初夜,她的精神一直不好,而且有心灰意冷的感觉。

    她都不是干净的了,更没有机会嫁给宫墨宸了。

    所以,这段时间,她很消停,没找宫墨宸,也没理琴笙。

    她没去人群里,只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的喝酒,醉了也许就可以忘了,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上。

    她依靠在一棵大树上,看着灯火通明的地方,那个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的女孩,真心让她嫉妒恨。

    蓦然,一只手从她的伸手伸出,握在她的肩膀上。

    琴紫娴吓得想叫出声,就被男人的另一只手捂住了嘴。

    “别叫,是我。”男人阴冷的说道。

    琴紫娴的心都要吓跳出嗓子眼了。

    “你,你来干什么?”她的字从男人的指缝中逸出。

    “怎么这么怕我,是因为我的面具,还是因为我床上太强?”男人冷声问道。

    琴紫娴被男人戳到了痛处,“我家的人都在这里,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你会被我三哥收拾!”

    男人清冷一笑,“看来是怕我对你怎么样了。放心,今天不会要你,因为你还要给我做事。”

    “做什么事?”琴紫娴松了半口气。

    男人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放到女人的手里,“把这里的东西放到宫墨宸的酒里。”

    琴紫娴拿起小瓶子看了看,很小的瓶子,里面是一些白色的药粉,药粉更是少的可怜。

    “这里是什么药?”她问道。

    “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拿着去做,想办法让宫墨宸喝掉。”男人吩咐完了,就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一片黑色中。

    如果不是琴紫娴手里还攥着那个小玻璃瓶,她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把小玻璃瓶放进自己的手包的,快步回到人多地方,再也不敢一个人待着了。

    琴笙和哈思跳完舞,她不想再跳了,就来找初夏。

    一路上都被名媛们拉着看她的甜心之恋的,女生们艳羡啧啧声不绝于耳。

    琴笙好不容易走到了初夏身边,“你怎么回来了?亲,太惊喜了!”

    “你都不知道,我们要上飞机的时候,宫总裁的人忽然把我们拦住了,不让我们上飞机,说是让我们再留一天,明天可以坐宫总裁的私人飞机走。”初夏说道。

    琴笙唇弯成了新月,“原来小叔什么都知道,连我送你到机场他都知道。”

    在没什么比知道,男人是如此在意她,更让她开心的了。

    “是啊,你小叔好疼你!琴笙,你好幸福。”初夏羡慕的说道。

    “你现在也幸福了,有陶爸和陶妈疼你,你说留下,他们都愿意陪你再待一天,可见他们都宠你了。”琴笙说道。

    “陶爸说,宫总裁帮忙抓到了害陶彬的凶手,陶家应该谢宫总裁的,所以我们不用坐宫总裁的私人飞机,他又定了机票。

    今天参加完你的宴会,我们明天下午就走。而且,他们还让我把学校的钱还给你,说是应该他们给我出学费。”初夏解释着。

    “钱不用给我,你自己留着吧。就当我送给宝宝的基金,等他生下来,我们用这笔钱养他。”琴笙说道。

    初夏点点头,“好,我赚了钱也放到这张卡里,养宝宝的钱都从这里出。”

    她知道琴笙的脾气,琴笙不会收回钱。而她却一直在记着自己欠了琴笙多少钱。

    她想她一定要好好学,将来把欠琴笙的钱都还上。

    琴笙环顾着四周,“初夏,你看见小叔了吗?”

    “宫总裁刚才还在这里啊。”初夏也看着周围找着人。

    “琴笙,你找小叔啊?小叔在大礼堂里,你不知道吗?”琴韵婷说道。

    琴笙起身向去找人,就被初夏拽住了,“她会有这么好心告诉你?琴韵婷,你都被琴家赶出家门了,你还有是资格来这里?”

    琴笙顿住了脚步,琴韵婷的确不会好心的告诉她。

    琴韵婷的眸光一闪,“你爱信不信。”

    她抬步要走,就看见跑过来的颜菲,“宫总裁在大礼堂里晕倒了,快点叫救护车。”

    琴笙瞬时懵逼了,“小叔怎么会晕倒?”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医生?你怎么不去自己看看?”颜菲的眸底滑过一抹阴冷的光。
小说推荐